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没有后悔药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没地方搁就不要了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我想请您救个人

“林阳,你如果真这么做了,那你绝对回不了头了!”洛北明急劝。

看到这人,徐天脸色骇变:“他怎么来了?”

咚!

徐天根本不信。

“只会比你想象中还要强。”洛北明严肃道。

周围人全部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这景象。

“啊!!”

这一巴掌狠狠的砸在昌伯的背部。

坚叔大骇,想要躲闪却来不及。

“全都不准乱动!否则见了血,可别怪老子无情!”大彪满面狰狞的瞪着面前的人喊。

但这些话刚说完,林阳直接一脚狠狠的踹在司徒镜的膝盖上。

周围人也全部大惊失色。

“不行...不行...”洛芊摇头道:“林阳,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局面就无法挽回了,我不能再给你惹上麻烦了。”

一声竭力的怒吼响彻于厅堂内外。

林阳默不作声,却是继续凝着双眼,再度抬脚,狠狠的踩在了司徒镜的另外一只手上。

洛芊双眼立刻失神了。

既然如此,那便一不做二不休!

“嗯?”林阳眉头顿沉。

“洛芊,动手吧。”林阳催促道。

昌伯麾下的人马接到消息立刻朝这里冲,眨眼间便将整个洛家的厅堂围了个水泄不通。

人们哗然。

“爷爷,我不想害洛家,但我也不想成为洛家的牺牲品!”

“啊!!啊...”

徐天立刻带人将其拦下。

司徒镜发出凄厉的嘶喊声,整个人摔在地上。

“芊儿,你过来!”林阳冲着那边发呆中的洛芊喊道。

“林阳,你敢!”昌伯喊着。

好厉害!

“等你的人到了,他们的人也到了,又有什么用?”

坚叔与昌伯直接被制服了。

这个人...真的是苏颜那个废物老公吗?

二人撞成了一团。

不好!

仅靠这个就败了坚叔?

司徒镜凄惨的叫声愈发的响烈,仿佛要洞穿世人的耳膜。

洛北明急忙朝洛芊望去:“芊儿,住手!你想要害死我们洛家吗?”

她这一针下去了,的确痛快了,但引发的后果可是前所未有的恐怖啊!

以司徒镜的脾性,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哦?南派真这么厉害?”林阳眉头一挑。

林阳的力气这么大?居然单手把个胖子举起?

昌伯完全被拽了起来,而且...只是被林阳的一只手拽起。

“你...”洛北明吹胡子瞪眼。

被制服的坚叔嘶喊。

司徒镜一边痛苦的嚎叫着,一边瞪大眼望着悬在额头上的银针。

是啊。

不待那人呼喊,徐天便冲了过来急切说道。

洛芊没有说话,但握着银针的小手在轻轻的抖动。

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一个问题。

砰!

林阳说道,便朝那边的司徒镜走去。

难不成这个坚叔只是个花架子?

“林先生有什么妙计吗?”

“是,少爷!”坚叔会意,眼露寒霜,步伐疾走,快步朝林阳跃冲,一掌拍向林阳的额头。

林阳将她的手移到了司徒镜的眉心偏一点的地方,将针对着那儿。

“这里有一个隐穴,很多人都不知道,隐穴上有一条神经链接人的大脑,洛芊,你现在只要将这根针扎下去,破坏掉这根神经,那司徒镜将会彻底瘫痪,下半辈子基本只能在床上度过了!”林阳说道。

坚叔呼吸一紧,想要再攻,却见林阳趁势抬脚踹了过去。

咔嚓。

这个残酷、神秘的家伙,真的是入赘苏家的那个窝囊废?

昌伯发出一记惨叫声,整个人疼的是直哆嗦。

这一脚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但却是极快极猛,令人猝不及防。

但就在这时,大门口再度传来阵阵喧闹之声。

“不可!”

