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的手段如何?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不会进这个大门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没打算赢

“你...你别得意!”

听到这话,方是民脸色煞白,他朝林阳狠狠的望了一眼,继而咬牙道:“爸,我是一名律师,既然我已经接受了委托人的案子,我就必须要尽到我自己的义务与责任,我不能离开!除非这场官司已经打完了!”

因为这个老人就是方宏!

记者们发了疯般的拍照询问。

却见方宏突然身躯动开,拿脑袋朝旁边的铁门撞过去。

方是民不能理解,但他知晓,光凭一个林董,还不足以让父亲这样做。

张清恒不由一愣:“你们一个刚刚起步的公司,规模能有多大?资产能有多少?如何跟我们斗?”

很快,方是民扬长而去。

苏珍不断的叫骂着,一张脸都扭曲了。

张清恒咬牙切齿,冷冷说道:“虽然官司你们赢了,但阳华集团造假及压榨工人的事还没完,你们股市大动荡,我们上宇集团已经开始发力了,你们就算不能完蛋,这一次也定叫你们元气大伤!”

“你...你...你...”

方是民缓缓抬头,哪还有半点名震国内的大律师的风范?

张清恒瞬间哑口了。

里面...绝对有什么隐情!!

“爸,你干什么?”他急切呼喊。

那模样...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很抱歉,违约的相关赔偿及法律责任,我会一并承担,对不起...”方是民沙哑道。

苏北与苏珍失魂落魄。

谁都没有想到局面居然会有这样巨大的反转。

方是民泪流满面,无比的纠结。

记者们也懵了,全拿着个话筒摄影机,怔怔的看着这骇人听闻的一幕。

有人骂林董,说是林董收买了方宏的父亲,利用方宏的父亲逼的方是民妥协。

林阳取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她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也包括苏北。

“这个...恐怕我只能跟你申请到70亿!”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钱收买?

方是民大惊失色,连忙拽住方宏。

尖叫、愕呼声不绝于耳。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一个个再看林董的眼已经充满了畏惧。

结局已定。

啪!

“貌似真的如林董说的那样,方是民连大门都没进啊。”

“臭小子,算你还算有些良心,快,跟我回去,跟我回去!”

方宏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都要碎了,但无可奈何,便拽着方是民的手,颤颤巍巍的朝路边的车行去。

一记巴掌狠狠的煽在了方是民的脸上。

林阳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几人。

“所以,你真觉得我们阳华集团就怕你们上宇集团了?”林阳突然道。

“爸,你...你不是去见郑伯吗?怎么会在这?”方是民不敢生气,只低着脑袋问。

起初见到方宏时他还觉得眼熟,后来在走出疗养院后,他才猛然惊觉,这个方宏似乎就是从燕京来的,仔细一想,方是民来这也不是巧合,便也释然了。

“我要了。”林阳平静道。

“啊?”

却见她挥舞着双手,凄厉的嘶喊着:“你是大律师,你收了钱,你就应该帮我们打这场官司!你怎么能出尔反尔?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狗东西,你去死!你去跟那个姓林的一起去死!”

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啊!

“爸,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听你的话,但这次我不能,如果我退缩了,我方是民的声誉便尽毁了!我还配是一名律师吗?我知道,肯定是这个林董搞了什么鬼,请得你出面制止我,但我得在这里表个态!我方是民绝不会离开!”方是民低着脑袋坚定道。

“虽然我们是刚刚起步,但你要说资产规模小,那我可就不答应了!”

他早就算到会有这一手。

“小子,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这事我来解决!”电话那边的郑南天沉声低喝,话语之中还有浓浓的怒气。

林阳淡淡一笑道:“有郑前辈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郑前辈,我还有个事想跟你讲。”

旁边的人急忙拦住了她。

而失去了方是民的洛北明,也仿若失去了柱梁的大殿,直接崩塌。

“什么事你说!”

他神情严肃,眼含怒气,死死的盯着方是民快步走来。

“父亲!”

“就是之前我拒绝的那笔补助金的事,我想问一下大概有多少?”

苏北惊恐的望着方是民,又望了眼那边的林董,突然间,一股寒意袭涌上来,他是从头寒到了脚。

“怎样?我的手段如何?”

从小到大,他从未忤逆过方宏任何,但今天不行!

得知方是民放弃开庭后,洛北明长叹一声,直接选择休庭,但他知道,这边已经没了胜算。

待站在方是民的面前时,他再是一喝:“抬起头来。”

方是民极为的敬畏他这个父亲,方宏对这个儿子管教的也是极为严格,如果让方宏出面,方是民定会收手。

“谁要你的赔偿?”这边的苏珍突然尖叫出声,直接冲了过去要撕咬方是民。

方宏得知之后,气急败坏,立刻杀出疗养院冲到了这儿来。

方是民呆住了。

方是民浑身一颤,一张清秀的脸写满了畏惧,人忙是低下了头。

来人是一名穿着白衬衫的老人。

“我要不在这,你险些要铸成大错了!听着,你马上给我滚回去,这案子我不准你插手!”方宏气的满面涨红,连连指道。

现场瞬间炸开了锅。

今天在这大庭广众下,他要是退了,那他还能在律师界混吗?

现场人已经轰动了。

有人用手机将这一幕传到了网上去,顷刻间,网络一片震动。

所以,林阳将方是民要替洛北明打官司告阳华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内通知到了方宏的耳里。

他林董哪怕有天大的本事,也驱使不动这种人呐!

“什么?”

发生这事之前,人们都不知方宏何许人也,只知其在燕京工作,为人低调,然而经过此事发酵后,很多人沉默了。

“太可怕了!”

他并未去怪方是民,而是在怪自己,仿佛是觉得这一切是自己的错。

因为方是民的父亲方宏...那可不是一般人物,哪是钱能收买的?

于是乎,剧情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你当真要不听父亲的话?好!好!好!既然这样,那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方律师!你...你怎么能这样?”张清恒率先回过神,急忙上前询问。

“林董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方是民屈服的?”

“你...你敢不听你老子的话?”方宏气的浑身哆嗦。

但这个猜想很快便被否定了。

林阳安静的看着。

方是民被打的连连后退,捂着脸,右脸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十分的气息。

他从未想过事情会如此的严重?

方宏浑身狂颤,老眼瞪得巨大,仿佛要从眼窝里掉出来,情绪无比的激动。

父亲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他宁愿死也要阻止自己?

“虽然洛北明这边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可证据这种东西也是可以造假的,没有方是民打这场官司,洛北明拿什么跟康佳豪斗?这场官司怕是没了。”

周围人瞬间傻眼了。

无数人的大脑顷刻是一片空白。

方是民的父亲!

方是民暗暗捏紧拳头,望着父亲那忽然之间苍老了十岁的面容,他一咬牙,泪洒当场,痛苦道:“爸,算了,我...我听你的,放弃这场官司!”

也从未见过父亲如此的痛苦,如此的自责。

“与其眼睁睁的看着你做傻事,我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你以为你护住了你自己的名声就相安无事了?你丢的是我方家的脸,你是要我方家做罪人啊!”方宏情绪激动,老泪纵横。

堂堂燕京三大律师之一的方是民,居然放弃了这场官司!

燕京副委计退休,老资历,忠党爱国。

是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