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瘫痪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敲山震虎

“他要我通知你,要你明天中午十二点前,找到他并当面跪在他面前认错投降...”

可林阳几个跃步便窜了过来,一人一拳!

但她很会化妆,明明三十多岁了,脸却画的像个二十多岁的女人一样,不得不说保养的很好,再配合魔鬼般的身材,是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

后面过道跑过来一名穿着清洁服拿着扫把的老人,莫看老人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却是健步如飞。

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还有一点!

拳头砸在掌心上,蛮力爆发。

龚喜云脸色骇白,感觉很是不妙,人也连连后退。

龚喜云呼吸一紧,旋而又挤出笑容来:“你别开玩笑了,苦龙现在肯定再今世缘KTV享受呢!我跟他不久前还通过电话。”

别看他们一个个模特身材,其实都只是衣架子,不经打。

因为他三年来天天对着苏颜这个大美女,他已经习惯了,寻常的美女已经入不得他的法眼了。

徐天顶着个鼻青脸肿的脑袋紧跟了上去。

然而下一秒。

“三秒钟,给我你的选择。”林阳淡道:“你只有一次机会!”

林阳拍了拍她那满是粉尘的小脸,淡淡一笑道:“我就知道你比苦龙聪明,听着,我现在要你去通知昌伯,叫他在明天中午十二点前来找我,告诉他,如果他愿意跪在我面前投降于我,我可以放过他,告诉他,他的机会也只有一次!希望他好好珍惜,我等他!”

“来了小姐!”

那可是几十年前的全国武术冠军啊,是她花了大价钱聘请过来的,怎么对上这么一个林董,居然被对方一击给败了?

龚喜云满脸震骇。

“他说了,这是你唯一一次机会...”龚喜云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身后的那群西装男立刻冲了过去,将二人围住。

徐天脸都绿了一圈!

“你是说...真的?”她抬起头颤抖的问。

“你想干什么?”徐天凝问。

她艰难的掏出手机,颤颤巍巍的望着上面的号码,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拨通。

“如果你在苦龙那有眼线,你应该很快就会得到这个消息,或许你现在打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他。”林阳倏然抬手一挥。

“要不...我躺床上?”龚喜云讪笑了笑,眼里尽是惧色。

“苦龙已经没了。”林阳看了眼手中的刀子,平静的说道。

“我每天招惹的人那么多,你是指哪一个啊?”昌伯笑问。

好一会儿,龚喜云才从呆滞中回过神。

“我投降!我投降!我不玩了,我什么都依你!!”

江城地下女王,江城一姐,是个连苦龙跟昌伯都得让上三分的厉害女人。

龚喜云睁大了眼睛,完全傻眼了。

“阳华集团的林董!”

便看林阳十分礼貌的将龚喜云推开,随后微笑说道:“龚小姐请你自重,我已经有老婆了。”

“龚喜云,我知道这事也有你的份,不过我现在没功夫跟你计较这个,我警告你,赶紧给我跪下向林董投降,否则待会儿发生了什么你可别后悔,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徐天大声喝道。

“很好!”

“八卦掌?”徐天惊呼。

那张铺满粉的脸尽显邪魅。

然而林阳却不为所动。

“残废?龚喜云,你什么意思?”鼻青脸肿的徐天冷哼道。

她是知道苦龙抓了徐天的事,实际上这事也是她默认支持的,毕竟徐天是南城大佬,单单一个苦龙还不敢随便对徐天如何,否则徐家人疯狂报复他苦龙,他要是遭了打压,那昌伯跟龚喜云还不趁机吞了他?

咚咚!

“徐天,我看你是被苦龙敲傻了脑袋吧?跪下?怎么可能?先不说我龚喜云会不会下跪,就算会下跪,我也不会给个商人下跪!不然老娘多年积攒下来的名声不得毁于一旦?”龚喜云冷笑道。

最后一字落出,所有西装男全部硬着头皮冲上去。

“把他裤子脱了,我来给他斩断邪念!”龚喜云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林董?呵,怎么?你跟他接触了?”

“我看他是疯了,你也疯了!”

“小姐,交给我吧!”

“练家子!”

龚喜云再也忍受不了这压抑的氛围,直接喊出了声。

她猛然一颤,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她够骚!

只是她比较好奇徐天是怎么安然无恙的从苦龙那出来的。

“你想干什么?”徐天急了,连忙后退,但身后人立刻摁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动弹。

几记沉闷的响声冒出。

刀子擦过龚喜云的脸颊,直接刺入了后方第一座大理石雕内,刀柄露外,刀身完全没入于石内。

却见林阳走了过来,将她手中的刀子取下。

童伯什么人她最为清楚。

便看那摁着徐天的几名西装男飞了出去,重重摔在龚喜云跟前,起身困难。

这几点加一块,神仙的骨头都得化了。

砰!砰!砰!砰!砰...

那叫童伯的老人家喊了一声,直接将扫把一丢,一掌拍来,轨迹如八卦一般。

“没想到传说中的阳华林董居然是个练武之人,长见识了!”龚喜云秋眸望着林阳,红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林董,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但待会儿我一定会把你绑到床上,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上!”

“你是不是招惹了一个人?”龚喜云颤抖的问。

其实她并不算是很漂亮的那种。

“什么?林董居然有老婆了?真是太让人伤心了!”龚喜云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说完,林阳转身,大步流星的朝外面走去。

“没什么意思,呵呵,话说我们徐老大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被谁揍得啊?啧啧啧,快看,手指甲都被拔了,不疼吗?这也太惨了吧?”龚喜云故作惊讶实则满脸笑意的问。

“那你可别后悔!”徐天气愤道。

“哟?龚小姐啊,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昌伯微笑的说道。

“什么?”

“来了会花拳绣腿的,给我揍,往死里揍,揍完了送我床上去,快!”龚喜云又惊又惧的喊。

“后悔?老头儿,你在搞什么笑呢?现在该说后悔的应该是你吧?”龚喜云讥笑一声,便是挥手。

所以绑架徐天这事,龚喜云也有份。

说完,龚喜云朝旁边人伸出手。

后面的西装男们都慌了。

“放心,我不是苦龙那种恶人,我不会杀人的,但是徐天,我们江城人已经警告你数次了,可你一直当耳旁风,本来这次是让苦龙来收拾你的,但他似乎让你逃出来了,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解决你好了!”

“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便看那一个个西装男全部飞了出去。

龚喜云呼吸一紧,急忙呼喊:“童伯!你死哪去了?快出来!”

这女人就是龚喜云。

因为紧张,按键都按错了好几遍。

这赫然是要阉了徐天!

嗖!

那童伯猝不及防,瞬间被轰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后方的柱子上,落下后是捂着手臂大口喘气,直接不能再战了。

咚!

骚!

但下一秒,林阳一拳笔直袭轰。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就这么一拳砸来。

“好吧,你带着徐天这个残废来干什么?”龚喜云故意装作抹眼泪的样子说,实际上一双眼却是暗暗注视着林阳的神情变化。

龚喜云笑容一僵。

旁人立刻递过来一把明晃晃的小刀。

“小姐,看样子这个家伙不简单。”

昌伯呼吸一颤,愕然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