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你输了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洛芊的男人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林阳的愤怒

“不用担心,有我!”林阳凝道。

司徒镜眼睛瞪得巨大。

“我不信,你仅凭一根针,就能治百病!”司徒镜微笑道。

小冬点头。

“你...你就是司徒镜?”她颤声道。

洛芊呼吸一紧,感觉到一点不对劲,凝声道:“你什么意思!”

洛芊一愣:“药还没送来吗?”

林阳猛然起身道:“我马上到!”

“嗯?”司徒镜微微侧首。

他稍稍踟蹰,决定还是先打电话通知洛芊。

有林阳在这,她是信誓旦旦。

洛芊眼露绝望。

听到这话,洛芊吓得浑身一颤,手中的包子洒落了一地...

断就断了吧,大不了叫病人去外面抓药!

片刻后脸色瞬变。

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她怕是真的要让医馆关门才行。

然而第二天一早。

不待男子开口,林阳走出来接了话。

...

司徒镜笑容一僵:“你真能做到?”

“芊姐!咱们药柜里很多药没了。”

司徒镜笑道。

洛芊呼吸凝滞。

“你以为我的手段就这些?天真!”司徒镜摇了摇头。

“错,是十八式。”林阳淡道,继续施针。

“我可没说要嫁给你!”洛芊愠怒道。

仅靠银针治百病?这根本不可能!不然那都不是医术,而是仙术了!

“你就是洛芊?”

然而,林阳却是在那人的腿部扎了一针,随后叫小冬给他随意的包扎了下。

“你写好方子,让病人去其他药店抓药吧。”

司徒镜离开,医馆正常营业。

她最看不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

“旱莲草也没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自大!你以为你是谁?我偏不跟你走!”洛芊冷哼道。

局面就这么慢慢稳定下来。

“这...”

“司徒镜,你的阴谋似乎得逞不了了!”洛芊淡淡道。

“林阳,你要去哪?”

“药呢?我这受伤这么严重,你不给我敷药?还要我去外面抓药?我腿都瘸了,你是要我爬过去抓药?”

完了!

“是我。”

林阳眉头一皱,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立刻接通。

这是怎么回事?

“啊?”洛芊完全傻眼了。

洛芊都快急死了。

彻底完了!

“芊姐,乌韭用完了!”这时,小冬朝这喊了一声。

她今天居然提前到了!

林阳眉头皱起,总觉得不太对劲。

“我宁愿孤独终老的守着这个医馆,也不会嫁给你!”

但慢慢的,她发现自己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发生什么事了?”

林阳微愣。

“一群庸医连药都没有,这医馆别开了!”

小冬不断的喊着。

然而就在这时,林阳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林阳让小冬取来了十副银针,依靠着仅剩的药与银针来为病人诊治。

才坚持一天就败了吗?

“因为他是南派的人。”

“没有为什么,洛小姐,我们这的药最近也很紧缺,恐怕不能给你们提供药物了,希望你们联系其他人吧。”那边的人把话撂下,便直接挂了电话。

这一刻,她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司徒镜搞的鬼。

不过让洛芊十分意外的是,今日来就医的人居然十分之多,林阳、洛芊还有那名年轻的女医师小冬是足足忙活了一天才结束。

“那你怎么认识我?”

但片刻后...

人们惊呼不断。

“楮实子也用完了。”

她的心情居然莫名的好。

三人喝完酒,美美的睡了一觉。

“下班了,走吧,咱们去好好喝上一杯!”洛芊呼了口气道。

看着林阳有条不紊的为病人医治,洛芊激动无比,就连小冬都是满脸的崇拜。

医馆一关,她相信爷爷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过来押着她去南派。

洛芊傻眼了。

洛芊步伐一滞,望着这陌生的男子,困惑道:“你们应该是第一次来医馆吧?”

司徒镜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那瘸子立刻杵着拐杖离开了。

“小颜出事了!”

但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去理会司徒镜了,直接喊道:“大家都在我这排队,由我来给大家就诊!”

这时,那唐装男子突然喊了一声。

虽然累了些,但能治好病人的痛楚,她是由衷的高兴。

“林阳的医术可比你强多了!你就等着看就是了!”洛芊咬牙切齿道。

洛芊才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三人都快累趴下了。

看着林阳那行云流水的施针手法,司徒镜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神迹啊!