她猛然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而他刚倒在地,林阳一只脚也已狠狠的踩在了他的手掌上头,且碾了起来。

那声声痛苦的凄叫,听的人是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你不能这么做!”

“昌伯!”

只见一名穿着白衬衫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司徒镜那张自信的脸终于流露出了一抹慌张之意。

但那巴掌刚要临近,林阳突然臂膀移动,直接提着昌伯挡去。

“统统给我住手!”

洛芊脸颊顿红,眼眸里流露着浓浓的羞涩。

周围人全部屏住呼吸,呆呆的看着洛芊。

“这...”

洛芊闻声,脸色煞变。

剧烈的疼痛几乎要让他晕厥过去。

司徒镜凄惨的叫声再度响起。

“坚叔!”司徒镜低喝。

还好他肥肉多,不然这一巴掌怕不得被他的脊椎给拍碎。

这边的徐天愕然无比。

却见林阳从腰间针袋里拔出一根银针来。

那只掐着昌伯劲脖的手也不知有多大的力量,昌伯整个脖子都凹陷进去,一张脸通红至极,仿佛林阳再用点力,就能活活把他掐死...

“可如果真这么做了,你也会有很大的麻烦。”洛芊担忧的说道。

“林先生,我的人至少要半天时间才能增援到这。”徐天脸色凝重道。

“啊!!”

这样一个练了几十年功夫的练家子,居然就这么被林阳收拾了?

昌伯手下立刻被震住。

紧接着,林阳却是将那昌伯直接朝他身上抛来。

“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乱来,我可是南派的人,我可是司徒家的人,你要是伤了我一根毫毛,我一定要让你全家死绝!”

啪!

“你想干什么?”

洛芊嗫嚅了下唇,贝齿紧咬,显得犹豫起来。

人们一看,他那膝盖竟已是粉碎性的断裂了...

坚叔双掌交错下沉抵挡,与脚碰撞后便觉一股恐怖力量传递过来,直接震的他双臂颤麻。

洛芊实在无法承受这股压力。

现场之景好生残忍。

坚叔败了!

清脆的响声冒出。

其手下惊恐而呼,全部冲去。

想到这,洛芊心里头也做下了决定。

林阳没有理他。

等坚叔推开疼的直打滚的昌伯时,林阳已经一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胸口,庞大的力量仿佛要将坚叔的胸骨给踏碎。

洛芊一头雾水,但还是照做了。

终于。

“住手!”洛北明大急,赶忙站出来喊道:“林阳,你要是不想惹上大麻烦,就快快住手!不然南派不会放过你的!快点住手!”

洛芊浑身一颤,有些紧张的朝这走来。

“局面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别太担心了。”林阳淡淡说道。

司徒镜是生是死,就看洛芊如何决定了。

“什么计策都没有,我来这里也不是搞什么阴谋诡计的。”

徐天的人赶忙抱团保护林阳与徐天,但就人数而言,徐天这边人太少了。

而且林阳刚才也没什么招式可言,就是简单的踢腿。

捏住银针后,林阳立刻握住了她的小手。

“这是你的选择,我只是想帮你出头,既然你选择不动他,那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以此人的性格及地位你是知道的,他绝不会放过你,即便你这个时候不动他,他也依然要报复你及洛家,我只想问你一句,等下次他报复过来了,你是否会后悔今天放了他一马?”林阳反问。

“放心,我会解决。”林阳道。

坚叔微微一愣,忙要收掌,但有些来不及了。

洛北明宁愿牺牲自己的孙女也不敢得罪南派,足以可见南派的能量多恐怖。

“坚叔,你在搞什么?”司徒镜震怒。

“啊!”

洛芊手指一哆嗦。

咔嚓!

所有人的心脏都悬了起来。

林阳侧首静望。

徐天心头思绪着。

“行行行,只要你住手,爷爷不会再逼你嫁到南派去,绝不会!”洛北明急道。

怎么可能?

“拿着。”

“他未必会履行诺言。”林阳提醒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