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林阳的愤怒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华母的警告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张家还有希望吗?

二人再简单的为苏颜处理了下伤口,便为她穿上衣服,送到市医院疗养。

她相信哪怕是自己的爷爷再练个十年,怕都不会有这样可怕的针术!

他也不是个喜欢被动的人,对方都杀到江城来了,若还无动于衷,只会坐以待毙。

“游龙针法...”林阳虚弱道。

周围围满了人,有人拨打救护车,有人拨打交警电话。

林阳没说话,等针一烧好,便刺进了苏颜的胸口,随后再度排针,仔细的捻转提插着。

洛芊赶忙将他扶起。

车头已经凹陷下去,模样极为的惨烈。

这话一落,司机脸色一边,冷问:“你什么意思?”

“跟你有什么关系?很快你就会成为一个残废了。”司机淡笑道。

司机的身躯直接被这冲过来的轿车撞飞,且顶到了自己的车子上,当场被撞成了夹心,径直死去。

“她的内脏遭受撞击,肺部出血,血管破裂,情况很危急!小芊,快烧针!”林阳急吼。

“好。”洛芊有些担忧,但还是点点头。

哐当!

龚喜云的人匆匆离开了。

闷响冒出。

林阳忙是横抱着苏颜朝诊所跑。

他看了眼那雪佛兰轿车的车牌,又望了眼司机,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心里头已是一片沉冷。

洛芊浑身一颤,立刻冲进了诊所。

他知道,不解决掉广柳的威胁,他没有一日能安宁。

但林阳并未就此放松警惕。

却见林阳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双掌齐举,悬于那些银针上,随后双臂疾动,手指快速在那些银针上穿梭。

洛芊呢喃一声,却是不曾听过,只得再问:“小颜情况如何?她没事吧?”

林阳如此持续了足足十分钟,而这十分钟,苏颜的脸色明显好了不少,嘴里也不再吐出血来,就连那几乎快要断掉的呼吸都续了过来。

林阳没有说话,只是后退了几步,双眼狰狞的盯着他。

每一根银针都在轻轻的颤抖着,仿佛有一股气流在拨动着它们,十分的神奇。

小颜!”

周围的人全部吓了一大跳,纷纷朝后退去。

“这...这是什么?”洛芊下意识的问道。

洛芊凄呼一声,冲了过去。

“怎么了?”林阳沉问。

“刚才那位出车祸的人是我妻子,我刚刚已经为她进行了抢救,你们暂时不方便进去。”林阳寒着眼望着那司机道。

车牌是来自于广柳,而这司机也是一口广柳口音。

这时...

林阳直接朝那人走了过去。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成了这样?”她呜咽的喊道。

她何时见过这样诡异而玄妙的景象。

“不行。”二人直接拒绝。

那司机急了,立刻上前几步要询问林阳。

“没什么,没事的。”

“原来你是受害者的丈夫,那就好办了。”同志点了点头,便问了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别紧张,我不会动你。”林阳淡道,旋而压低了嗓音:“至少不会是在这里。”

“是。”

“放心,我不会做出什么冲动之举,更何况我妻子并没有生命危险,我犯不着动他,那样我不是拿不到赔偿款了吗?”林阳笑道。

滴滴滴!!

洛芊头皮发麻。

林阳回到了屋子。

这还是中医针灸的范畴当中吗?

林阳眼神微凝,将帘子拉上遮住苏颜,便冲着洛芊道:“小颜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她,我去外面看看。”

只见此刻的苏颜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当场昏迷不醒,而在她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雪佛兰轿车。

那人闻声,呼吸顿紧,但不敢反驳,忙是点头:“好的林董。”

林阳露出微笑,安慰说道。

“你想干什么?”司机皱眉道。

不一会儿,苏颜的身上遍布着上百根银针。

神针!

林阳闭起双眼,沉默了片刻道:“两位同志,能否让我跟这位先生简单的谈几句话。”

司机立刻从驾驶位上下来,双手抱头蹲伏在了地上。

“开漠人在哪?”林阳阴冷的问。

然而就在林阳准备行动时,马海的电话却在这时打了过来。

这起事故很快便被定性为简单的交通事故,目前苏颜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而司机在测试后也没有酒驾毒驾,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商榷赔偿事宜。

大清早的,怎会发生这种事?而且这条路如此狭窄,谁会疯一般的开这么快?

龚喜云立刻领着自己的人二十四小时在医院轮岗。

路人急忙让开了路。

但那名撞倒苏颜的司机早就被装成了一坨烂泥,救护车来了也只是收尸。

“我会不会成为残废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死人了。”林阳道。

敲门声响起。

一阵喇叭声响起。

“干得好,马上给我全城搜查开家、越家的人。”林阳冰冷说道:“虽然我对苏颜没有多少感情,可她终归是我的老婆,这一次,我不想手软,但凡抓到开家跟越家的人,都废了,一个都不要留!”

“你好,请问你是这里的医生吗?受害者的情况如何了?”一同志询问。

一旁烧针的洛芊直接哭了出来。

真正的神针呐!

“是...”

司机还是有些忌惮的,人不由后退了一步。

“林董。”旁边走出来一名男子,正是龚喜云的手下。

“是开家派你来的吧?”林阳问道。

“统统闪开!”

便看那些银针是起了又落,落了又起,针如风,亦如电,隐约之间,似有一条气化的游龙在苏颜的身上旋动。

笃笃笃。

看到这一幕,林阳的头皮都快炸开了,他疯一般的冲了过去,急忙趴在地上检查起苏颜的状况。

旁边的洛芊完全看傻了。

二人迟疑了下,最终是点了点头。

到了内堂,林阳立刻将门关上,解开苏颜的衣服,同时抓来药草,放嘴里咀嚼,而后涂抹在她的伤口上。

现场人立刻联系救护车。

当然,这一回林阳是直接给龚喜云下了命令,让她亲自去医院看着自己的老婆。

好一会儿,林阳停了下来,但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喂!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你什么意思?”

游龙针法?

随后便看一辆小轿车冲进了人群,直接精准的撞在了那司机的身上。

可在林阳看来,这可不是简单的交通事故。

林阳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前一秒还好好的,走出门就碰到这样的事情...

但在这时...

“林董,徐天那边出事了。”电话里,马海嗫嚅了下唇,凝重说道。

洛芊眼露困惑,但没有多问,也没出门。

“还好是第一时间抢救,暂时是稳定住了...”林阳艰难的爬了起来。

外头是两名穿着制服的同志,那名司机还站在车旁边,救护车已经到了,但有林阳与苏颜在,只要情况稳定住,也不必第一时间拉到医院去。

“林阳,外头又发生了什么?”屋子里的洛芊有些慌张的问。

“另外,叫龚喜云准备一下,过几天我要亲自去开家拜访他们!”林阳冷道。

然而这时,苏颜却是不断的咳嗽,嘴里不断有鲜血吐出,鼻子里耳朵里都是血淌出。

林阳面色阴冷的盯着那摊烂泥,转身朝医馆走去。

这一番施针,仿佛是把他给掏空了。

那两名穿着制服的同志大急,立刻冲了过去控制住司机。

司机跑了下来,扫了眼苏颜,眼神晃动了下,便站在一旁不动,也不打电话,像是路人一般。

司机释然了,也压低了嗓音:“是又如何?林阳,我告诉你,这只是个开头,你才是开少最终要收拾的人!”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