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张家还有希望吗?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林阳的愤怒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以为我不敢?

“这个臭小子,这么急着去送死吗?”

林阳现在是分身乏术,还不能去南城帮徐天收拾局面,他必须要将江城的外来力量给清理干净,否则后院失火,那可就完了。

“唉,我们张家哪配是杜家的敌人啊,杜家收拾我们还不简单?杜家只是不屑而已,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要通过我们建立一个外援罢了!”张老爷子叹气道。

林阳震愕,握着方向盘的手都不由一抖。

但却无用,林阳已经将电话挂断。

更何况,徐天也在第一时间赶了回去。

“外公,你那边怎么了?”林阳洞悉到了一点不对。

“林阳?”张忠华大感意外。

徐天在南城经营了这么久,整个南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就算他在江城出了事,然而南城之局势只靠徐南栋应该也能震住,不行再加个徐老爷子,又有何忧?

他再度给洛芊打了个电话,让她这几天不要再去诊所,直接留在医院,龚喜云会保护她的安全。

“只是觉得奇怪,杜家如果真的是替冉再贤出头的话,按理来讲,他们岂会跟张家合作?张家不应该是他们的敌人吗?”林阳沉问。

“没...没什么...”张忠华笑了笑,声音很勉强,且人也很快转移了话题道:“小阳啊,你...你跟小颜还没离婚吗?”

林阳直接钻进了自己的918,径直朝广柳那边飞驰。

林阳眼神发寒,心里头已是做下了某个决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开家跟越家已经准备对你们报复了,我听小颜说那位林董不肯出手,所以为今之计就只能让你离开江城,避免开、越等家族的报复,我本是让小颜把晴雨跟苏广送来我这避难,但他们也出了事,小阳,没错,是外公怂恿小颜与你离婚的,但外公可以凭着良心说,外公对你没有任何成见,这么做,都是为了保护你啊...”张忠华再是叹息,眼里满是无奈。

“离婚?你为什么会问这个?”林阳更是不解。

“老伙计,你说...我张家还有希望吗?”这时,双眼无神望着窗外的张忠华缓缓开了口。

林阳闻声,呼吸微紧,旋而闭起了双眼。

想他一世英名,临老了居然会被自己的老婆给架空,何等的无奈。

说到这,张老爷子是叹气连连。

林阳一听,神情凝冷:“马上让他们带人来江城,你为他们提供庇护!”

现在敌在暗,他在明,一旦动了起来,对林阳很是不利。

而听到张老爷子这番话,林阳也终于是猜测到了什么。

林阳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杜家跟你们张家合作什么?”

“到我张家来?这...等等,林阳!你...你别来,我这不太方便...”张忠华急喊。

“老爷,太太叫您去吃饭呢!客人们都入座了。”这时,张家的一名仆人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

“什么原因?”

林阳沙哑的说道,眼里尽是森寒与阴冷。

也难怪苏颜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张家没有任何反应,张老爷子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哪还有功夫去处理苏颜一家的事?

林阳眼神一寒。

途中,林阳翻动了手机,从与苏颜的短信聊天记录里找到了张忠华的电话,随后拨通了过去。

“我知道了外公,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岳父岳母出车祸并不是意外,小颜也出了车祸,这些都是开漠的杰作,外公,我现在就去收拾开家,等我解决了开家,我再去找你,杜家的人应该在你那吧?我会好好问问杜家人,他们究竟有什么资本来江城动我!”

“外援?”

不过要想转变这种关系,其实也简单的很。

“唉,算了,我就对你实话实说吧!我...被家族软禁了!”

“情况到底怎样?”

而在这时,管家走了进来。

“南派。”马海低声道。

“吃饭?吃个屁!叫他们滚,都滚!”张忠华愤怒的喊道,径直将桌上的书籍茶杯全部扫到了地上。

“外公,我是林阳!”林阳说道。

哐当当...

看样子必须得尽快行动,再这样拖沓下去,林阳只会被这几股力量蚕食。

张忠华再是一叹,人却是苍老了数岁...

本欲挂掉电话的林阳迟疑了下,旋而对着电话凝声沉问:“外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给我说清楚!”

他默默的将地上的书籍拾起,将破碎的茶杯收好,一言不发,默默做事。

林阳凝问。

“林阳,你问这么多作甚?”张老爷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苏颜叫我离开江城,是你唆使的吧?”他沙哑的问。

“对。”张老爷子深吸了口气,旋而凝声道:“据我所知,杜家这次派人南下,说是为冉再贤报仇,实际上只是个借口,他们真正的目标是阳华集团!”

“什么?”

“徐天手下有两大得力干将,但不知怎么的,这两大得力干将突然反了,他们直接架空了徐天手中的权力,并且利用他们的手段套现了徐天公司里的大额股份,现在徐天不仅财政赤字危机,甚至连手下都指挥不动,而且听说那两名得力干将准备要对徐天下黑手,徐天带着徐家人已经躲进了南城郊区的一栋别墅里,这还算是他警觉,否则他全家可就完了...”

那仆人脸色顿变,连忙弯着腰退了出去。

林阳心头一沉,感觉不太对劲。

“是。”马海回道,旋而迟疑了下又道:“不过林董,徐天这事的背后,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是...”张老爷子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你们走后,我本是想重塑张家,好好治一治那个老太婆,哪知道杜家的人来了,他们向我张家问责,是关于冉再贤一事,他们将责任全部怪在我们张家人的身上,杜家出手,我们张家只会迎来灭顶之灾,本来老头子是想跟杜家死磕,大不了一无所有,但那个老太婆却在这时鼓弄族人与杜家合作,将我软禁下来,杜家给了张家不少好处,如今整个家族都听那老太婆一人之言了,我...唉...我已经是个没用的糟老头子了...”

“小阳!小阳!”

“怎么?难道不是徐天的手下听到徐天出事了才作乱?”林阳皱眉。

然而打了足足几个电话,电话才被人接通。

这个没用的赘婿今天的话似乎有点多啊。

这个节骨眼上,徐天怎么会出事?

“确实有这么一部分因素在里面,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老管家身躯微滞,旋而轻轻摇了摇头,离开了屋子。

张忠华将电话挂断,坐在书房里骂骂咧咧。

然而他回去了,依然不能将这帮人镇压,反而是让他们愈演愈烈,这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茶杯摔的粉碎,书籍也散落在地,现场一片狼藉。

林阳瞬间明白了一切。

南派...

电话那头的张忠华沉默了一阵,旋而重重的叹了口气。

“阳华?”

林阳眉头紧皱,感觉到不对劲,迟疑了下说道:“外公,我现在马上到张家来,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张忠华急喊。

“不能再循规蹈矩了。”

“哦...我...我只是随口问问。”张忠华笑了笑。

“小子,你问的太多了,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的那么详细,你现在应该在外省了吧?你就在外省好好待着,别来广柳,也别回江城,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吧!”张老爷子道。

的确,也只有他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