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他就是林神医

上一章:第十章 徐家有请 下一章:第十二章 你去酒店炒菜吧

他扭过头,看了眼徐天。

在他们看来,肯定是徐天有什么隐疾发作,林阳一个窝囊废能干什么?

像个干大事的人。

他们咋舌可不是真的相信了马少的话。

马少骇然失色,看着突变的徐天,又望了望林阳,颤声道:“林阳!是不是你干的?你做了什么?你对天叔做了什么?”

旁边的苏桧苏刚一言不发。

“我不欠你们苏家,我欠的只是苏颜,除非是苏颜主动叫我离婚,否则我是不会主动跟她离。”林阳平静道。

“小刚。”苏桧低喝了一声。

“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徐天突然一拍桌子。

这种事情徐奋见得多,也干得多。

但...她却意外的站在了林阳的面前,且是张开双臂,一副要保护林阳的模样。

更何况这次没有马风,老爷子可就一命呜呼了。

徐天懒得再废话,索性闭起了眼。

旁边两名穿着西装的男子立刻上前。

“是的。”

场面已经完全失控!

不过徐天却没有再咄咄逼人,而是沉声冷道:“哼,你们只是群小人物,我徐天没心情跟你们计较,这次算你们走运,秦老认识一位名医,老爷子的病情应该可以稳下来,既然老爷子没事,我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苏桧,我要你跪在老爷子的床前谢罪,而后这段时间负责老爷子的起居饮食,把他照顾妥当,直到他恢复,明白吗?”

徐天倒的太突然了,他还保持着神智,但浑身疯狂的哆嗦,已经站不起身,仿佛是发癫了一样。

苏桧急忙上去检查,但却查不出个所以然。

苏颜根本拦不下这两名保镖跟马风。

苏桧忙道:“林阳,小刚也说了,家里人都希望你们离婚,这个婚你是离定了,现在徐总不追究你的责任,只要你办这么一件小事,你怎么还拒绝?难道非要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你才甘心?”

“你们要干什么?”苏颜急了。

话音落地,徐家人懵了。

对面沙发上的徐天一脸冰冷。

苏刚急了,也顾不得这是哪,立刻大吼大叫。

强的...有些可爱吧。

“我住江城。”

但林阳却是心如明镜。

要是换做常人,早就委曲求全了,可林阳不仅面不改色,甚至连呼吸都不乱。

“当然认识了。”秦柏松兴奋道:“这人就是我说的能治好你爷爷徐耀年的那位神医啊!你们什么时候请他来的?”

嘎吱!

徐天视线落在了林阳的身上,又看了看旁边的苏颜,默然了片刻才开口。

苏桧、苏刚、苏颜还有林阳坐在沙发上。

林老师?

“是,天叔!”

林阳一愣,继而哑然失笑。

“倒是有些个性!”

旁边的马少注视着林阳,冷笑连连。

“你们还想杀了我不成?”林阳放下茶杯撇了他一眼。

马风彻底恼了。

但林阳不惧。

这话一落,苏桧、苏刚都愣了。

害了徐老爷子,又害了徐天。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离!”

苏颜听到这句话,吓得俏脸苍白。

“难怪要把我叫来,原来是为了这个。”林阳摇头淡笑:“不过你们可能要失望了,因为我拒绝。”

这话一落,人们都懵了。

“滚开。”苏颜冲着马风呵斥。

徐奋骇然失色。

那边坐着的徐天突然浑身一颤,继而直接从沙发上翻滚了下来。整个人躺在地上疯狂抽搐着,脸上冷汗狂溢,本还红润的一张脸突然变得比纸还要苍白。

苏颜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那两名保镖也赶紧冲了过去。

徐天有些意兴阑珊,他觉得跟林阳这种人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他最后一点耐心也已经被消磨光了。

“你在做什么白日梦呐?”

徐天眼眉一凝。

苏桧一哆嗦,有些战兢。

“煞笔,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苏刚瞪了眼林阳,心头暗骂。

徐奋心头微颤,顺着秦柏松的目光看去,指着林阳,神色呆滞:“秦老,您认识这个人?”

