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龙之吻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现在能理解我的话了吗?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瘫痪

哗啦啦!

被他灭了全家的人不知凡几,都说祸不及妻儿,但他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无论是对付人还是对付事,不去抓其软肋,就是最愚蠢的行径。

“饶命!林董,求求您饶了我一命吧,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我可以帮你一统江城!”

林阳这两招是彻彻底底的惊呆了苦龙一众。

林阳云淡风轻的将木质沙发放下,随后迈开步子朝苦龙走去。

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那大汉吓得手里的刀都丢了,掉头就跑,但却无用,沙发狠狠轰在他的背部。

他就像瘫痪了一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眼跟嘴能动。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跑?你跑得掉?给我围住他!剁碎咯!”一名大汉吼着。

其人就像打出去的羽毛球,重重砸在墙壁上,而后翻滚下来,没了动静。

“死不了...”徐天虚弱道。

恐怕谁都不会想到他会是这样的结局。

苦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腕上扎了根针。

苦龙眼睛瞬间瞪得巨大。

他是听过一些练了几十年外家功的人力气大的惊人,一臂能举起几百斤的东西,但那也是练了几十年的人呐,林阳这么个年轻的家伙怎会有如此实力?

这时,他的身躯恢复过来。

林阳前进的步伐顿时僵住。

苦龙眯了眯眼,便要扣动扳机。

旁边的小弟全部懵了圈。

他的背后直接凹下去了一大片,怕是脊椎都断了。

只是,林阳不是什么大善人。

然而就在这时,林阳并未停下,而是迈开步子继续朝前走。

“不必了,我说过,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珍惜,这怪不得我,我不会因为别人求饶而改变我的态度。”

那边坐在椅子上的徐天眼睛瞪得巨大,神情久久难以平静。

他虽然是上位者,但在这生死关头,他拿得起也放得下,求饶这种事他是张口就来,没有半点的不自然。

“没什么,再见了。”林阳淡道。

周围的小弟急忙冲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今晚,江城将会腥风血雨...

“我不能动了!快来帮忙!快!”苦龙歇斯底里的大喊。

他不吃这一套。

不一会儿,冲进来的七八名大汉全部倒在了地上,或是哀嚎或是直接昏迷。

他何曾听过这种天方夜谭般的事迹?

这个医术通天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救死扶伤的人!

看到此景的人眼珠子都差点没掉下来。

苦龙急忙求饶。

苦龙瞳孔顿缩。

林阳给他扎了两针问。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实际上如果你放弃反抗,选择投降的话,你会好受很多,但你没有,反而继续抵抗,这让我很失望,既然如此,那我就没必要再客气了。”林阳平静道。

徐天头皮发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忙跟了上去。

“厉害!厉害!练家子吧?年纪轻轻居然这么叼!看样子我真是老了。”苦龙收起眼中的震惊,面带微笑的说道。

江城枭雄苦龙,就这么死去。

可就在他要拨动扳机时,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使劲儿,都不能扣动手指。

苦龙瞪大眼,疯狂的想要动作,但无论他如何挣扎,他的身躯都只能发出极为微小的晃动,他的脖子以下似乎完全被冰封。

嗖!

仿佛自己的整个手臂被冻住了一样。

这也太扯了吧?

便看林阳突然单手抓起面前那张实木沙发,朝冲来的人狠狠摔去。

林阳再度挥动臂膀,将沙发朝旁边一名大汉砸去。

一排人倒下。

“银针封穴!点穴没听过吗?你不是瞧不起武功吗?刚才我只是用一根银针封住了你的穴道,让你不能动,仅此而已!”林阳淡道。

这种实木沙发少说也有个三五百斤重,居然就被林阳这样抓了起来。

“是你搞的鬼?”他终于反应了过来,立刻大声嘶吼。

苦龙能与昌伯、龚喜云在江城分庭抗礼,靠的就是一个字:狠。

林阳可不会坐以待毙!

但在此之前,他得送这位大名鼎鼎的林董归西。

他不仅仅会救人,他...也会杀人!

“那就好。”林阳平静道:“打个电话让人来接手苦龙的场子,再帮忙善后,走吧,咱们去下一家。”

屋外冲进来七八名大汉。

“人的后劲处有一处穴道叫龙之吻,只需要拿银针往这里一扎...”

所以这个人的全家,他灭定了。

“你...你想干什么?”苦龙颤栗的喊道。

他眼疾手快,迅速躲过劈来的几把砍刀,随后一个翻身,落在了沙发的后面。

这是想把林阳砍成肉酱?

“这是怎么回事?”苦龙傻眼了。

剩下的几名马仔已经是不知所措了。

但他们刚刚靠近,林阳身躯一窜,一人一拳,瞬间将他们锤翻在了地上。

“还行吧?”

说话的时候,苦龙后劲一疼,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呵,不知所谓的臭小子,龙哥我已经整整两年没出手杀人了,你能死在我手里也算你有面子了,不过鉴于你今日的行为,我就算杀了你,我也不会就此罢休,你的亲人、朋友、爱人,都会为你这愚蠢的举动而付出代价!”苦龙淡淡笑着,眼里流露出狰狞的凶光。

“龙...龙之吻?”苦龙呼吸凝固。

凄惨模样令人不寒而栗。

他急忙爬起来要去捡枪射击林阳,但爬了还没两下,他的身躯疯狂的抽搐着,眼珠子也瞪得巨大,七窍流出鲜血,整个人就像是中了剧毒一样,不一会儿便躺在地上没了动静,就这么死去。

众人害怕的连连后退。

“看看究竟是你拳头硬,还是我的刀子硬!”苦龙平静说道。

砰!

苦龙怔怔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苦龙歇斯底里的喊着。

苦龙心脏狂跳,头都快炸开了。

而当这根针摘下的刹那,苦龙也已软了下去,浑身没了半点力气。

哪怕是那被绑在椅子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徐天,此刻都瞪大双眼,呆滞而望。

声音坠地。

一个个皆穿背心,纹着身,手上还提着一把把明晃晃的砍刀,面目可憎,目露凶光。

或许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何之前林阳敢说那样狂妄的话。

“老大,怎么了?”

更何况,拳脚再厉害,能比的过枪吗?这都什么社会了,武功?就是个笑话!

苦龙心里头是无比的震撼,但他并不会表露出来。

有人也想掏枪,可在他刚刚把枪掏出来的瞬间,便也不能动了。

但下一秒,苦龙已从怀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枪口对准了林阳。

砰!砰!砰...

绳子扯掉,徐天直接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个人逼的他出手,如果他不灭林阳的亲朋立威,还如何在江城立足?

随后便看林阳将银针抽了出来。

没有丝毫的留情。

然而下一秒,更为惊人的一幕出现!

林阳走了过去,将他手腕上的一枚银针轻轻摘下。

那几名大汉哪曾想过这种事,看着轰隆砸来的沙发,一个个都懵在了原地,接着一个个便被砸飞。

“快开枪啊老大。”

“看样子咱们是小瞧了这位林董,我就说嘛,敢独身来见我苦龙的,怎么会没有两下子?”苦龙率先回过神,他弹掉手指上的烟灰,轻易招手。

所有人立刻朝林阳包围过去。

演电视吗?

这一刻他似乎是无路可逃了!

“是的。”

所有大汉全部将刀朝林阳狠狠的砍了过去。

“知道龙之吻吗?”林阳捏出一枚银针,淡淡问道。

“你做了什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