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江大宴会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帮你拿下江城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没有病

“马海给我的信息说昌伯今天刚从机场回来,他怎么去外地了?”

入了江大,车子停在了南门处的一个餐厅前。

“林先生,您应该听过吧?江华大学盛产美女,这可是江南省美女的集中地啊,要不稍晚给您安排个?”徐天嘿嘿笑道。

“你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你?”

这还不是不希望您这位爷不要去送死吗?

“对啊,我侄女在江华大学读书啊。”

徐天苦笑连连。

“别人不是我手下,是我朋友!人没高低贵贱之分,更何况你们才这么年轻,就看重这个?成何体统?”徐天生气道。

他一甩手,冷冷说道:“黄毛小子,天叔懒得跟你计较,来了这就给我好吃好喝,别多管闲事,我的人是你能动的吗?”

那人不由一僵,惊讶的望着徐天。

因为徐天的激动,他力量颇大,硬生生的给傅武拽出了一道印子来

林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没什么,就是有些人不懂规矩,我来告诉他而已。”那叫傅武的男同学瞪了眼林阳,旋而冲着徐天微笑道:“天叔,你的手下应该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这是主人席,让他坐在这里,会让很多人不高兴的,叫他上一边去吧!”

“二叔?这个人难道就是南城徐天?”

“傅武,你又干什么?”徐霜玄柳眉一蹙立刻质问。

算上自己两个人?

精巧的鼻子,白皙的肌肤,樱桃小口,一头漆黑的长发披肩而落,配上only新款白裙,简直将她衬托的如同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一般。

“失陪了,林先生。”

“咋看起来好斯文的样子”

徐天这才稍作收敛,便要给林阳道歉,林阳率先挥了挥手:“坐下来吧。”

但在这时,他手机响了。

傅武闻声,脸色十分难看。

傅武疼的直哆嗦。

然而林阳却是摇摇头:“无所谓,就你一人也可以。”

然而出了校门,却不见二傻的身影。

“你怎么开的这么慢?”林阳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望了眼徐天问。

这是校内餐厅,环境很好,据说也是有钱学生的家长捐建的,专门用来搞宴会或活动。

徐天也见过林阳出手,他相信林阳肯定也是有两下子的,但上升到这种层面,花拳绣腿能抵得过砍刀吗?能抵得过子弹吗?

林阳直接钻上了车,徐天有些心悸的看了眼坐在后排的人,旋而挤出笑容来:“林先生,晚上好”

同学们议论纷纷,一个个看向徐天的眼神十分的复杂,有崇拜的,有害怕的,有激动的,也有厌恶的。

“江华大学?”

所有人都为之一颤。

今天这里装饰的极为漂亮,一副张灯结彩热闹繁华的模样。

林阳也不例外。

“带多了人会引起那边注意,到时候我很难办啊。”徐天讪笑了笑。

“有什么事先去处理,不必在意我。”林阳喝了杯饮料道。

而随着霜玄的这一声呼喊,宴会上的所有同学们纷纷将目光朝门口望来。

一声暴怒的喝声响起。

“谁告诉你他是我的手下了?”

徐天猛然转身欲回校门,但在这时,身后出现了一名穿风衣的男子,二话不说,一把刀抵在了他的背部。

沙哑的声音响起。

不可否认,林阳的医术可以说是登峰造极,江南省不,整个华国,那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但是这灰色地带不是医院,那帮穷凶极恶的家伙不是病人,你靠医术是玩不过来的。

“哦那个林先生,我想起我那侄女正好约了我吃饭,不如咱们先去吃个饭再走。”徐天一副恍然模样道。

徐霜玄无奈的笑着道。

林阳被徐天安排在最前面的桌子一起坐下吃,然而他屁股刚一落地。

林阳皱起眉道:“徐天,你也算是南城大佬了,什么时候学会拉皮条了?”

