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好戏上演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拦截林神医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巴不得张晴雨现在就去死!张晴雨一死,苏颜心灰意冷,必然会跟林阳吹了,事情差不多要成了。”华满晨眯着眼笑道。

“这里你来处理吧,我现在去医院。”

这话一出,苏颜小脸瞬间苍白了无数。

便看狼哥的身躯疯狂的颤抖着,满是鲜血的嘴竟是吐出了泡沫,整个人也萎靡了不少,如被电流覆盖,片刻后,他便没了声息,倒在了地上。

摔个跤就会骨折?他的身体是纸糊的吗?那岂不是连过重的东西都拿不起了?这样一来,狼哥跟废了有什么区别?

“林神医到了!”

但他们前脚刚迈,便听到跑车的轰鸣声驶来,随后一袭正装戴着礼帽的人下了车。

这一会儿他对林阳的态度不仅仅是尊敬那么简单,而是由内而外发自内心的敬仰!

有人急问。

“林董,您有什么吩咐?”马海微颤,忙恭敬道。

人们惊恐呼喊。

那些大汉不再犹豫,齐齐拔枪,对准了林阳。

“热烈欢迎江城医协会会长林神医来我院考察。”

“你也就这点手段了!”

他一直以为林阳只是医术厉害,却没想到不光是医术,他的身手也恐怖到令人难以置信。

“什么意思?”

银针刺在他的背部,因为没有扎在穴位上,所以并没有任何影响。

横幅一出,医院内外都沸腾了。

罢了!

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苦啊。

林阳的一根针已经刺在了他的胸口。

马海一听,头皮发麻。

狼哥呼吸一颤,疯一般的朝最近的那名大汉冲去,直接把他手中的枪抢过来。

苏颜大惊失色。

这时,林阳开了口。

二人面带微笑,朝医院里面走去。

“我是,怎么了?”苏颜一愣。

“什么?”狼哥大骇。

这话一落,现场沸腾起来。

手指轻轻一掰。

华满晨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尽是得意。

这群雇佣兵出了手,那他就算不死也得被废!

林阳将军刀抛下,捏着银针走来。

狼哥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望着两侧的同伴,一个个头皮都在颤麻。

军刀竟被折成了两半。

然而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话一出,不少人失望无比。

车里面的人吓了一大跳,也不再管马海了,疯一般的冲了出来。

但狼哥显然有所准备,猛然转身背对着林阳。

哧!

定目望去,他那握着手枪的手掌已经落在了地上,鲜血疯狂喷涌,疼痛感这才袭涌上来。

林阳走了过来,脸如寒霜阴森至极。

秦老那边已经不来了,如果林神医也来不了...那不就完了?

哐当!

“呵呵,区区一个小医生,阿狼不可能对付不了,走吧,进去坐,太阳太大了,咱就不到这待了,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医协会的人很是无奈的开口道:“抱歉,林神医的车子在路上被人追尾了,他让我们先来,他应该很快就到了。”

紧接着,他便觉手腕一凉。

华满晨跟着司机阿勇也在等候,不过此刻的他是满脸的冷笑。

“医协会的车到了!”

“退伍雇佣兵?想不到华满晨居然能请到你们这群亡命之徒,看样子他真的是要对我往死里整啊!”

咚!

他一度以为自己跟华满晨之间只是些简单的争风吃醋,但他低估了这个人的阴狠。

“叫龚喜云带人把人民医院守住,不准让华满晨跑了,这笔账,我要好好跟华满晨算!”林阳面无表情道。

狼哥喝喊一声,突然提刀刺向林阳。

那军刀如同毒蛇獠牙,直朝林阳的心脏刺去。

狼哥本来就是刀尖上舔血的狠角色,看到林阳实力这般可怕,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一出手就是杀招,这赫然是要把此人置于死地。

而林阳则继续朝狼哥走。

“好嘞!”

然而医协会上下来的只是些医协会的人,并未看到林神医的身影。

“少爷,狼哥他们成了!”

林阳再度挥针。

狼哥凄惨的嘶吼着,人连连后退,竭力的捂着自己的手腕。

既然对方如此狠毒,他也不必再有什么顾忌了。

“我也去!”苏广也急了。

“啊!!”

二人立刻朝医院里面跑去。

“杀,给我杀了他,拿家伙出来,杀了他!”狼哥凄厉的吼着。

“你太客气了,不过小颜,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讲。”

而司机阿勇却连连拍手。

“放心,他没死,我只是破坏了他的身体的部分机能,让他看起来不会那么强壮。”

“马海!”

刚要离开的华满晨步伐当场僵住了...

却见那医生急切道:“病人大出血,现在情况很严峻,你快点跟我去配对血型!快!”

林阳说着,已经靠近了狼哥。

马海浑身一颤,本还想说什么,但看林阳那张冷冽的脸,便把一肚子话吞了下去。

“林董,你...你杀人了?”马海颤抖呼喊。

狼哥瞬间如飞出去的皮球,直接撞在了后面的商务车上。

整个车身瞬间凹陷下去,狼哥七荤八素,皮开肉绽,胸口凹陷下去了一大块,嘴里不断地吐着鲜血。

“谁是苏颜?”

下一秒,一只脚狠狠踹在狼哥的胸口上!

苏颜忐忑的很。

狼哥艰难的起身,望着走来的林阳,浑身疯狂的哆嗦。

“林神医呢?”

呼喊声响起。

林阳淡道,转身便上了车,朝市医院赶去。

“是针,是他那根针!”

“什么?”

“小颜,秦老那边刚刚来电话了,他说他收到了林神医会来的消息,所以他就不打算过来了,实在抱歉。”华满晨满脸愧疚道。

“少爷,看这样子,张晴雨撑不了多久了。”

这时,呼声响起。

马海趁机也逃了出来,跑到了林阳的身后。

但在他转身的刹那,一道寒光掠过他的双眼。

苏颜早早就在医院门口等着,苏广也坐着轮椅到了场。

嗖!

但就在刀尖快要扎入林阳体内的刹那,两根手指突然移来,精准的夹住了那口锋利的军刀。

空手断刃?

马海心中暗叹,掏出电话给龚喜云拨去。

“就是说他以后走路都得小心点了,如果摔了跤,也会轻易骨折。”林阳淡道。

至于林阳,已是提着半截被掰断的军刀站在他的面前。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狼哥惊恐的尖叫。

“没事的华大哥,谢谢你。”苏颜挤出笑容。

要跟华家打,那就打吧!事已至此,也没必要再啰嗦了。

而此刻,市医院的大门处,已经拉开了一条长长的横幅。

“你惹不起的人!”

“啊?我的手!”

许多闻讯而来的新闻工作者们更是哗啦啦的聚集到了医院门口。

但就在他们要扣动扳机时,一枚枚纤细的银针再度飞出,精准的扎在了他们的手腕上,他们的手指立刻不能动弹。

狼哥面目狰狞,猛然拔枪转身,欲扣动扳机。

“那就是...如果林神医来不了医院,那该怎么办?”华满晨故作小心的问。

前面的医院高层跟记者们哗啦啦的冲了过去。

“什么话?”苏颜好奇的问。

“队长,我们的手不能动了!!”

现场沸腾一片。

“你到底是什么人?”狼哥眼里荡漾着狰狞,咬着牙说道。

他那张脸已经被震惊写满了。

“小颜,淡定点,医协会都打电话来了,肯定会来的。”苏广安慰道。

但在这时,一名医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我...我不知道...”苏颜小脸慌张,有些手足无措。

他的匕首狠厉而残暴,速度迅猛至极,一个呼吸不到,便要临近林阳的心脏。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