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以为我不敢?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张家还有希望吗?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风玄针诀

开棋喝住了那开家人。

一开家人恼怒至极,要冲上去开揍。

门口的仆人微微一愣,大概是觉得林阳面生,本是想拦,又看了眼林阳身后的918,顿时挤出笑脸,忙笑道:“先生,您里边请。”

他们到底是大人物,见过的世面多,不会无缘无故就生气。

“吩咐厨房,马上用最新鲜的食材再做一桌菜给杜家的诸位享用,这些菜被那小子碰了,就不要了。”开横道。

林阳就一个人,敢说这种话?不觉得可笑吗?

一阵破空音响起。

林阳将车停在了门口,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诶,就小酌两口。”开棋笑道。

这话一落,现场人皆是一愣。

然而林阳却不是朝开棋他们走去,而是入了内堂,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夹向满桌的佳肴,毫不客气的吃喝起来。

但林阳知道,越是这种人,越是危险。

“林阳,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现在是有客人在这,我们不便动粗,看你是江城医协会长的身份上,我们不会为难你,你自己快点走吧。”开棋淡笑的说。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一开家人再忍不住,直接破口大骂。

然而林阳却是满不在乎。

周围的开家人大惊失色,急忙呼喊,一个个全部朝林阳冲去。

“那这可就让我很难办了。”林阳低声道:“毕竟你们开家有客人在这,待会儿你们开家出了洋相...这面子就不好保了...”

然而这话一落...

“不用不用,杜少太客气了!”开横忙摆手。

不过这一次不同。

此刻,几名中年男子从里头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们都穿着礼服,看起来斯斯文文,气质高贵,每一个人都摆着笑脸伸手迎来。

开家的家主开棋笑哈哈的走上前,与最前面的一人握了握手。

“家主!”叫阿明的人急了。

虽然开家很多人想要将这个人碎尸万段,但有客人在,他们可不能那般粗鲁。

笑里藏刀,形容的就是他。

这是在开家!不是张家!

“开棋先生,你好,早就说开棋先生是黄涛市第一智者,今日一看,怕是不假啊,您这睿智之气,令人深感敬畏啊!”一名梳着背头的男子面带微笑的说道。

他是见过林阳的,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林阳!

冲过来的三人当场被轰飞出去,倒在了十米开外的院子里,一个个胸口凹陷,肋骨断裂,再起困难。

“不错。”开横冷冷说道。

开家人个个火冒三丈。

“混蛋!”

开江、开横也在,但却是站在这个人的身后。

嗖!

“把你们开家派到江城的人都叫回来吧!”林阳吞下了口中的酒,平静的说。

但开江却是不同。

他难道是来找死的?还是说他是代表谁来传话的?

开家不少人暗暗皱眉,还以为这说话之人是这些客人的人,遂是没有作声。

所有人呼吸皆是一颤,才震惊的发现那边本该坐在桌子旁的林阳突然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一阵风袭向这边的开江。

“是你?”

他径直迈步,朝前走去。

连那杜少都是脸色一变,连连后退。

“很抱歉,杜少,我们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事情,您先到偏厅坐一下,等我们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再来招待您。”开横面带歉意的说道。

开江瞳孔一缩,只看到一阵残影于眼前掠过,人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只好似铁钳般的手给掐住,随后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好。”

林阳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跟着这些人朝里面钻。

那些客人纷纷让开了路,开家人则脸色一沉,要拦下林阳。

“来者是客,难道我开家人连顿饱饭都不能给客人享用了吗?”开棋微笑道。

“谁是开家家主?”

“哈哈哈,杜贤侄真会说笑,来来来,你开叔已经备好了酒菜,咱们坐下来边喝边聊。”开棋笑着说道。

林阳的918风风火火的进入黄涛市,并在郊区的一处宅院停下。

“林阳!张家张忠华的外孙女婿。”开江说道,眼里掠过一抹阴毒:“就是这个人把开漠打成重伤的。”

然而就在众人要进内堂时,林阳喊了一声。

所有人齐刷刷的朝声源望去。

开江轻笑一声问:“什么洋相?你能让我们开家出什么洋相?”

“江爷!”

而这是开家,先不说人多势众,光开家的关系网就足够让林阳走不出黄涛市了,林阳拿什么跟开家人斗?

然而就在他们靠近的刹那,林阳抬脚快如闪电猛踹过去。

“这炒肉不错。”林阳依旧不紧不慢的吃着。

更何况这里风景宜人,环境整洁,气候舒适,适合居住,常住人口曾一度超过省会。

脾气尤为之好。

但开棋却是挥手,示意他们不要乱动。

开江失声喊了出来。

今日开家像是来了客人,大门口停了好几辆豪车,门口也有仆人在接客。

那名男子面带无奈,还是随开家人入了内堂。

“洋相?”

开棋也恍然大悟。

他把之前的事也说给了开棋听,开棋能够理解。

据说开家斥资了整整五个亿才建造起来的,占地面积极大,里面的设施应有尽有,但所有建筑都是仿照民国时期的风格来打造,甚是气派。

这个家伙怎么跑这来了?

但开棋几人依然是云淡风轻。

却见林阳面如寒霜,双眼狰狞的盯着手中的开江,冷冽道:“开家,你触动我的底线了!”

可林阳的背后似乎是没什么势力吧?就凭他那个医协会长?医协会长到底还是管不到开家的...

咚!咚!咚!

“阿明,让他吃。”

“原来是他啊?我听老三说过,他貌似还是江城医协会的会长吧?”

“欢迎欢迎,欢迎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欢迎呐!”

“是啊,多吃点,毕竟吃完这一顿,谁知道有没有下一顿啊。”那边的开江也出了声,声音阴阳怪气,也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你以为我不敢?”

开棋与开横再难保持淡定了。

“你...”

“什么?”

那人跑了下去。

庞大的力量让他几乎快要窒息了。

“开叔,我不太会喝酒。”

“全部不要了。”开横淡道。

“我看你还是别拒绝他的请求比较好,免得待会儿还要叫人去喊他们!”这时,那边的林阳喝了一口酒,放下了酒杯平静道。

“你给我住手!”

“横爷,那其他桌子的菜呢?”旁边的人问。

周围人一听,皆是错愕不已。

数张八仙桌直接被砸了个粉碎,开江一直撞到墙壁上才停下,等人翻滚于地上时,墙壁已是裂痕遍布,碎屑剥落,至于开江本人,早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完全不知是死是活。

开家人大惊失色...

林阳瞳孔一涨,突然驱臂提着开江朝旁边一甩。

这宅院是新修的,正是开家大院。

“你想干什么?杀...杀人吗?”开江艰涩的嘶喊。

开江一百多斤的身躯竟像是子弹般飞了出去,砸向那些桌子。

“哦?你就是为这事来的啊?”开江恍然,却是眯了眯眼:“如果我们不叫呢?”

“需要我们帮忙吗?”背头青年微笑的问。

轰!轰!轰!轰...

开家人见状,这才散开。

“林阳,你怎么来这了?”开棋淡淡的问。

黄涛市,广柳著名城市,虽非省会,但黄涛市的经济已是不比省会差多少了。

嗖!

“什么?”

“老二,这是何人?”开棋皱眉询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