然而这时,洛芊满心欢喜的提着早点走进医馆。

司徒镜微微一怔,旋而淡淡一笑:“林神医不愧是林神医,只是可惜了...任凭你医术再高明,这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小冬点头。

他急忙给小冬急洛芊打了电话。

病号们闻声,将信将疑的在林阳的桌前排着队。

“好!”

这时,人群里响起一个淡漠的笑声。

“恐怕你也帮不了她了!”

外面足足聚集了几十号病人。

“外伤你也能靠银针治?”司徒镜盯着一名杵着拐杖过来的人,不屑说道。

“你没得选择!因为没人能拒绝我!”司徒镜微笑道。

“你看着就是了。”

“看样子咱们这几天会有麻烦了。”

“医生,这样就好了?”

“大懒猪!都几点了还没起来?咦?这么多病人吗?赶紧起来坐诊了,做完诊吃早点,这可是我排了好久的队给你买的包子呢!”洛芊满脸笑容的喊道。

“我当然知道,林神医的医术自然非比寻常,虽然比不上我南派,可能比我还差些,但我想应付面前这局面并不难,不过他应该没时间去处理你这里的事情。”司徒镜微笑道。

现场响起一阵哗然声。

司徒镜摇了摇头,环视了周围一圈,叹息道:“可怜了这家医馆呐!明天就要倒闭了!”

但在这时,林阳倏然开了口道:“你怎知道我不能凭一根针治百病?”

洛芊与林阳齐齐望去,才发现司徒镜早早就混在了人群当中...

“呵,拒绝了我,整个华国将没人敢娶你,你难道想要孤独终老?”

咚咚咚...

她猛然扭过头盯着司徒镜。

病号也开始一批批的送走。

但洛芊并未跟来。

“倒闭?哼,除非我洛芊死了,否则这医馆绝不倒闭!”洛芊怒道。

“再说。”林阳道。

医馆的药...断了!

“大家别来这医馆了,这医馆连药都没有!一群庸医!”

“哇?”

林阳快速取出一根针,刺在一名病患的胸口。

这对洛芊而言倒不算什么。

“什么?不送了?为什么?”洛芊大惊失色。

司徒镜笑道,旋而转身离开。

却见司徒镜打开折扇,淡淡笑道:“洛芊,你输了!”

“如果情况控制不住,你就直接回去!总之我不会把你拖下水的。”

“没。”

话音一落,小冬喊出了声。

“你们医馆是怎么回事啊?药都没有!这什么破医馆啊!”

“好精巧的针术,你这是信阳十七式?”

唐装男子司徒镜点了点头,旋而仔细审视了下洛芊,手中折扇一收,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洛北明那老头还算实诚,没有介绍些歪瓜裂枣给本少,洛芊,我们走吧,立刻回南派成婚!”

“芊姐,林医生,我们药柜的药全用完了...”

这个必须要敷药,跌打损伤的药可不是银针能替代的。

“我得出去一趟!”林阳声音冰冷道。

林阳再施了几针,那病患竟痊愈了!

三人从早晨7点开始坐诊,一刻不停。

看样子只能暂时关掉医馆了!

患者们怨气冲天,直接将大门堵住,不让外面的人就诊,以此抗议!

“好!”林阳笑了笑。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了洛芊的心头。

“你还有什么诡计?”洛芊皱眉。

洛芊的医馆火爆到了这种程度吗?

“什么?”洛芊傻眼了。

林阳没有说话,而是将所有银针全部摊开平铺在桌上,而后一手化掌,在上面抚摸着。

她男人?”

“打电话叫他们明天加急送来,今天很多病号明天还要过来复诊!药不能断!”洛芊微微皱眉道。

顷刻间,那病人沉闷的胸口瞬间舒畅起来,一张苍白的脸也变得红润起来。

“芊姐,白前根也用完了。”

“林阳,怎么办?”

却见那一枚枚银针竟然轻轻颤动了起来,尤为神奇。

她急忙拿起电话,给送药的打电话。

“医生,你怎么还不赶紧给我施针啊,我快疼死了!”

说完,便转身朝外面走。

林阳愣了,也立刻意识到这群人可能就是南派人。

“好。”

二人匆匆赶来。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气?”

“三个月不动就没事了。”

洛芊冷冷的盯着司徒镜离去,而后捡起地上的包子。

那瘸子看了眼司徒镜,一脸为难。

好神奇!

“是的,咱们也第一次见。”

“你确定?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洛芊心头思绪着。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