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敲山震虎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万劫不复的会议

但在这时,一记淡漠的笑声传来。

徐耀年赶紧拨打徐天的电话,可依然打不通。

“那个,老爷,我联系不上苦龙啊。”管家无奈道。

.....

“我们手下的两个新药厂都被封了!原因是工厂存在安全隐患,除此之外,我们的新药药厂也一直不见生产许可证,新药的生产受阻,我们购买来的药材全部被囤积着,根本开不了工,资金链也出现了问题...”

“燕京吧。”林阳深深的吸了口气:“毕竟那里我是从那出来的。”

林阳摇头坐下,淡淡说道:“更何况我不会在江城待太久。”

“栋爷那边出事了...”管家声音发颤的说道。

人要脸树要皮,到了昌伯这个年纪,他已经不缺钱了,他缺的是名!

林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与她的结合只是长辈的要求,三年来我们连手都没怎么碰过,要说喜欢?有,但要说爱?我也不清楚!”

“怎么?”

“有人在针对我们,去查查看是谁干的!”

“老爷...”

“林董,药厂出事了!”

“阿狗!”

听到这声,林阳微微侧首,却见昌伯领着一群人,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但到了门口时,苏颜的身躯还是停了下来。

马海沉声说道。

那可是江城大佬啊!

“他不在这?”徐耀年愣了。

“过几天去签下离婚协议吧。”

“这证明你对她并没有多少爱意!”

咯噔咯噔...

“林董!”

他晃荡了下,决定去洛芊的医馆看看。

林阳直接点头。

“那就让她去管吧,不过有一点得变,那就是把他们身上的痞气给我改了,我不是道上的,不玩那一套,如果谁不服,就把他带到我这来!”林阳淡道。

“林董,我们目前还有一个问题,是管理方面的!”马海突然道。

“跪地磕头?你知道跪地磕头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我昌伯要向那个年轻仔俯首陈臣,认他当我老大!我昌伯活到现在一把年纪了,却要向个20来岁的年轻人磕头?这要传出去,我这张老脸还要不要?我以后还怎么做人?”昌伯气的连拍桌子。

“是!”

“我早就跟她说过,我尊重她的选择,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我离婚,但既然是她要求的,我会支持。”

昌伯放下电话后,已是冷汗涔涔,背后湿了一大片。

一句话都不敢与他说。

说完,便出示了一系列文件。

“好。”

“是,老爷!”

“昌伯!有什么吩咐?”

“林董,不必去查了,这件事情,是我干的!”

洛芊微愣:“你要去哪?”

“是苦龙的人带他走的吗?”

“事情办得如何了?”

苦龙居然就这么死了?

“不必再劝了!我告诉你小五,我不是苦龙!我也不是龚喜云,我在江城打天下的时候还没有他们两呢,他们怕!我不怕!去,马上备车,我要去一趟南派!”

洛芊愣了。

回到公司,林阳坐在老板椅上,透过落地窗欣赏着窗外的景色。

“我知道,我知道...但磕了头,我宁愿去死!”昌伯咬牙切齿!

这也太突然了吧?

“昨晚10点,您来没多久!”

听到这些,林阳脸色沉凝,也嗅到了不对劲。

“很好,昌伯得到这消息,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我们检查到你们这里的消防设施不齐全,存在安全隐患,需要关闭医馆进行整改,请立即停止营业!”

徐老爷子还坐在一个包厢内,闭目枯坐着。

这绝不是巧合!

马海走进了办公室。

“老爷,或许苦龙也没打算为难二爷,他现在多半已经回家了,咱们要不先回南城吧,这里我派个人守着,等见到了苦龙再与他约时间见面!”

“老爷,咱们怎么办?真的要给那小子跪地磕头吗?”旁边一名男子皱着眉问。

.....

跟随在他身旁的几名保镖守在门口。

徐耀年呼吸顿紧,急忙低吼:“快,马上回南城!”

洛芊微微一颤,起身愕问:“我是,几位同志,有事吗?”

“你真打算跟她离婚啊?”洛芊走来,困惑的问。

“昌伯,苦龙...苦龙他...死了!”

“你的意思是?”

“这些娱乐场所的管理者都是在道上混的,虽然他们不懂礼数,可这么多年了,他们也算是有了经验,如果我们调用新人去管理他们,会相对麻烦点,磨合期也得长一些。”

“不是,他貌似只跟了个年轻人走的。”

“发生什么事了?”徐耀年沉问。

“这是怎么回事?”小冬跟洛芊都傻了眼。

管家匆匆跑了过来,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好的林董。”马海点点头。

看到林阳到来,苏颜脸色瞬变,眼露愧疚与痛苦,立刻起身匆匆朝外走去。

“什么?”徐耀年猛地起身:“何时走的?”

马海心头一惊,立刻恭敬道:“好的林先生。”

得到这一消息,昌伯瘫坐在了沙发上,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什么?”林阳呼吸顿紧。

徐天被送到医院治疗了,剩余的事情将会由马海进行处理,康佳豪跟纪文全权配合收购两家人旗下的所有产业,林阳的意思是务必要在一天内将苦龙跟龚喜云手中的所有一切全部侵吞。

虽然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不过洛芊恢复的很快,医馆还在正常营业,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苏颜居然也在这。

“去给我查一查苦龙!快!”

年轻人?

“这,同志,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

洛芊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困惑,这个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位好闺蜜的丈夫是一无所知。

马海离开后,林阳也走出了公司。

林阳眉头一皱,没说话,也没去阻拦。

二人到底是灰色地带的人物,手里很多东西都不合法,林阳要拿下它们简直不要太轻松。

“可是老爷,苦龙死了,龚喜云那贱人也投降了,一夜之间江城三股势力就剩下咱们这一根独苗,如果他们要下手,我们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如果不投降,咱们必死无疑啊!”那男子苦着脸道。

今世缘KTV。

他接通之后,脸色骇变。

片刻后...

“我觉得让龚喜云去管理这些人比较合适。”

“也好!”徐耀年沉重的点点头,便是起身欲离,但在这时,管家腰间的电话再度响起。

.....

“怎样?苦龙肯见我这个老头子了吗?”徐耀年沉问。

林阳的目的就是要敲山震虎,因为昌伯的势力是苦龙及龚喜云都不如的,要收拾昌伯,可不是简单的杀上门就能办到的,昌伯有很多心腹,昌伯死了,这些心腹会拼了命的为他报仇,那个时候林阳身边的人尤其是马海可就危险了。

苏颜眼眶有些发红,人轻咬了咬樱唇,转身上了外面的出租车。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几名穿着制服的人直接冲进了医馆。

而在这时,马海一个电话突然打来。

前前后后不过十分钟,医馆便被封掉了。

“谁是负责人?”其中一人沉问。

而收拾完了苦龙跟龚喜云,剩下昌伯那边也将会轻松很多。

“是!”

“已经七七八八了,我们通过正常渠道成功收购了苦龙跟龚喜云麾下的所有酒吧、会所、酒店、KTV等一切娱乐场所,剩下的就是一些交接仪式了。”

“不知道,不过我刚刚得到消息,说二爷好像走了!”

洛芊还想解释,但显然没什么用。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