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人堵了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神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走一趟

“多谢!”

“这不是我的极限,我能让你痊愈,一个月内,我能让你的身体完全恢复过来。”林阳平静道。

整整十年了!

办公室的门被强行推了开来,女秘书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大声喊道:“马总,林董,工厂被人堵了!”

这一拳失败,郑南天还想发动下一招攻击,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这不是简单的东西,涉及到药方面都是十分严格十分慎重的,我至少需要一个月!”

周围人都愣了。

然而就在这时!

林阳扫了一眼,眉头一皱。

“林先生,你的恩德,郑某人该如何回报?”

“那就先让技术人员分析一下,看看是否存在有害成分,看看它们的功效吧,我已经说了,一天时间太紧,但他不听,如果一天时间真的化验不出什么,那就退回去吧,我可不能拿我的兵开玩笑,哪怕他是我的恩人。”郑南天严肃道。

离开了疗养院,林阳打了个车回到了公司。

“为何?”

“好!好!”

“放心,就算药方你们接受不了,今后一个月内我也会来为将军治病的。”

“什么?”马海震愕。

郑南天松开小赵的手,豪迈的说道。

“守长,您快坐下,快歇着!”

“可一天时间,根本不够检验啊,像这种来历不明的药方,做出来的药肯定不能先用在人身上...”

小赵激动的浑身颤抖,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淌落下来。

郑南天思忖了下,轻轻点了点头:“林先生的脑梗药方与鼻炎药方震惊世界,虽然我在这郊区老院内,但也听到了一些,这样吧,我先拿这药方去鉴定一下,如果有效果的话,我再联系林先生,好吗?”

郑南天淡淡一笑:“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来这可不仅仅是要给我治病这么简单,还是来做生意的!他主要的目的,还是推销这张药方啊...”

“林董,我已经启动了紧急预备方案暂时把这事给压了下来,但就这势头,恐怕撑不了多久,要不...咱们先把工厂关了吧?”马海急道。

郑南天微微一愣,拿起那药方看了几眼,眼里露出浓浓的困惑。

便看小赵突然跪在了地上,对着林阳磕头道:“这位林先生,求求您了!如果您能够治好守长,小赵愿意给您做牛做马,求求您了,请一定要治好守长,他...不能再坐下去了!”

“怎么可能?”

林阳立刻将小赵扶起,望着他那张稍显稚嫩却又刚毅的脸道:“实际上我三年前就注意到了将军,但我那时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治好他,现在,我有了绝对的手段治好将军,如果你们信得过,一个月内,龙国战神将重现于世界!”

他这一跪不是为他,而是为了国家。

小赵忙将郑南天扶到椅子上。

“那这药方...怎么办?”有人问。

“你需要几天的时间?”

毕竟...郑南天太重要了!

“不,先不要汇报!在我没有恢复前,不能透露半点消息。”郑南天沉道。

噗咚!

林阳说着,转身离开。

砰!

“怎么了?”

几人忙陪着笑脸道。

郑南天满脸笑容,这会儿是极为的配合。

片刻后,他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声:“不可能!不可能!这可是东Y第一巫炼制的毒,专门用来对付我的毒...无解!这是无解的,哪怕是下毒人过来也解不掉我这毒,你...你怎能解?这绝不可能?”

他抬起手,很是轻松的挡下了郑南天。

“那基本不可能!”郑南天摇头:“一天时间我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的倒下,无论是对国家还是对人民,都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说完,便是一拳朝小赵砸了过去。

而此刻,马海正在焦头烂额的坐在办公室处理着交过来的文件,瞧见林阳,马海可算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郑南天更是傻了眼。

闷响冒出。

“关了工厂,不能生产药,货不能及时交上,我们签下的合同能把我们赔的直接破产。”林阳摇头:“所以工厂不能关。”

小赵也洞悉到了守长的变化。

不过这一拳虽然惊艳,但他身子虚弱成这般,即便郑南天用尽全力,在小赵眼里依然是不行。

他这句话,可是差点没把旁边的几个人吓傻了。

“是,守长。”

小赵!来,陪我练练!”

郑南天不信了。

郑南天的身子很瘦弱,完全就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但这一动,这一拳,竟有一种动如脱兔的感觉...

“都滚开,想要我坐下,那就陪我练练!否则我站到死为止!”郑南天喝吼。

“你们可以按照这药方配药试验!”林阳道。

小赵也懵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开口。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阳,是江城阳华集团的董事长!脑梗药方与鼻炎药方就是我发明的,现在,我向为军队提供一种强身健体的药方,不知道你们是否感兴趣!”

“你跟在老子身边这么多年,老子也指点了你不少,但却从未与你实战演练,今天老子就看看你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偷懒!”

林阳从怀里取出一张纸,纸上是他临时写的一张方子。

人们惊讶连天。

“南派的动作好快!”

至于郑南天,早已无声。

“哦?”

“是,守长!”

他闭起眼,握紧了手,无言。

小赵敬了个礼,便匆匆退了下去。

小赵双眼发红,咬着牙喊。

“那这样吧,一天之后如果你们还没有试验出这药性如何,那就把方子还给我吧,我想对它有兴趣的大有人在。”林阳道。

“可再这样下去...只怕...”

“拿下去检验吧。”

“守长,您就别开玩笑了。”

“真的如您所说的那样,咱们的厂子...出问题了!”马海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一张脸已是欲哭无泪。

“不必报答我,实际上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与你商量!”

“因为如果让敌人知道我即将恢复,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针对我,这对我不利,所以这段时间,这个林先生给我治疗的消息一点都不能走漏,明白吗?”

“好!”郑南天点点头。

“什么事?”郑南天问。

等林阳离开,那小赵才松了口气,面带笑容道:“守长,我这就把消息向上级汇报。”

说完,便后退了十来步,摆开了架势!

“林阳?好!好!多谢你了林小子,没想到你居然能够让我重新站起来,让我重新恢复些力气,不过我想这应该是你的极限了吧?虽然不能将我完全治愈,但就算是这样,也足够了。林小子,我会重谢你的。”郑南天微笑道。

人们挺直腰板喝道。

“要是伤着您了,我们如何向上级交代?”

十年了!

他眉头暗皱,思忖了一下,索性是一咬牙,低声喝道:“好,既然守长说要练,那我们开始吧!”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如遭雷击。

马海是不信了。

这叫他怎么敢信?

“守长,你快歇着。”

“林阳!”

这一嗓子竟有一股底气荡漾,与之前的虚弱感简直是判若两人。

“林董!出事了!”他急切的喊着。

然而就在这时。

“我恐怕等不了那么久,我给你一天时间吧。”林阳道。

“想办法拖到明天,我保证,明天中午前所有危机迎刃而解...”

林阳眉头一皱。

现在有人告诉他,他能恢复了!

他忙是望着林阳,虚弱的笑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他沉浸在这黑暗中整整十年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