“哦,那个他就是在机场那边,现在还没回呢”

很快,车子驶进了江华大学的校门。

“这样啊”

“好。”

徐天眉头一皱,再度询问电话里的二傻。

“霜玄,生日快乐,二叔来的匆忙,也没给你带什么礼物,等回去了你自己去二叔的店里选,想要什么都没关系。”徐天笑呵呵道。

“你给我放手!”徐天一把将那傅武的手从林阳的胳膊上拽了下来。

徐天被带到了最前面的桌前吃饭,坐在这里的都是与徐霜玄关系不错或家世不错的,那些关系普通或家境普通的人则在其他桌前坐着。

“天叔,你到马路边来,我开车来接你。”

“拿下江城。”

“谢谢二叔!”徐霜玄眼眸一弯,笑的很好看。

“机场在北郊那一代,那边修路,而且路又堵,我估摸着最少得9点以后!咱们吃完饭就差不多了嘛!”徐天笑道。

“天叔,龙叔想见你!”

“哎呀,好了好了,都坐都坐,这位怎么称呼?算了不重要了,坐下来吃东西吧!”

入了餐厅,林阳才知道原来今日是徐天的侄女徐霜玄的生日。

徐天心里连连叫苦,想着该怎么开导这位林董,可看他闭目养神的模样,又不知如何开口。

“好了二叔,傅武也是好心,你要知道,坐在这里的都是江城世家的人,如果你安排个手下坐着,不仅是对你的名声有影响,对大家也会很不好的!他这也是为你好。”

徐天歉意的笑了笑,便拿着手机匆匆出了门。

徐天微微一愣,望着车流量并不算多的马路,以及稀稀落落的校门,倏然,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了上来。

徐天有苦说不出。

那模样好生猥琐。

“就你一个人来?”

“这不是快到饭点了吗?而且据说昌伯他们还在外地,貌似还没回来,咱们现在去不得扑了个空?”

实际上他是故意不带人,目的就是要林阳知难而退。

二人进去时,生日晚会刚刚好要开始。

“天叔,我在江大门口,你快过来,我发现了个关于昌伯的大秘密!可能是昌伯那几根贸易线的命脉!”电话那头是徐天放在江城的线人二傻的声音。

林阳点头淡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最前方的台上还有同学表演节目,大家又唱又跳,吃吃喝喝,氛围很是不错。

徐天拿出电话看了下,微微一愣。

只听一记欣喜的声音响起,随后便看一名打扮的如同白天鹅般的美人捏着小裙子跑了过来。

“没办法,本来想让霜玄读南城大学的,毕竟那里才是我徐家的地盘,但这丫头脾气倔,非要来这,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我就给这学校捐了栋楼,挂了她的名字。”徐天笑道。

徐天是习惯了这种场合,毕竟名声在外。

“二叔!!”

徐天一听,颇为激动,忙低声道:“等我!我马上到!”

“马路边?”

这位林先生是不是疯了?

“现在去干啥?”

“天呐,南城的扛把子?”

拿下江城?

按理来讲,校外车是不能入内的,但让林阳颇为意外的是徐天居然在江华大学挂了职。

说完,便匆匆朝校门跑去。

徐天勃然大怒,猛然站了起来,喝道。

“大概得多久?”

“二傻,你在哪?”徐天拿着手机沉问。

“好嘞,林先生,咱们这就去江华大学!”

“嘘,你可小声点,要是惹恼了徐天,他眨个眼你就人间蒸发了!”

他眉头一皱,望向声源,却见一名梳着背头戴着眼镜的男同学几步走了过来,一把将林阳拽了起来。

徐天落座。

徐天愣了下,苦笑连连。

“二叔!”徐霜玄也急了,忙站起来拉住徐武的手。

“你干什么?”

徐天这才放开了傅武。

林阳打量了下,徐霜玄的模样与其姐姐徐秋玄颇为相似,但比徐秋玄生的更为清纯而秀美。

“办完事回来你自己去不行?”林阳皱眉。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