“什么话?”徐天皱眉。

苏桧一听,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绝对没问题,我马上就向医院请假!”

“你同意了?”

“不管怎样,我的确有过错,徐总,无论是走法律途径也好,或者是赔偿道歉,这个责任我苏桧不会逃避。”大概是看到自己儿子也来了,苏桧意外的冷静。

直到这时,林阳开了口。

“林老师?您怎么在这?”

苏刚微愣。

赤裸裸的威胁根本不带遮掩。

“是马风要求你这么说的吗?”林阳放下茶杯问。

徐奋动作一滞,保镖们也是一僵。

但‘像’并非‘是’!

这个傻丫头。

唯独林阳云淡风轻,毫无紧张感,甚至拿起佣人泡的茶,十分优雅的品了起来。

“林阳,你疯了?”

苏颜小脸煞白,喊着要苏刚帮忙,但苏刚无动于衷,苏桧冷眼旁观。

徐天不想欠马家太多。

徐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

“所以说苏桧,你们苏家的意思是说你的治疗过程没有问题,是你这侄女婿误导了你,所以才让我家老爷子变成这个样子,对吗?”徐天冷冷说道。

“不同意,但我有一句话要说。”

一旁的马风怒极反笑道:“林阳,你真以为我们对付不了你?”

“让苏桧跟苏刚滚回苏家,然后叫马风给我及我的妻子道歉。”林阳平静的说道。

“爸!”

几人色变。

马风几步上前,压低了嗓音冷笑:“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可没有这个胆,但徐家就不一样了!你以为他们只是财团企业这么简单?他们涉及的东西多了,譬如南城的灰色地带,要整死你这么一个小人物,简直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天叔!”

“颜儿,你过来,这事你别管。”

可在这时...

“你不肯?”林阳问。

“拉下去。”徐天挥了挥手,面无表情道。

突然,秦柏松像是注意到了什么,老脸一变,惊喜连天:

“天叔,您怎么了?”

徐天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们根本不在乎林阳如何,至于马少跟苏颜,他们是巴不得二人能快点有结果。

马少跟苏刚冷嘲热讽起来。

“捏死蚂蚁还分它在平地还是在墙壁?”马风冷笑道。

徐家别墅。

但就在这时!

苏刚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有添油加醋,但已经不重要了。

“嗯。”

果然,徐奋按奈不住了,他双眼通红失去理智,不分三七二十便冲了过来要揍林阳。

苏颜尖叫一声,根本拦不住。

“唔...”

“那就是说你要负责了?”

“凭什么?”徐天只回了三个字。

马少如遭雷击,僵在了原地。

徐老爷子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徐南栋,老二徐天,南栋管商,徐天管灰。莫看徐天斯斯文文,但在南城,却是令人闻风丧胆。

现场十分绝望。

房间的门打开,秦柏松探出脑袋,瞪着客厅皱眉喝喊:“怎么回事?外面怎么吵吵闹闹的...”

“林阳,你在说什么呐?你想死吗?想死别拉着我们!”

“先打断你的腿脚给个教训,放心,我们会负责的,也会送你医院,该赔多少我们一分都不会少,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那可就不止这样了,毕竟这个世界,一条命也是明码标价的。”旁边的徐奋冷笑道。

“我要你命!”

但马少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将锅扣在林阳身上,这是要林阳马上死啊!

“等一下。”

徐家这不得活剐了林阳啊?

苏颜父子紧张无比。

“治疗老爷子的名医就是马家请来的,我这人恩怨分明。”

不过天叔的手下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二人走向林阳,那边的马风也朝苏颜跑去。

其实他是有点欣赏林阳的。

她的原则简直强过头了。

“年轻人,你去老爷子那谢罪后,立刻跟你妻子离婚,这件事情我不追究你责任了。”

苏桧坐立不安。

这话一落,苏刚与苏桧咋舌不已。

“凭你快死了。”林阳道。

苏颜也一脸诧异。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两名保镖已经走了过来,无视了苏颜,一左一右要架走林阳。

别墅显得无比喧嚣。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