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人渣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林阳的愤怒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拖出去

这个司徒镜如此变态,如此可怕,先不说洛芊嫁与不嫁的问题,这种情况下,要是嫁过去了,能不能活命还是个问题吧?

洛芊娇躯轻轻的哆嗦着,且脑海里已经做下决定。

笃笃笃!

洛芊艰涩的嘶喊。

“你给我去死!”

她急忙大喊。

她急促的给林阳发了条消息,旋而用双手死死的拉住箱门。

洛芊紧咬着银牙,娇躯疼的不断哆嗦,但依然死死掰着门,死活不肯松手!

剧烈的疼痛让洛芊倒抽凉气。

但这话一落...

“爷爷!”

洛芊脸色一变,倏然咬牙道:“好,我给你磕!”

哧!

但下一秒。

她已经苏醒了过来,但脸上尽是浓浓的恐惧。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嫁过去的。

声音落下,司徒家再度一巴掌朝洛芊的脸上煽来。

“爷爷也有爷爷的苦衷,总之你只要知道,爷爷不会害你。”洛北明沙哑道:“好了,快来先给你未来的丈夫磕个头吧!”

“你想干什么?”洛芊连连后退,身躯轻轻颤抖的问。

大门紧闭...

“干什么?”司徒镜打开折扇,轻笑一声道:“你放心,我真要对你干什么,那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

但...司徒镜并未慌张。

洛芊紧咬着银牙,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急忙转身朝祖宗灵牌那跑去。

她已经快要疼晕过去了...

“你打我?”洛芊不可思议的望着司徒镜。

“打你又如何?你以为在这洛家,我就不敢拿你如何了吗?”司徒镜眯着眼笑道,瞳仁深处是一抹狠厉:“你爷爷与南派已经有了很重要的战略合作,你们洛家是不可能会得罪我南派的,但凡是不过分的事情,你洛家屁都不会放一个,所以你就别指望洛家来救你了。”

“救命!”

洛芊想也不想,便钻进了收纳箱,但箱子的锁是坏的。

啪!

洛芊猝不及防,剪刀刺入小腹,鲜血滴落而下...

如果逃不掉就直接自杀。

“不回!”洛芊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她的双眸死盯着司徒镜,小脸无比的严肃。

“也不是要跟你说什么,而是要告诫你些事情。”

“嗯?”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洛芊再喊。

大概十分钟后,洛芊便被带到了厅堂。

司徒镜的脸变得狰狞而疯狂起来,手中的扫帚更是狂风暴雨般往洛芊的手指砸去。

司徒镜笑容一僵,眉头皱起看向大门处。

周围人大惊失色。

“小姐,您没事吧?”一女仆人带着几分哭腔的问。

洛芊呼吸一颤,急忙躲开。

比起那个,他更享受折磨、殴打别人,他很享受别人在他面前流露出的痛苦表情。

洛芊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步步的朝司徒镜走去。

望着洛芊那被纱布缠绕着的十指及脸上还未消退的掌印,洛北明的神情并无多大的变化。

几人忙喊着。

司徒镜放下茶杯,微笑说道。

洛芊猝不及防,小腹吃了一脚,疼的她在匍匐在地上,起身困难。

“司徒少爷,老爷请您过去一下。”门外响起洛家人的声音。

“你洛家的人就算听见了你的呼救也不会救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现在,你给我爬出来,舔我的鞋,听见了吗?”司徒镜微笑道。

“告诫?”

“快,帮小姐包扎,扶小姐下去休息。”

“哦?想通了?那好,过来吧!”司徒镜有些意外。

族堂的大门被敲响。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司徒镜冷笑着,将折扇收了起来,抓起旁边细长的扫帚,便朝洛芊跑来。

“小芊!”

但她显然不肯就此任人摆布,换衣之际,她悄悄藏了把剪刀于袖口。

这一刻洛芊才明白,原来这个司徒家有虐待倾向。

“爷爷...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我死吗?”洛芊声音哽咽。

洛芊惶恐大喊。

司徒镜一走,几名洛家人便冲了进来。

但在这时,管家突然匆匆的走进了房间。

司徒镜坐在椅子上,正有限的喝着茶,摇着扇子。

但话音落下之后,那扫帚的杆又狠狠的抽了过来。

“看样子洛北明还是很识趣的。”司徒镜淡淡笑道。

洛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手指断裂时发出的声音。

“小姐!”

这是个变态!

看到洛芊走来,他的眼里荡漾着一股炙热。

但无人应答。

看到此景,洛芊呼吸顿紧,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干什么?”洛芊颤抖的问。

洛芊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她一个不妨摔在了地上,嘴角都有些血溢出。

“只要不打死,洛家跟我南派都能医好,这算的了什么?更何况你也快要嫁给我了,是我司徒家的人,我打你那只是我管教妻子的手段,谁敢说什么?”

一只巴掌狠狠的煽在了洛芊的脸上。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从你!”

咔嚓...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双手能撑的住几下!哈哈哈...”

“入了我司徒家,就得学会一件事情,那就是丈夫的话,就是圣旨,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我叫你往东,你决不能往西!”

这话一落,洛芊如遭雷击,傻在了原地。

说完,便走出了屋子。

谁都没想到洛芊居然这么刚烈。

扫帚的杆又砸袭而来。

“我问你且只问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南派?”司徒镜淡淡问道。

“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洛芊眼露痛苦,泪流满面的问。

剧烈的疼痛让洛芊忍不住的叫喊了出来。

不折不扣的变态!

但就在她靠近司徒镜的刹那,洛芊突然从袖口掏出那把藏起来的剪刀,狠狠的朝司徒镜刺去。

“磕头?不可能!”

“啊...”

“我...我没事...”洛芊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后,脖子一歪,直接晕厥了过去。

啪!

片刻后,洛芊的双手被包成了粽子,人也被扶到了房间里休息。

“怎么?洛北明心疼了?呵呵,行吧,今日就放过你家小姐,等你家小姐嫁过去了,我再慢慢跟她算这笔账。”司徒镜轻笑着,旋而丢掉了血淋漓的扫帚,转身出了门。

“滚不滚出来?”司徒镜眯着眼问。

“滚不滚出来!”司徒镜狞笑的喊。

因为洛芊的手受了伤,她根本就拿不稳这剪刀,在剪刀靠近的刹那,司徒镜突然眼疾手快,反手握住了那剪刀,随后狠狠的朝洛芊的腹部刺了过去。

洛芊被扶了起来,如同傀儡般被人套上了嫁裳。

“敢躲?”司徒家眼里流露出狰狞而炙热的快意,再度一脚踹向洛芊。

这里无处可躲,唯独族堂中央的收纳箱。

“小姐!请立刻随我去正厅!”管家沉道。

“谁啊?”

“看样子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啊!”

洛芊从缝隙中露出的手指瞬间青红一片,疼的她直哆嗦。

逃!一定要逃!

但洛北明已经出了门。

声音落下,司徒镜直接一棍子砸在了洛芊那掰住箱门的手上。

嗖!

“想跑?呵,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贱人,我司徒镜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男人?”

“老爷已经跟司徒少爷谈妥了嫁妆,小姐,请你即刻更衣敬茶,而后嫁入南派司徒世家。”

洛芊暗暗松了口气,咬牙瞪着司徒镜道:“那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打人...都算是不过分的事了?”洛芊瞪大了眼问。

“小姐,老爷这也是为了你,为了洛家好,希望你能体谅担待。”老管家低声说道,旋而朝旁边人道:“帮小姐换上衣服,速速带去主厅,时间紧迫,不要耽搁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