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想看你们待会的表情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愤怒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不会进这个大门

林董连蔡文农这尊大佛都请了出来,只怕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看清过他背后的能量啊...

“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苏珍不屑的笑道。

“林董!三芝堂的洛北明告了公司,说我们的新药是剽窃了他的祖传古方,法院已经受理,下午就开庭了,您要不要过去听一下。”律师团的小刘说道。

洛北明踟蹰了下,只能点头一叹。

“也好,进去的话,我怕你听到结果承受不了那打击,到时候你要是犯了什么心脏病,我们还得给你叫救护车呢!”苏北也笑出了声。

难道说林董都觉得康佳豪他们没有胜诉的可能,不忍心进去听证吗?

四周的记者们疯狂的对着林阳拍着照。

他...居然也来了?

“蔡文农!”

但林阳统统不理,他拉了拉帽檐,朝前走去。

“针对这起事件,林董您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干这一行的,没有谁不知道燕京三大律师团队。

“是的。”电话那边是洛北明沙哑的声音:“司徒少爷,这明显是那林董的反击!咱们还要继续吗?”

.....

阳华集团再度陷入了假药风波与药方剽窃的舆论当中。

这时。

“林董,我们进去吧!”小刘看不下去了,忙道。

有人摇头长叹。

“反应?是想收购阳华吗?恐怕股市那边你们也做好了准备吧?”林阳淡道。

可走了没几步,一群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时,一辆大众轿车停在了法院门口,穿着白衬衫的萧毅走下了车。

神秘林董,恐怕也如夜空中的流星,一闪而逝吧?

“你们也来了?”林阳淡道。

酒杯被摔碎,血红色的液体弥漫开来。

坐在车上,林阳也了解到了现如今的舆论。

苏北、苏珍讥笑着,唾骂着,戏谑的眼神尤为明显。

小刘拉开了车门,林阳上了车,直接朝法院驰去。

“好吧。”

林阳闭起了双眼。

咣当!

“今日这场官司,关系重大,影响深远,我们上宇国际集团一直很关注阳华集团,今日的事自然不能无视,我们需要在第一时间了解道审理结果,好做出反应!”张清恒微笑道。

.....

“他想要我问问你,你...后悔了吗?”张清恒眯着眼道。

尽管礼帽遮盖了他大半张脸,但人们还是通过那露出来的半张脸猜测着此刻的林阳应该是无比的焦虑、绝望、彷徨...

不少人表露出惋惜的神情,但更多的是嘲笑与不屑。

但...林阳不会!

“是的。”

“疯了!疯了!林董彻底是疯了!”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着。

现场人再是一震。

不过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在案件没有调查出结果前,他的出行已经受到了限制,人不能离开江城。

“这...”小刘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话一落,周围立刻响起了哄笑声。

司徒镜脸色煞白,立刻明白洛北明是指哪方面。

你说什么?昌伯被带走了?”

无数人讥笑。

“是的。”林阳点头。

“林董,上次是苏家告你剽窃药方,现在是三芝堂告你剽窃药方,请问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那正是上宇国际集团的张清恒及苏北、苏珍几人。

“如果说是涉及到那种问题,那么蔡文农是有权力管的!”洛北明沉道。

嘎吱...

林阳点了点头,平静道:“我们就在这等吧!”

“不错。”张清恒笑道:“今天阳华可能就得倒塌了!林先生,实不相瞒,我其实是司徒镜少爷叫过来的,他要我给你带一句话。”

“等什么?审理结果吗?”小刘欲哭无泪。

守在门口的记者们一窝蜂的冲了过来,围着林阳询问个不停。

“怎么?我们来不得吗?”苏北微笑道。

对于谁而言,林阳这番话,无疑是痴人说梦。

“你怕什么?绝不会有意外的!”司徒镜直接打断了洛北明的话,有些歇斯底里的喊。

苏北与苏珍激动不已。

后悔...因为洛芊那事,林阳与司徒镜结下仇怨。

“好。”

“如果说官司能赢,那倒一切无忧,就怕...”

到了法院门口,林阳一下车。

江华大酒店的顶层,司徒镜站在落地窗前,对着手机失声呼出。

“司徒少爷,老夫的建议是立刻让萧毅做好准备,要么取消这个官司,让萧毅先脱身,否则的话,我怕阳华集团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萧毅了!”洛北明道。

阳华一倒,上宇国际集团一定会迅速侵占阳华集团留下来的空缺,上宇集团是一家跨过集团,他们的市场可不会在江城这种小地方,他们会控制着这里的市场,但绝不会过多的去管理,他们很有可能会扶持一批更懂江城经济的人来维持这里的一切,而苏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周围人一听,愣了下,旋而爆发出更为响烈更为爆裂的大笑声。

“继续!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继续!我还不信,这个林董能逆天了?方是民已经得到了我交给他的有力证据,他也跟我讲了,这个官司他百分之百能赢!一场稳赢的官司我们怕什么?现在这社会是讲证据的社会,铁证如山,他阳华集团能抵赖?”

那可是律师界的三座大山呐!

因为南派找了水军的缘故,网上几乎是一边倒的质疑声,而且还有几个公知及无良媒体带节奏,阳华集团当前的风评极差。

“林董...”

“不行!事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难道还想叫我收手?更何况厂子都已经封了,你还想让他如何脱身?”司徒镜咬牙切齿道。

这一刻,林董显得尤为的孤立无援!

“什么?”

为了一个女人而牵扯出这么多,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后悔。

人们看向林阳的眼神也充满了讥讽意味儿。

律师团的人第一时间将林阳保释了出来。

苏家的辉煌...到了!

“你活该!”

“三大律师团之一吗?我听过,洛北明虽然也算是名人,但他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请的动方是民!一定是南派的人出的面!走,去听听。”林阳道。

“那官司...”

周围许多人也是或叹息或冷笑。

“你本来能跟我们苏家好好合作的,你本来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是可惜了,你太狂傲了!”

“燕京著名的三大律师团队之一,方是民律师团!”小刘声音有些发颤。

“这是你罪有应得!”

阳华集团,昙花一现。

“不了,我不进去了!”林阳突然道。

从各种角度来看,阳华都已是岌岌可危了...

“废话,当然继续,难道少了个混混,我就得认输吗?”司徒镜面色阴沉的低吼。

“谁?”

“不进去?”小刘愣了。

司徒镜手中的酒杯直接哆嗦一下落在了地上。

司徒镜瞪大眼,身躯微颤的说道:“他蔡文农没这个权利,他怎么管到这里来了?”

无数人捧腹。

到了这个时候,也的确不能收手。

“林董,请问你们阳华集团真的剽窃了三芝堂洛神医的祖传药方吗?”

那些记者们更是疯了一般的拍照。

哪怕他不是为了洛芊!

苏家...将会因为阳华集团的轰然倒塌而崛起!

“来了来了!林董来了!”

但洛北明不是司徒镜,他老谋深算,岂能看不出门道。

然而...林阳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你们错了,我不进去的原因可不是觉得我会输,相反,这场官司我赢定了,我站在这,是想看看待会儿你们会有怎样的表情!是想看看等一切都扭转过来时,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

“什么话?”林阳问。

“可是...司徒少爷,你知道带走昌伯的人是谁吗?”

张清恒、苏北等人冷笑连连,一个个眼里尽是得意。

“洛北明请的谁来打这场官司?”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