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没地方搁就不要了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拖出去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没有后悔药

“林先生,你...”

可他刚转过头,一只手突然伸来,瞬间掐住了昌伯的脖子。

徐天有些发懵。

小弟们拿着砍刀,壮汉手无寸铁,只举着砂锅大的拳头狠狠朝那中年男子砸去。

但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吵闹与喧哗声。

“多半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阳,你...”

“练家子?”

“马上叫徐天滚回南城!你,立刻跪地磕头,犯了什么错,就给我认什么错!”昌伯直接走上前,身子几乎要贴在林阳的身上,一张本是和蔼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林阳眼神一寒,抬臂挡去。

洛家人骇然色变。

对方可是练了几十年武功的练家子啊,一拳足以开山裂石,就林阳这身子骨,怕是遭不住对方两下。

“既然没地方搁,那这张脸不要不就好了吗?”

徐天也是个练家子,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后来又去少林寺学过几年武,外家功夫的造诣其实并不低。

许多人对着来人打着招呼。

“是,林先生!”

自己这是被这位林神医给鄙视了吗?

难怪司徒镜如此淡定,如此嚣张!感情他身边有这样一位厉害的保镖啊!

“呃?林先生...”徐天不可思议的望着林阳。

“还是让我试试再说吧。”中年男子眼里渗露着战意。

“林阳,你想干什么?莫不成你还想动司徒少爷?”洛北明不答应了。

司徒镜声音渐冷。

徐天暗暗咬牙,不知该说什么好。

看样子你做出了选择!”

“好啊徐天,看样子我们上次对你的警告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了!你在南城待的好好的,屡次来我们江城闹事,你什么意思?徐天,难道你是想来江城跟我们抢饭吃吗?”

“那你想怎样?”林阳淡淡的问道。

便看林阳的身躯被生生震退了数米距离。

徐天语塞,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再重复最后一遍,你,过来!”林阳再喊。

林阳迈步朝之而行。

周围人暗吞口水。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开口道:“徐天,你退下。”

“让你先动手。”林阳淡道。

他身后的人全部冲来,与那些洛家及南派的人打成了一团。

但面对这些人的攻势,中年男子显得是不慌不忙,他双手后附,双肩扭动,轻巧灵动的躲过了那几名小弟的砍刀,随后双眼一凛,突然出掌,掌臂一体连化为蛇,缠向大彪。

这些赫然都是洛家跟南派的人。

林阳淡道。

但他们还未靠近,这边的徐天已是一挥手:“上!”

徐天有些生气。

“这个人,我来吧。”林阳道。

沉闷的响声冒出。

可在这时,旁侧突然伸出一只手掌,狠狠的朝林阳的胸口拍了过来。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坚叔摇头淡道,眼神凛然,便要出招直接废了此人。

“那我过去!”

四周再度哗然,不可思议的望着那中年男子。

人们惊呼不已。

“报警,快报警!”

如果司徒镜在这出了事,他洛家也得遭罪。

“你就是那位林神医吧?我听过你!”

声音剔骨透凉。

“昌伯!”

“我天赋不佳,就一些花拳绣腿!”

“就算没有联系,老子今天也要出面!”昌伯冷冷说道:“是你把徐天给招来的吧?我告诉你,你们越界了!”

“林先生,看样子这些人比较棘手啊!”徐天凝重的说道,旋而走上了前。

一个冰冷的声音冒出,随后是一名留着长发长须,但体态微胖的男子走了进来。

“蛇形拳?”大彪大惊失色,待发现对方不凡时已经晚了。

徐天凑近林阳,低声道:“林先生,昌伯带了人把我们反包围了,他们的人数起码是我们的三倍不止。”

昌伯,江城灰色地带的大佬,地位如同徐天于南城...

“交给我。”

“林先生,这可不是普通的混混,您还是先在旁边歇着吧,让我来就行了。”徐天讪笑了笑。

这事的确是他理亏。

“我也不想闹成这样,所以我上次只是警告你,并没有对你动手!然而你不珍惜老哥给你的机会啊,这次居然带这么多人来江城动我的人,老徐,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老哥这张老脸该往哪搁啊?”昌伯冷道。

那股气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徐天有些绝望了。

“给我往死里打!”司徒镜眯着眼笑道。

“好的天叔!”

“昌伯!”

但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林阳双手后附,站在原地。

到底是上位者,果然不同。

一群人一窝蜂般涌向林阳。

片刻后,外面响起无数凄惨的叫喊声,直听的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徐天?”那中年男子平静的点了点头:“我早就想跟你这位少林寺最杰出的俗家弟子过过招了,不知道你在少林寺学了些什么功夫。”

“有备而来吗?”

林阳不是个医生吗?手无缚鸡之力,居然跑去跟这人打架?他这不是找死?

林阳再道。

砰!

“啊?”

但...林阳表现的无比的淡定。

昌伯迈步上了前,一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阳一圈,旋而轻轻点了点头:“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错不错!”

昌伯呼吸一紧,脖子处一股强大的力量作用开来,整个人突然被提了起来...

交给林阳?

林阳迈步走到司徒镜的面前,便要伸手去抓他。

“你出手的话,未必能赢,而且也太慢了!”

这些人全部被拖出厅堂。

对方的拳头精准的砸在了大彪的胸口,直将将这接近两米的汉子震飞出去。

砰!

“全部拖出去,打断一只胳膊跟一条腿。”

“老昌,没必要闹成这个样子吧?”徐天脸色难看的说道。

“昌伯!”

“你跟洛家有联系?”林阳淡问。

但在这时,是司徒镜的两侧冲出大量身影。

但,司徒镜依然没有半点的慌张,而是云淡风轻的站在那,完全不把这一切当回事。

“杀人了!”

洛芊一脸错愕。

徐天的人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好手,打起架来极为生猛,洛家跟南派的人大多是涉及中医的,哪是这帮人对手?不一会儿便被揍爬在地上,动弹不得。

才看到司徒镜的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一名穿着黑色服饰的中年男子。

“过来!”林阳无视了司徒镜的话,朝他看了一眼道。

“好!”叫坚叔的人点点头。

洛家人瑟瑟发抖。

一名个头接近两米留着寸头的壮汉喝喊一声,领着几名小弟朝那中年男子冲了过去。

“那我要是不过去,你想拿我怎么样?”司徒镜淡笑道。

怎么可能?别人不吃这一套。

这边的徐天眉头一皱,继而低喝:“大彪,带人上!”

林阳拿什么去解决这些人?他那名头?

那人微微点头,双手后附,面如寒霜的走了进来,站在了林阳与坚叔的中间。

“有点意思!”司徒镜点点头笑道:“既然这个人要找死,那就成全他好了,坚叔!给我打断他的两条腿,我要他下半辈子坐轮椅度过!”

大彪吐了口鲜血,摔在地上,再起来时已无比困难。

人们尖叫着。

徐天说着,再度挥手。

洛北明的老脸也绿了。

徐天也猛然转身,张望了下,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张脸是难看到了极点。

“你说什么?”昌伯扭头一怒。

随后又有大量身影冲进洛家。

看样子他是打算亲自出手了。

谁都能感受到林阳此刻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

徐天也悄悄捏紧了拳头。

难道靠林阳的针?那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要不是此人就是林神医,他早就动手教训人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