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警告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喜欢隔夜仇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手术失败

这一巴掌的力量简直强到离谱,哪像是林阳这种身材清瘦的人能挥出的?

“接下来是你的双腿。”

而这时,一名护士走了进来。

周博弈整个人已如烂泥般倒在地上,疼的几乎晕厥,再想与林阳搏斗,已经是奢望了。

周博弈低吼,再是冲去,一拳如虎,扑轰而来。

咵嚓!

“要你早遇见我,可能你就拿不到冠军了。”

周博弈气急,他活这么大岁数,有过失败,但从没被人这般嘲讽,而且还是被一个如此年轻的家伙嘲讽!

吧嗒!

“带他去医院吧,告诉华满晨,我的老婆不是他能动的!滚吧!”林阳淡淡说道。

“诶,话不能这么说,你既然要离婚了,那总归也是要结婚的嘛,你那么年轻,而且也未经人事,小阳耽误了你三年,这一次你不能再耽误了。”苏广语重心长道。

他想要反击,但根本无用。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要你好看!”

苏颜没再吭声。

“出事了?”华满晨脸色微怔。

“伯父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别人林阳也很好啊。”华满晨微笑道。

他哪忍得了?

他的拳头对林阳来讲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砰!

“小颜,听说你打算跟林阳离婚,是不是真的?”这时,苏广朝那边正在忙活的苏颜问了一句。

后面的司机呆呆的看着这恐怖的一幕,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哪个是张晴雨的家属?”护士喊道。

“我去交住院费了,华大哥,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苏颜起身,沉沉说道,便朝外头走去。

林阳毫不客气,再起一掌砸了过去。

但在苏广父女的心中,也只有华满晨有这个经济实力了...

周博弈疯狂后退,两只脚踩的噔噔作响,等稳住身躯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双臂都麻了。

“少爷!”

尤其是在得知华满晨借给苏颜两百万时,苏广是感慨万分。

“有人...把母亲的手术费交了!”苏颜呐呐的说道。

苏颜心情复杂。

“满晨啊,你说这要是你早几年遇见我家苏颜,我家苏颜也不至于是这样的命呐!”他叹气说道。

说完,周博弈直接摆开了架势,老脸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是认识周博弈的,也知道这个老人有多么厉害。

“女儿,你要好好把握啊!”他再是小声说道。

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朝华满晨望去。

一只铁拳瞬间砸在了他双臂交错位置,蛮横而霸道的力量瞬间作用在周博弈的身上。

华满晨本还是想看苏颜羞涩的模样,见其情绪如此激动,便知道苏颜还未能接受他,当即忙道:“伯父,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您不要逼小颜了,就让我们随缘吧。”

周博弈疼的满头大汗,冷汗涔涔。

周博弈老眼瞪大。

何其迅猛的速度!

华满晨笑了笑,没说话,但眼底深处尽是得意。

可林阳依然是那副漠然的样子,面无表情,也看不出什么认真。

“啊!!!”

司机吓得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周博弈脸色发沉,那司机已是躲的远远地,不敢靠近。

周博弈大惊失色,急忙后撤双臂交错横于面前。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怎么?自由搏击冠军就这点实力吗?真是叫人失望。”林阳连连摇头。

“这...”司机神情犹豫,支吾了半天却没回答。

“小颜,怎么了?”苏广错愕的问。

“爸,你...”苏颜气的是满面涨红,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就在华满晨正要开口时,门外响起了一声低唤。

拳头与巴掌撞击时发出的声音冒出。

这要是砸在普通人身上,怕是早就把人给锤晕了吧?

咵嚓!

但在拳头快要临近林阳的刹那,林阳突然抬手,一把抓住了那冲来的拳头。

若非亲眼所见,那司机根本不敢相信这种事...

能让苏广都看不起,可想而知这样的人有多废?

“哼!”

华满晨也是一愣,但很快他便恢复过来,面带微笑,也不说话。

华满晨这才走出了病房。

砰!

那司机颤抖的扛起周博弈,战战兢兢的朝前跑去。

“什么?”

“是...是...”

“我是,护士小姐,怎么了?”苏颜忙问。

“事情都办好了吧?”华满晨冷笑一声冲司机问。

“你要断我四肢,那我断你四肢,不过分吧?”林阳淡道,继而反手一拳砸向周博弈的胳膊肘。

周博弈的身躯立刻如同皮球般飞了出去,而后重重的摔在了司机的面前,人一动不动,已经晕厥过去了。

周博弈再度发出凄惨的叫声。

“只可惜了,你在我眼中,只是个无用的绵羊。”他淡淡说道。

医院病房内。

氛围十分融洽。

苍劲的力量足有数百斤之重,这份力量,已经足能将一名一米八的壮汉给砸飞。

林阳抬起了一只拳头道。

苏颜脸色一变,低声道:“爸,这事你就别管了。”

随后便看周博弈的攻势骤然停止。

话音落下时,他倏然双瞳一睁,寒意爆发,双脚动开,人如幻影般冲向周博弈。

“什么?”

“接着是另外一只手!”

“你忙,你忙!”苏广忙道。

这些年来,他帮华满晨解决了不知多少棘手的刺头,无论是职业打手还是退伍兵人,都被他收拾过,他也几乎没有吃过亏。

但她不吭声,对华满晨而言就是天大的好事。

林阳暗哼一声,钻上918继续朝疗养院开去。

碰到这小小江城里的一个赘婿,周博弈居然坚持不了两招,就被对方废掉了四肢...

脆响声接连而起。

“爸,你什么意思?”苏颜神情难看了,猛地质问道。

“四百万,不算多。”华满晨随口笑道。

华满晨瞳孔一涨,头皮发麻。

周博弈倒抽凉气。

苏颜搓了条毛病为苏广擦着脸。

“啊!!!”

“周师...住院了。”司机低声说道:“他被林阳打断了四肢,被我送了回来,这次任务失败了。”

“小颜,你先照顾下伯父,我去去就来!”

“嗯。”苏颜随口道。

但今天。

华满晨面带微笑的立在旁边,与苏广聊着天。

好大的力气!

“年少轻狂!我拿下全国冠军的时候还没有你呢!”周博弈冷道。

“唉,真是个好孩子啊。”苏广叹了口气,对华满晨的印象再度增幅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什么?”苏广也大为吃惊。

咵嚓!

这时,林阳一脚踹了过去。

“唉,林阳这孩子,其实也很不错,心也善,也孝顺,但他终归只是赘婿,终归没啥才干,认识些显贵有了些脉络,却也不去运用,混到现在也没混出个名堂,这孩子,可能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苏广摇头叹气。

华满晨看了眼来人,正是自己的司机,便对苏广笑道:“伯父,我先失陪一下。”

“是你交的?”苏颜询问。

什么?

周博弈老眼眯起,沉声道:“原本以为我这次过来是对付只没用的绵羊,却不曾想实际是头凶狼!很好!很好...看样子我这一趟还是有些乐子的!”

“爸的意思还不够直白吗?你看别人满晨,对你也算是一片真心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啊。”苏广道。

“有趣,有趣!”

咵嚓!

苏广是欣喜连连。

苏广满脸微笑看着华满晨的眼是越看越喜欢。

苏颜扫了一眼,当即愣住了。

“哦,这是你们这次的手术费清单,你核对一下。”护士小姐说道,便将一张单子递给了苏颜。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