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无人可挡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风玄针诀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清账

但老聂的拳头刚刚击空,却猛然一甩,狠撞于林阳的肩膀上。

“这恐怕不行?”

“到底是杜家的人,果然不一般!”开棋也连连点头,眼里大爆光彩。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虽然这个人很年轻,但他能有如此造诣,肯定不是一般之人,少爷,你先离开这吧,等我把这里的事处理完了再给您打电话。”老人道。

因此面对这一拳,林阳很识时务的躲闪开来。

“谁?”老聂忙问。

杜少接受不能。

“银针?”

“我救不了你,你还是找别人吧。”

“你错了,我并不是因为你的武功造诣很高才注意到你,实际上我并不会武功,我之所以能注意到你,是因为我以前见过你!”

林阳淡问。

老聂是正统的功夫大师,而林阳实际上并无功夫,他的时间都花在钻研医术上去了,他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手段,依靠的也不过是针术。

但若不是魔术,为什么周围这些开家人都不能动了?

但什么用银针点穴这种东西,这也太扯了吧?

这是要废了林阳的胳膊。

“老聂,这是怎么搞得?”

“好!”

看他那苍劲的五指,怕是能够将林阳的肩膀给捏碎。

老聂颤抖的问。

但就在那爪子即将拍中林阳肩膀的刹那...

“你们杜家合作的耀空集团里,或许有人能救你。”林阳淡道。

怎么可能?

“见过我?”老聂一愣:“在何处?”

好不客气!

林阳落地一个踉跄,险些摔在地上,而在这时,老聂又冲了过来,速度奇快,一手如同鹰爪欲抓林阳的肩膀。

他大声的喊着。

实际上就是林家。

而事实也着实没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老聂老眉紧皱,神情沉了无数。

原来林阳的那一掌不是为了抵挡老聂的攻击,而是要把这根银针刺上去。

现在...已经没人能拦住他了。

不管了!

但就在银针拔下的刹那。

现在老聂已经瘫痪,自然阻止不了林阳。

“那请你救救我,我不与你为敌了,我绝不与你为敌了,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老聂急切嘶喊。

但那还是林阳很小的时候,当初的老聂也只是来林家学习一二,待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林阳在林家内所见到的每一个人,他都有印象。

这一拳劲力极大,似有一股内家功的味道,怕是能够将大理石如豆腐般轰穿。

咵嚓!

这根本不可能挡得住他的巴掌,这是作甚?

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老聂到底是忌惮于林阳的身份,他不相信拥有此等手段的年轻人会没有什么背景,既然对此人一无所知,老聂自然不会下死手,至少得为自己留条后路。

这话一落,老聂脸色瞬变,人也沉默了。

“小子,住手吧,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现在如果停下,我可以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这。”老聂沉道。

“我看你是疯了,还银针点穴?你以为这是拍武打片吗?”杜少挤出笑容来,似是不信,但呼吸却是急促了无数。

“放心,你还有得救!”林阳淡道。

林阳淡淡说道,倏然眼露杀意,直接跃向开棋。

杜少衡量再三,终于是不再坚持,只重重的点点头:“你自己多加小心。”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起手掌,却见自己的手掌处插着一根银针。

脆响冒出。

老聂一听,脸都白了数圈。

林阳这一掌是平平无奇,根本没多少力气,有的只是速度而已!

“开家已经是杜家的朋友,这位小友,如果你愿意跟我杜家交个朋友,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如何?”老聂凝着嗓音说道。

便看林阳的五根手指直接被这一爪给掰折,林阳再度被震退十余步,他那右手此刻是血肉模糊,没有一根手指是完整的。

等这位老聂解决了林阳,他们再好好还以颜色,看看这个林阳待会儿还如何嚣张!

“你...”

“大哥小心!”

“少爷眼力不行,未能洞悉到其手法,在刚才那人旋转之时,我清楚的看到他手指处飞出的银针,如果我猜测不错,这是古中医里一种银针点穴的手段。”

“住手,年轻人!”

尤其是开横,一张嘴巴张的巨大,仿佛能够生吞鸡蛋。

老聂脸色瞬变,继而想也不想,直接将那银针拔下。

“你...你废了我?”他颤抖的问。

不过想来也是,林阳这手段老聂根本不敢留手,出招自然也是不留余地。

“现在说什么也无用了!”

然而老者也才回过神,他凛然了几分,沉声道:“是银针!”

林阳转身,朝那开棋与开横走去。

“哦?”老人大感意外,继而扫视了眼林阳,认真的点头:“你居然能注意到我,我明明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如此看来,你不一般呐!”

说完,便带人离开。

“看样子阁下的来头并不简单了。”

魔术吗?

“你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不知道银针不能随便乱拔吗?”

“这...”

林阳失声笑道:“他开家要杀我全家,换做是你杜家,你们会就这么算了吗?”

“老聂,你能不能解决掉这个人?”杜少凝声询问。

林阳从腰间别着的针袋里取出针来,扎在他那只断裂的手掌上,且踏步朝这走,脸上是阴冷与漠然。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老人也走出偏厅,朝那边快步行去。

老聂感觉自己的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断了,继而整个人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好似瘫痪了一般,已是动弹不得。

老聂一愣。

其实如果只是开漠跟林阳之间的争风吃醋,他是没心思去管,但张家一事,伤的是开家的颜面,他不能无动于衷,不然开家的威信何在?

他突然有些后悔,若是跟少爷直接离开,或许还会省去不少麻烦。

那赫然是林阳的手掌。

开棋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有这么严重吗?”老聂皱了皱眉,朝开棋望去:“开家主,你跟这位小友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怨的?至于如此?”

偏厅的杜少也被震惊了,猛然回头询问着旁边的老者。

这个老聂可是非凡的高手,是父亲花费大价钱挖过来的世外高人,据说他膝下的弟子个个武功卓绝,实力最差的都是全国武术冠军,以他的造诣,眼力自然不会错。

滂湃的力量瞬间将林阳掀飞。

咵嚓!

“嗯?”

一只巴掌也拍了过来。

开横嘶喊,立刻扑了过去欲挡下林阳。

他呼吸凝固,头皮颤麻,大脑已然是一片空白?

“嗯?”老聂一愣,似乎不太理解林阳这话的意思。

“那根针,链接着的是你的经脉,如果你不拔,没事,拔了,反而会把你的经脉给强行扯断。”林阳淡道。

“燕京。”

这是什么?

但老聂却是比他还要快不少,瞬间出现在了二人面前,苍老的枯瘦狠狠轰向冲来的林阳。

开棋更是头皮发麻。

这练了几十年的武功直接成了一个废人,无论是谁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吧?

开家人无比的振奋。

林阳微微侧首,扫了眼老人:“我知道你会出手。”

如此神乎其技的一幕早就把开家人给看傻了。

开横激动呼喊。

“你们杜家是要为开家出头吗?”

林阳是料到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拔针,所以才这么做!

然而,林阳却是连连摇头:“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嗖!

这小子既然找死,那就别怪我!

老聂冷哼,力量也用到了最大,要生生将林阳的手掌给拍骨折。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