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没有病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江大宴会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徐天被抓

“她不能喝。”

林阳摇了摇头,他不想跟这些年轻气盛的大学生们计较,遂无视了傅武,对着徐霜玄道:“她喝不得酒,不是因为她酒量不行,而是因为她身体不行!”

但林阳却摇了摇头:“我家里并不怎样。”

林阳扫了她一眼,眉头暗皱。

傅武闻声,这才息事宁人,但眼里凶光不断。

他知道为何傅武会这么暴怒,之前徐天阻拦他的举动让他大觉无颜,他心里头憋了一肚子气,可又不敢对徐天撒,便是打算在林阳的身上逞威风,他先前赶林阳是想在徐霜玄的面前表现表现,而现在,他则是单纯的想要找回之前的场子而已。

“哈哈哈哈”

这一言落下,整个厅堂瞬间炸开了锅。

“我我好像有些喝不下去了”徐霜玄满脸歉意的说道。

却见那傅武一把揪住了林阳的衣领,冷冷说道:“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人物呢,没想到只是个下贱的家伙,谁给你的勇气坐在这?”

“霜玄,你喝啊!”旁边的傅武忙劝道。

但林阳却实诚的很:“我家什么都不干,我母亲已经过世了,我爸没有工作。”

徐天离开宴厅后,久久没回,倒让林阳有些意外。

同学们纷纷呼喊。

“我没胡说八道,她身上这种其实不叫病,只是类似于酒精过敏,但又不是完全过敏,一旦过量,就会出现排斥,体检是查不出的,如果你们不信,可以问问徐霜玄!”林阳道。

“证都没有,你在这你装你吗呢!”

“行了行了,今天霜玄的生日,她最大,大家别闹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来来来,大家喝酒!”

才发现说话的人正是林阳!

但下一秒。

“医生什么时候成了下贱的家伙了?”林阳眉头紧皱,冷冷说道。

林阳看了眼手表,摇摇头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大家都喝了就你没喝,不能搞特殊!”

“喝一口吧霜玄!”

不待短发女孩发出声,这边的徐霜玄猛然回头,瞪大眼看着林阳。

宴会上的其他同学纷纷停止了谈话,齐刷刷的望着这头。

一名短发女生大概是见林阳一个人坐在那喝闷酒,嘴角上扬走了过去。

“不,现在有证了。”林阳淡道。

“不会有事的,喝吧!”

说完,便悻悻走开。

她的脸颊十分红润,但嘴唇有些苍白,额头上还有汗渍溢出。

“你这么年轻跟天叔做朋友?你家里肯定很厉害吧?”短发女孩双眼暗暗发光,仿佛是相中了一个金龟婿般,立刻坐在了林阳的身旁。

同学们全部站了起来,具备高呼,随后许多人是一饮而尽。

“滚!”

“哦?你认识我?”林阳有些意外。

“不是,我是他朋友。”

但。

林阳说的还头头是道,虽然听起来很怪,可他既然都把枪口对准了徐霜玄,那问徐霜玄是最简单不过了。

但徐霜玄却是拿着酒杯,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这话一落,旁边那名傅武当即哼哧出了声:“所以说,这个家伙只是个运气好的无证医生?”

“玄姐,501宿舍救援小分队都已经准备好了!”

“对对对,霜玄,喝吧!”

“怎么?医生还不下贱吗?这桌子周围的除了你,哪个家里不有个千万,你当医生要赚多少年才能攒到这么多钱?在我们面前,你说你下不下贱?”一名体态微胖的男同学轻笑出声。

现在徐天不在了,这人的背景也一般,那他不是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医生?就你?”

徐霜玄却没有立刻回答。

徐霜玄则与她的同学在那有说有笑。

“那那你怎么会跟天叔认识?”短发女孩挤出笑容再度问道。

傅武也着目而望。

人们齐齐呼喊,不断劝说。

当下只有徐霜玄能给个结果。

“是啊,喝了吧!”

“好了,你们怎么能这么说林阳?他好歹也救过我爷爷!大家差不多可以了。”徐霜玄有些不快了。

林阳也懵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徐霜玄

林阳思绪了下,也不想把徐天跟他的关系暴露出来,便随口道:“我懂些医术,曾帮徐天的父亲看过病,就这样认识了。”

其他同学也纷纷开腔。

徐霜玄已经有些动摇了,人看了眼杯中的液体,便要抬起手来。

“林阳。”林阳微笑的回了一句。

“霜玄生日快乐!”

这时,那傅武与周围几名男生交流了下眼色,继而齐齐起身举杯。

他喝了点酒,脾气也上来了。

之前徐天在,他尚且忌惮。

“哦?那你家是干什么的?你爸妈是什么工作?”女孩笑道,还以为林阳是在谦虚。

能跟徐天做朋友,那岂能是一般人?

坐在林阳旁边的短发女生冷哼一句,不屑道:“什么嘛,搞了半天,原来是个穷医生!我真是瞎了眼!”

四周顿时发出了哄然大笑声。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

“你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啊,话说你是天叔的马仔吗?”

“放屁!”旁边一女生直接喝道:“霜玄的身体好得很呢!”

但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这一声在此刻显得无比突兀。

脾气火爆的男生直接叫骂。

“这位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话一落,短发女孩手中的酒杯不由一颤,脸上的笑容也僵了不少。

“我听姐姐说过,说有个赤脚医生治好了爷爷的病,没想到居然是你。”徐霜玄点头道。

徐霜玄有些为难。

“是啊霜玄,大家难得高兴,今天又是你生日,你可不能扫兴啊!”又一名身材消瘦的女生笑道。

“就是,别人霜玄还是校羽毛球队的,身体健康的很!”

人们齐齐望向声源。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如果不是天叔带着你,你以为你有资格站在这?给我闭嘴,滚一边去!”傅武怒喝道。

感情林阳与短发女孩之间的谈话是被这些人全程关注

林阳面前的酒杯碗筷全部被一只大手扫到了地上,各种瓷器玻璃摔的粉碎,撒了一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一些学生已经喝高了。

这话一落,人们齐刷刷的望向徐霜玄。

她柳眉紧蹙,望了眼林阳,又看了眼满堂的同学们,稍稍犹豫了下后突然低声道:“我没病,也没隐疾,我的身体好的很,这个林医生说错了”

哐当!

“前段时间体检,我们可是看到了霜玄的体检表,她的身体没有一点毛病,你这个赤脚医生想找存在感就在这胡说八道?呵呵,你想多了!现在,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傅武走上前,指着大门处冲林阳吼。

林阳刚要去抓酒杯的手立刻僵住了。

“我说她身体不行,她身体就是不行,我好歹也是个医生。”林阳淡道。

“诶!霜玄,这怎么行?其他酒你不喝没问题,但这杯你必须要喝啊,这可是包含了大家的祝福啊,难道你是想当众打大家的脸吗?”傅武旁边的那名胖子忙起身道。

同学们纷纷起哄。

“霜玄,喝吧,如果你真的醉了也没关系,反正这是在学校,你舍友都在呢,到时候她们会扶你去宿舍的,没事的。”傅武走上前,递给徐霜玄一杯酒,微笑道:“喝了吧。”

难道是有事先离开了?怎么招呼也不打?

“哦,你就是那个赤脚医生!!”

林阳摇了摇头,感觉莫名其妙。

“来来来,大家一起来给寿星敬一杯酒!”

他可是江城医协会的会长,哪能没证。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