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的东西你碰不得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三章 撕破脸皮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华母的警告

“要不找个时间跟林董说说吧,否则再这样下去,我们便是四面楚歌了...”

咵嚓!

顷刻间,华满晨整个人躺在了地上,身躯就像是被电流覆盖了一样颤个没完,同时他的腹部涌起一阵暖流,下面更是发生了反应。

...

没过多久,那些人松开了手,华满晨就像一滩烂泥般倒在了地上,人已经快要晕厥过去。

啪!

此刻的工厂里头站满了人。

“马总,这样会不会太难了!”

林阳直接抡起棍子,对着他的胳膊就是一下。

华满晨直接被抽翻在了地上。

究竟谁这么大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华满晨虚弱的喊着,声如蚊呐。

华满晨失声呼出。

然而下一秒,司机突然从上衣内侧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在华满晨的眼前晃了下。

等林阳坐着他的918离开后,旁边的龚喜云是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开了口。

这个人是谁?

华满晨吓得路都不敢走了。

“不是我要与华家为敌,而是华家已经与我为敌了!”

“我也觉得太难了,但林董都发了话,咱们也没办法啊!”马海叹息连连:“这边又得罪了南派,那边再与上沪华家交手,咱们阳华集团...真的能撑住吗?”

但林阳没有回答他,而是撩起他的衣服,再度扎了根针在他的小腹处。

顷刻间,华满晨浑身哆嗦了下,打了个寒颤。

华满晨吓得脸都白了,他战战兢兢瞪大双眼看着林阳,头皮颤麻,歇斯底里但却显得十分虚弱的喊道:“你...你废了我?你废了我??我跟你不共戴天!林阳!我跟你不共戴天!”

“没什么,只是让你以后不能人道而已。”林阳道。

“我知道,不过这也不怪林董,毕竟这个人居然敢对林董的妻子图谋不轨,也难怪林董会这么生气...喜云啊,这段时间你多忙些,盯着南派那边,也派些人看着下上沪华家那头,我会找个时间跟林董好好说说的,辛苦你了。”

这种地方人烟罕见,最适合做什么是不必多说了...

林阳淡道,便拿起了旁边准备好的一根棍子走了过去。

马海不语。

华满晨怒气冲冲的瞪着那人,继而又瞪着林阳吼道:“你想死吗?你知道我们华家是什么能量吗?你要与我华家为敌吗?”

“那林董的意思是...”

“下来吧!”

“不干什么!”

“你做了什么?”华满晨颤抖的喊着。

然而那开车的人似乎就像是没听到华满晨的话一样,完全不予理会,继续开着他的车。

周围的人皆皱着眉头暗暗后退。

林阳淡道,继而转身离开。

有龚喜云,有马海,还有大量江城灰色地带的人。

华满晨心头忐忑不安,呼吸也急促了无数。

“舒服吗?”林阳冰冷的问。

“你...放开我!快放开我!”华满晨疯狂的挣扎着,歇斯底里的喊着,但却没有任何作用。

林阳走了过去,一把揪住了华满晨的头发,将他脑袋提了起来。

可当他再朝前行去时,才发现这帮人的中间摆放着张椅子,而椅子上...居然是那林阳!!

而入了废弃工厂,华满晨的头皮不由发麻。

很快,华满晨便没了动静,整个人意外的消瘦了许多,脸也苍白至极,双眼无精打采,毫无半点光泽,仿佛已经快要死去了...

对方在明知道他是谁的前提下还敢绑他?这足以可见,对方压根不在乎自己背后是有什么能量!

“把他送回上沪华家,算是给华家的警告吧!这场仗已经打开,无法避免了,那就战到底,更何况对我来讲,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让他做个废物不是更好!”

但却没用。

他的四肢全部被敲断,胸口的骨头都断了好几根,浑身不断的哆嗦着,已没有了任何反抗的手段。

周遭人全部被林阳这凶残而恐怖的手段所惊骇到。

“我...我华家...会报仇的...”华满晨竭力的睁着双眼沙哑说道。

一记记清脆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知道多少骨头断了。

“林董!”

咵嚓!

华满晨的胳膊当场被打断,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尤为明显。

司机下了车,拿着手枪对着华满晨。

也不知是开了多久,车子在郊外的一家废弃工厂前停下。

“你以为杀了他,上沪华家就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吗?”林阳摇了摇头:“杀人灭口,这实在是太愚蠢了,更何况一旦这么做,我们反倒是会留下把柄给上沪华家,那个时候他们就占理了,他们对付我们也会更加的容易!”

怎么回事?你是谁?给我停下!快点停车!”

马海走来,凝声道:“既然您废掉了华满晨,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此人解决掉,免得他回去后会找我们的麻烦!”

华满晨立刻转身想要逃跑,但旁边的人早就反应过来,直接伸出双手死死的摁在了华满晨的肩膀上,将他拽在了原地。

他脸色难看,凝声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得告诉你我是谁,我叫华满晨,是上沪华家的人,如果你不想死,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放了我,否则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碰我!”

他趴在地上,脸上是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可这还不够。

这一言,可以说是让华满晨的心都凉了半截。

但凡有些眼界的人肯定都听过华家,对于这个庞然大物,怕是没有谁愿意招惹。

“你...你敢打我?”

看到这,华满晨脸都白了数圈不止。

“你敢打我老婆的主意,咱们之间就已经有了血海深仇,我这个人就是有这种毛病,我的东西,谁都碰不得,碰了,就得死!明白吗?”

“是你这个废物?”

华满晨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只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什么?”

“华公子,你是谁,你背后有什么能量我一清二楚,所以你不必多说什么!”司机说道。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华满晨怒了,再是一喝。

坐在后排的华满晨意识到不对,立刻嘶喊着,要去抓司机。

林阳拔出一根针,在华满晨的眼前晃了下,随后轻轻的刺在了他的眉心。

华满晨不敢反抗,只能硬着头皮跟那人走下了车。

现在的华满晨,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了。

然而他这话一落,旁边的人立刻冲过来一巴掌抽在了华满晨的身上。

林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朝华满晨走了过去。

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眼神阴冷的盯着走进来的华满晨,那模样恨不得是要将华满晨给生吞活剥。

两侧的人全部瞪大了眼望着华满晨,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阳,等一下,等一下...咱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怨,你不要乱来,真的,就当是我错了...”华满晨哆哆嗦嗦,急切嘶喊。

“不辛苦...”

咵嚓!

林阳掂着棍子说道。

华满晨浑身一颤,立刻老实了许多。

只见他满面潮红,嘴巴长的巨大,一副快要升天了的样子,接着阵阵骚味儿弥漫开来。

华满晨脸色一怔,眼里流露出浓浓的骇意:“你想干什么?”

林阳再度抡起棍子,疯狂的朝他身上砸去。

他情绪尤为激动,还想起身去打林阳,但因为过度的虚弱加上激动的情绪,华满晨直接晕厥了过去。

“你...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保证要你没好果子吃!”华满晨嘶喊着。

“啊!!!”

“快点走!”司机低喝,枪口顶着华满晨的背部朝废弃工厂内走去。

然而华满晨却没有停下,而是不断的颤抖,不断的哆嗦,他的裤子已经湿透了,被大量粘稠的液体打湿。

咵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