第一百零二章 洛芊的男人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离婚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你输了

“南派?我记得是一个很古老的医宗。”

“不必了,我会让人安排的。”

第二天,林阳便正式开始于医馆坐诊。

洛芊如遭雷击。

二人皆一脸焦急的样子,而门口则堵了不少人,看他们一脸愤怒与怨恨的模样,似乎是病人家属。

“没什么...”林阳简单的叙述了下。

她已经能够确定就是洛北明的手笔了,因为那种毒素,整个江城除他外没几个人能拥有。

洛芊稍稍松了口气,但小脸依然遍布着凝重。

“林阳,你在哪?有时间吗?赶紧来一趟医馆!”电话那边的洛芊急促的说道。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

翌日一早,几人直接上了医馆,一名穿着唐装拿着折扇的年轻男子喊了开来。

他明白洛芊的意思,是想依靠林阳来对付洛北明接下来的刁难。

林阳睡眼朦胧的从屋子里走出来。

“洛医生要8点来,如果你要看病,找我也行。”

“林阳,好端端的...他怎么会中毒?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进了医馆,却见洛芊跟一名新招的年轻女医师正在内室急救。

“我没行医资格证啊...”

“诶,你就住这里嘛,反正你明天也要在这坐诊的...”

“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林阳的医术可是在洛北明之上。

“洛北明到底是洛北明,心肠比我想象中要狠毒的多!”

嗖嗖嗖嗖!

却见那银针的后半截漆黑一片。

洛芊按照林阳所说,保护好现场,并向警方递交了监控,并配合调查,同时病人也被带到医疗检查。

“医馆医生?我记得这个医馆只有两个医生,而且都在里面了,你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林阳叹了口气,提着箱子上了楼下的保时捷,准备让马海找个地。

“是的。其实说是学习,实则是给我安排的一场相亲...我拒绝了,我只想留在这里好好开我的医馆。”

林阳沙哑道,继而入了里面,望着躺在病床上满头大汗浑身不断抽搐的人,立刻是明白了什么。

“报警?为什么?”洛芊愣了。

他取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小心翼翼的扎在他的腹部,约莫三四秒后,才将其缓缓取出。

果然如林阳所说的那般,病人在就诊洛芊医馆时服用了剧毒药液,若非林阳以银针暂时控制了他的动脉,不让毒素扩散,病人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不过病人已经是癌症晚期,也不在乎生死。

拗不过洛芊的盛情,林阳还是答应了下来。

唐装男子嘴角上扬,邪魅的说道。

她冲上来想要推开人群,但她一个弱女子,哪是这些人的对手。

说完,林阳便挂了电话一脚油门朝洛芊的医馆冲去。

“林阳!”她忙望林阳望去。

“放心,林阳,我会保护你的。”

林阳懵了。

洛芊一头雾水。

“我不想去南派...林阳,你帮我个忙好吗?”

看到这,林阳的眼神立刻凝紧了无数。

但他刚掏出手机,便看到洛芊来电。

她讨厌自己吗?

“马上报警!”林阳低喝。

“我说了,我尊重她的选择。”

“什么忙?”

洛芊焦急万分。

“请问,洛芊在吗?”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有人想要害你!”

“你干什么的?”

众人将大门口死死的堵着,就是不让林阳入内。

“如果你的医馆关闭了,你不去也得去了,洛北明是这个意思吧?只可惜又被我破坏了,你爷爷怕是恨我入骨!”

里面的洛芊似乎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立刻跑了出来,急忙喊道:“快让他进来!他能救病人,快让他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

林阳刚要过去,便被人拦了下来。

然而。

治死一个病人,这对任何医生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啊。

“是不是你哪做错了?”

“怎么会这样?”

洛芊完全懵了。

林阳叹了口气,无奈道:“行,我就答应你好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找个地方住。”

“我...我只是不想听他的,去南派那学习而已...”

直到这时...

“呃...没什么,没什么...”洛芊脸颊一红,慌乱的说道,心头却是一阵暗喜。

“你说什么?”

“帮我坐诊!”洛芊满脸严肃的说道。

没有吧?

“里面两个庸医已经把我哥哥害的不省人事了,现在又来一个庸医?给我滚!”

突然,洛芊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难道说...是爷爷...”

“是的。”

“还不明白?这个人在进你医馆前就中了毒,他是打算在你医治时死在你的医馆内。”

“区区一个行医资格证,应该难不倒江城医协会长吧?”洛芊眼露狡黠道。

“我跟小颜要离婚了。”林阳淡道。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毒!如果不去刻意检查,根本不可能发现这毒!”林阳沉道,继而猛然抬起头望着洛芊:“马上把你今天对这人所用的所有银针、药材药方都封存好,另外把监控调出来保存好!晚些交给警方。”

以前苏老太、张晴雨都逼着苏颜与林阳离婚,她都没有答应,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有这种想法?

林阳扫了一眼,苦笑不已。

洛芊一愣,才发现这些人的劲脖处皆插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谁会这么狠毒的害她?

“既然你没地方住,不如就住医馆里吧,这里有一间房间!可以给你。”

“是吗...也好...”洛芊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林阳可没干什么,且从苏颜表现来看,也看不出她有什么厌恶情绪。

这也太阴险了。

林阳面无表情的疾步走了进来。

“也是,那你的意思呢?”

“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是来找洛医生的,麻烦你请她马上过来,告诉她,她男人到了!”

“这是...中毒了?”旁边年轻的女医师大惊失色。

但...洛芊这话毫无作用。

林阳愣了。

林阳完全想不通,好端端的苏颜为何这么做。

“外面那些人肯定是知道里面的人已经中毒,他们也肯定是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故意不让我进,害怕我治好此人,这个人其实是癌症晚期,我估计他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就参加了这场陷害你的阴谋,让你治死,好讹一笔钱。”

林阳一听,脸色轻变,当即沉喝:“你稳住病人的情况,我马上到。”

“这三年,我做的什么事情在他们眼里都算错的。”

林阳淡道。

数道寒芒在人群中闪烁。

“什么?”

“有个病人情况很糟糕,我...我控制不住,你快点过来吧!”洛芊都快急哭了。

“找地方住?为什么?”

“所以说,这是小颜突然提出的?”

算了,先找地方住吧,天已经黑了,再不寻个地儿,怕是今晚得睡大马路。

洛芊的想法实在是太美好了!

只要熬上十天,十天之后南派那边招新的时间一过,这亲也就相不成了,洛芊自然也就解放了。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爷爷不会罢休的,你这医馆迟早会被他搞垮。”

门口的人怒吼着,竟不许林阳入内。

警察到来后立刻封锁了现场,也把那帮惊慌失措的病人家属控制。

洛芊吓得冷汗涔涔。

婚是暂时离不了,但居还是分了。

“啊?”洛芊大惊失色。

最终警方把这定性为一起医疗诈骗案件。

“你做了什么,让洛北明这样整你?”林阳询问。

林阳眼露困惑。

“我是这个医馆的医生,麻烦让我进去!”林阳忙道。

“你们统统给我闪开!”

洛芊一言不发,从医馆房间里拿出一封文件,拍在了林阳的面前。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