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手术失败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警告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不准你出手!

司机立刻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

苏广不断的抹着眼泪,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无数。

“是。”

“放心,收拾个废物而已,能大到哪去?”华满晨冷笑了下,便挥了挥手:“去办吧。”

苏颜一听,秋眸微黯,没有说话。

“臭婊子,装什么清纯?等我拿了你一血,再看看你还怎么跟我装!”

“请你自重,华大哥。”苏颜沙哑道。

华满晨一听,愕然无比。

“按时吃药。”林阳将买来的药放在一旁,便要离开。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华满晨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嗓音干涩的问。

“林董,医院那边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目前只有您能救张晴雨了,您看...”马海迟疑了下说。

市人民医院。

可苏颜却很是巧妙的躲了过去。

苏颜迟疑了下,倏然道:“华大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清楚。”

“医生,你可一定要救救我老婆啊!求求您了医生!我给您跪下了!”

“怎么了?”林阳淡问。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郑南天突然道。

苏颜说道,旋而转身入了病房。

“你们手术前明明说这个手术一定能成功的,现在又跟我说这一套,混蛋,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

“这个小林...有心事啊。”郑南天感慨一声。

“马上给我安排,我来给张晴雨治疗,快!”

“小颜,你别难过,张伯母那边,我有办法!保证能让她安然无恙!”

等她看到了这栋房子,她应该不会再怀疑林阳的话了吧?

“那少爷,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司机问。

“发生什么事了?”

“林董,出问题了,张晴雨的手术出现意外,张晴雨目前的状况极度糟糕!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马海沉道。

林阳愣了。

苏颜走了出来。

华满晨脸色发沉。

“这位先生,我们医院已经跟国际卫生组织的安娜小姐有过合作,医院所用的医疗设备都是最先进的,实际上我们这边不报太大希望,国内各个地方基本都是如此,你能有什么办法让张女士病情稳定?”那医生有些生气的说道。

公司也没床,晚上就到洛芊的医馆住,至于世纪豪情的房子则交由装修公司负责,林阳打算找个时间去买套家具,等房子装修好了,就把苏颜接过来住。

马海问询,连忙安排。

“是啊,好啊!好啊!”郑南天的情绪也十分的激动,连连感慨,老眼爆发出阵阵精光。

“你先去忙吧,这一次,多谢你。”

华满晨呼吸一紧,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忙温柔道:“什么事?你说。”

“虽然你目前还没有跟他离婚,但我知道,你迟早会跟他离婚的,小颜,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

“不必了将军,我家里还有点事。”林阳笑了笑。

华满晨深情的说着,便要去抓苏颜的手。

苏颜侧首,没有说话。

“就是那个...华大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想法,但是...我终归是有夫之妇,我不想让人说闲话,所以...”苏颜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颜,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华满晨轻声道。

“小林,别急着走,留下来吃个饭嘛。”郑南天忙道。

华满晨眯着眼望着苏颜的倩影,人暗暗舔了舔舌头,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

“爸,你别乱来!”苏颜哽咽着,将苏广扶起。

“守长,太好了!”小赵欣喜不已。

“这...这怎么可能?他的身手这么好?”

“华少,这个林阳看起来没有咱们表面上那么简单,咱们得小心些啊。”司机道。

华满晨愣了下,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阴毒,但还是面带微笑温柔道:“小颜,我懂你的意思。”

疗养院内。

林阳将银针逐一收起,对着郑南天道:“郑将军的身体素质比我想象中要强不少,这伤势的恢复也出乎了我的预料,我原本以为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看来,两周差不多就能完全恢复过来了,再施几针,应该就没问题了。”

终归他的伤势不允许他这么做,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但在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

“怎么会这样?手术怎么会失败?”

“华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妈真的有救吗?”苏颜急切道。

这话一出,苏颜急忙望向声源,才发现说话的人,赫然是那华满晨...

.....

苏颜急忙阻止苏广,但自己已经是哭成了泪人。

“这都是你那无能的老公造成的,家逢巨变,他却没有帮你出一分力,这个时候,这一切都要你来承担,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小颜,你太委屈了,你不该承受这些,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华满晨再度说道。

出了疗养院,林阳便回了公司。

显然,他雄心不死!

.....

“没人敢这样得罪本少,既然这个林阳反击了,那我就得让他知道反抗本少的下场是什么,去,给家里打个电话,把周师的事跟我爸妈说一下,尤其是我爸,他跟周师亦师亦友,是绝不能忍受周师如此,就让我爸来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林阳吧。”

病床上的苏广激动的喊着,人便要从床上翻下来。

“爸!”

林阳一愣,旋而摇了摇头,便朝外头走去。

“华少,我啥时候跟您开过玩笑?周师就在318号病房呢,不信您去看看!”司机哭丧着脸道。

“没什么,一点小事。”华满晨笑了笑。

“哼,身手好又怎样?你以为这是古代啊?,讲究谁的功夫厉害?他身手再好,比得过枪子儿吗?他力气再大,比的过我人多吗?”华满晨冷哼一声。

“差不多了。”

然而人刚刚从家具市场出来,马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秦柏松!”

“当然。”华满晨微笑道。

“好的守长!”

“得了别人这么多好处,哪能不上点心?小赵,去,调查一下,看看这小林碰到什么麻烦了,如果是些那种麻烦,那就出手帮一帮吧,这个小子,以后定是国家栋梁,得好好栽培!”郑南天道。

苏颜满面苍白,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医生。

“苏小姐,苏先生,我们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没有哪场手术是能百分之百成功的,但我们能保证的是我们能够尽力,张女士的情况虽然很不乐观,但还有一线希望,你们请不要放弃。”医生劝慰道。

“究竟怎么回事?”他压低了嗓音问。

华满晨说着,便转身朝周博弈的病房行去。

“总之你的钱我很快会还给你的,我的公司虽然在起步阶段,但前景很好,而且我已经把房子挂到中介去出售了,给我三个月,不,一个月,我就把你的钱还清。”苏颜忙道。

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苏颜的心坎上。

司机跑了下去。

.....

“谁?”医生问。

华满晨却是面带微笑,古井无波的说:“我只需说一个人,你就知道了。”

“什么?”

苏广情绪十分激动,令人惊诧的是他这个老实人居然如此愤怒,竟要从床上跳起来扑向医生。

“嗯。”

林阳低喝,立刻驱车朝医院赶去。

“哦,我可能太急了,抱歉抱歉...”华满晨略显歉意道。

第二日,林阳去了趟家具市场,定制了一批上等家具。

“林先生虽然年轻,但本事不小,守长您不必担心。”小赵道。

“这...少爷,会不会把事情闹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