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后悔了吗?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给过你机会了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请您离开

徐霜玄似乎才意识到有人来,瞧见林阳后,她瞳孔一缩,旋而沙哑道:“怎么?你是来笑话我的?”

柳二爷抬起手,示意蓝毛不要说话,随后瞪着傅武咬牙道:“傅武,我问你,你最近还能联系上苦龙吗?”

虽然比不上三巨头,但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可在这个人面前,却是如此的卑微而可怜...

“啊!!!”

看到林阳离开,柳二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说完,便直接走向自己的918,上车点火,扬长而去。

咔嚓!

很快,918进了医院的大门,林阳顺着马海说的号码找到了徐霜玄所住的那个病房。

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冒出。

病房外的椅子上坐着个黑衣人,那是徐家派来保护徐霜玄的人,而此刻,病房门口进进出出都是来探望徐霜玄的,大部分都是江大的人,有老师也有学生。

柳二爷二话不说,便是对着蓝毛的膝盖狠狠的砸了过去。

“可以了。”

林阳扫了一眼,视线在傅武的身上多停留了几遍,开口道:“所有学生给我立刻沿着沿江路跑一百圈,没跑完不准离开,剩下的人柳二爷,你来处理!别出人命!”

蓝毛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声,整个人直接翻滚在地上,抱着已经耸拉碎裂的膝盖,凄厉的叫喊。

“柳二爷,你干什么呐?”

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为什么柳家二爷会对林阳如此恭敬,如此惧怕。

后面的柳家人都看不过眼了。

可是这种话是从柳二爷的嘴里冒出的啊!

林阳站在门口等待着。

“我...我会安排迁坟的。”柳二爷低声道。

“杀人了!”

“不走干什么?难道你想死吗?马上按照林董说的去做,立刻通知家主,通知族人,立刻搬离江城...对了,还有这些人,你留下来监督,让这些学生跑一百圈,有谁敢偷懒,就丢到江里喂鱼!至于这些人,全部给我打断一条腿!”柳二爷冲着傅武等人喊道。

整个人已经不成人样了。

.....

他闭起了双眼,心里头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便是双膝一弯,直接跪了下去。

咵嚓!

听到这话,柳二爷如蒙大赦,激动的连连磕头:“多谢林董,多谢林董!”

谁敢相信?

他说的话...能有假?

“林董,我愿意代表柳家将柳家所有财产全部拿出来,赠送给林董您,除此之外,我们柳家愿意连夜离开江城,并发誓此生再也不会回江城!只希望林先生能够原谅我的愚蠢与无知,饶了我柳家!”

那可是柳二爷啊!

林阳走来时,她也没有半点的反应,似乎周围的一切,她都没了兴趣...

但却无用,很快,他们便被柳家人揪住,一个个将腿打断。

人们哆哆嗦嗦,不知林阳要干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不!不要!”

傅武跟胖子是吓得连连后退,人都站不稳了。

林阳点点头,旋而又朝傅武那边望去。

柳二爷不敢犹豫,也知道自己不能犹豫,再抡起铁棍,对着蓝毛的两条胳膊挥去。

“二爷!”

别说苦龙,甚至连苦龙身边的人他都联系不到一个,这些人莫名之间全部失踪了,甚至连今世缘KTV都关门了。

江城灰色地带的三大支柱...居然全没了?

傅武更是惊的连连后退,双眼瞪大不可思议的望着柳二爷。

“二爷!”

柳二爷伸出手来,旁边的手下拿出一根铁棍,递给了他。

“林董...您...可满意?”柳二爷拿着铁棍的手都在颤抖。

联系?

“傅武,你怎么跟我二叔说话的?”蓝毛愤怒的顶了一句。

“哪些是学生?向前站一步。”

胖子、短发女及那一群富二代,眼珠子都快从眼窝里掉出来。

林阳平静的注视着晕厥的蓝毛,旋而再度摇了摇头。

这一声,柳二爷狠狠的吐了口气。

至于傅武一众,则是痛苦不堪的跑着步。

“你,跪下!”柳二爷冲蓝毛道。

徐霜玄的脸色很是憔悴,整个人躺在床上像死了一般,她的眼眶发红,面庞尽是泪痕,人也消瘦了许多,完全没有当初那青春靓丽的样子。

然而柳二爷却没有理会,而是望着林阳,低头道:“林...林董,这样...您可满意?”

柳二爷再度拿着铁棍,对着蓝毛的另一条腿狠狠砸去。

虽然傅武意识到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可想着苦龙在江城的能量,他又全部释然。

到了11点,探望的人都走的七七八八了,他才进了病房。

可如果不跑,那些被打断腿的富二代就是下场。

这回哪怕是傅武都意识到柳二爷所说的一切...怕是真的...

傅武张大了嘴,急促的呼吸着。

现场无数人当场傻掉了眼。

人们惶惶不安,头皮发麻。

在江城,有什么是干哥摆不平的?不用担心,这些都不用担心!

如果林阳还不满意,那他都不知道该打哪了。

“不必了。”林阳淡道:“死者为大,动土不利,每年你们柳家人可以回江城祭祖,另外你们柳家的资产留下一半带走吧,另外一半给我捐给贫困山区!明天下午五点,这是你们最后的期限,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林阳到床边坐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蓝毛因为剧烈的疼痛,直接晕厥过去了。

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咵嚓!

假的吧?

触目惊心的声音响起。

说完,竟是冲着林阳重重的磕了一头。

后面的人急忙将他扶起。

毕竟徐霜玄的这种事,是她自作自受,她本就有隐疾,还不肯听劝,喝下了那杯酒,会有这种下场怨不得谁。

随着柳二爷的这一嗓子冒出,现场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晕厥的蓝毛再度被疼醒,再度昏死。

“二叔,你...你是要我给他下跪?”蓝毛一脸震惊。

傅武呼吸发颤。

林阳将削好的苹果放在嘴里咬上一口,边咀嚼边说道:“怎样?徐霜玄,你后悔了吗?”

“是的。”

一百圈,怕是跑到天亮都跑不完吧?

但下一秒,柳二爷又爆出一个惊人的料。

傅武绝不相信,更不能接受...

咔嚓...

柳二爷冷喝道。

人们冷汗涔涔,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终于,林阳发了声。

林阳拍了拍身上沾着的烟灰,而后淡淡的看了柳二爷一眼:“祭祖一般在哪?”

“啊?”

那些富二代们哪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个个凄厉呼喊,四处逃窜。

恐怕下一棍,就得杀了蓝毛了...

傅武竭力的安慰着自己。

除此之外,还配了一个心理辅导师。

联系个屁!

.....

这个林董...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既然联系不上,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傅武,你就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昌伯没了,龚喜云也已经在为林董办事,至于你那干哥苦龙,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已经不在了!整个江城,已经没有灰色地带的人了!我劝你赶紧向林董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这一言,可以说是把所有人的脑壳都得震没了。

傅武更是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却见柳二爷深吸了口气,拽着蓝毛走了过来,立在了林阳的面前。

“二爷,难道...难道我们真的要离开江城吗?”有人不甘的问。

“快,把这个畜生带到医院去治疗,不要太深入的治疗,简单包扎下就转到省外去!”柳二爷忙道。

好一会儿,他才哆嗦的喊道:“放屁!我干哥怎么会死了?你以为他是什么人?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看着那些人凄惨的模样,傅武几人哪还敢偷懒?

解决了柳家的事情,林阳便驱车直朝医院驰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