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清账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无人可挡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刚从开家来

“别做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区区一个阳华集团,我还不放在眼里,等他坐大了,就想办法拿过来吧。”中年男子平静道。

众人架起老聂,匆匆离开...

那叫林豪的男子浑身一颤,到了嘴边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还是硬生生的吞回到了肚子里。

郊外,某处河畔边,一名穿着休闲装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湖畔边垂钓。

“是的。”

是的,他肯定是怪物!

当开漠进了院子,看见了院子内诡异而凄惨的景象时,他已经傻眼了。

中年男子将鱼竿放在垂钓支架上,接过文件看了起来。

是啊。

一名较为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小心的说道。

“是那位的....”

“好的,爷。”男子说道。

“求求你!求求你了!至少请放过小漠吧,求你了!”开棋痛哭流涕冲林阳喊道。

却是没有任何作用。

开棋与开横一副呆滞模样,亦不知是刚才看到了什么景象。

林阳走到了开棋的面前,手中的银针轻盈的落在了开棋的肩膀上,那根银针穿透了他的衣服,轻轻的叮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林阳没有这些手段,那死绝了的就是苏广一家。

“已经没机会了。”

“什...什么手段?”开横颤道。

“住手,快住手!!”

林阳手指一弹,银针再度飞出,刺在了开横的胸口,开横这一米八的壮汉也如没了骨头般倒在了地上。

他们不会死,但却要在床上度过余生。

“大哥!”

“杜少,别说了,快...快回燕京,赶紧回燕京,广柳待不得...江城也去不得!我们快回燕京!”老聂激动道。

“爸,什么事?”开漠笑问。

林阳淡道,继而捏着针走了过去。

“嗯...话说回来,论医术,我林家在国内算是首屈一指的,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林神医?你说这个林神医,会不会是我林家的人?”中年男子重新拿起鱼竿,淡淡的问。

“是,爷。”

开横开棋连连后退,脸上尽是惶恐与惊绝。

“那应该是我多想了。”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没事的话,你先回去吧。”

如果林阳那样做,那后果太严重的。

以林阳之前的种种表现,他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

“是,爷,我们已经派人去江城做了调查,这是阳华集团的全部资料。”那人从手中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沓文件,递给了中年男子。

开棋脸色苍白如纸,开横也已失了声。

“不用。你们都亲自去了江城,才查到这么点东西,再继续下去也查不出什么了。”

“林董就是林神医?”中年男子眉头一皱。

“你说我想干什么?”林阳平静的问,但眼神无比的森寒。

“不...”

躺在地上的开棋凄厉嘶吼。

二人脸色煞白至极,心脏狂跳。

显然,这位爷也知道他林豪要说的是谁了...

杜少心惊肉跳,他不知道老聂为何如此惶恐,但他相信,老聂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那个人,已经不是我林家的人了,更何况一个资质平平的废物,又有什么资格做林家人?你提了,我没意见,但那位必然大为光火,因为他的种,不能是废物,明白吗?”中年男子重新注视着湖面,淡道:“回去吧。”

开横双眼一颤,继而怒吼一声扑向林阳,想要跟他做殊死一搏。

“抱歉,爷。”来人低下了头。

.....

林阳挂掉了电话。

“杜少,我在这...”老聂沙哑的喊。

“林豪!有些事,你知道就可以,可千万不要再提!否则你不好受,我也难做!”不待那男子将话说完,提着鱼竿的中年男子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林阳已经离开了开家大宅。

“马上带人走,快!”杜少嘶喊。

“谁?”中年男子眉头一斜。

尽管烈日当空,中年男子却是纹丝不动,且浑身上下没有出一滴汗,好生的神奇。

但他刚走没两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道:“爷,我们在江城似乎还有一个族人。”

“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一套,纸是包不住火的,他是谁,也迟早会真相大白。”男子摇了摇头,将资料放在一边。

“啊?”

对待仇人,林阳怎么可能心软?

林阳起身,朝开漠走去。

林阳说着,转身朝其他开家人走去。

开横哆嗦着,开棋那张淡定的脸也是再抑制不住的流露出了惶恐。

“跟他一样,瘫痪。”

然而依然无用。

“爷,要继续查吗?”

“是,爷!”林豪忙低着头,继而匆匆离开了湖畔。

“下次来,步子轻点,慢点,不急,你看,你都把我的鱼儿吓跑了!”中年男子注视着湖面平静道。

开棋呼吸一颤,没了声音。

然而林阳却是摇了摇头:“我要无声无息的杀你,那实在太容易了,不过我也知道一旦这么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现在还没必要给自己惹上这样的麻烦,但我还有其他的手段,保证能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连老聂这样的武术大师都拿不下林阳,连枪都对付不了他,这个人是怪物吗?

这个时候,他宁愿自己死去。

而此刻的开家大宅内,已是倒了一片人,其中就有开漠,但他的状态显然要比其他人凄惨的多,他不仅已经瘫痪了,甚至连牙齿都被拔光,倒在地上晕厥过去。

“说事吧。”

“开漠,现在就差你的账没算了。”

只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伴随而来的是开漠扯开嗓子的大喊声。

大概10分钟后,一辆兰博基尼的轰鸣声在开家大门外响起。

“爸,二叔!三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燕京。

二人之间完全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你想干什么?”

“那怎么关于这位林董的消息怎么这么少?甚至连他名字都没有?”

“马上回开家吧。”林阳淡道。

“爷!”

这时,杜少带着人跑了进来。

开棋浑身猛颤了下,像是触电了般,人本还想说什么,却是双腿一软,继而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如那老聂般,再不能动。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杜少脸色大变,急忙去扶老聂。

“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这个声音好熟悉...你是谁?”开漠一愣,连忙追问。

在林阳的银针下,一个又一个的开家人倒下。

等做完这些后,林阳从开棋的手中摸出了个手机,翻出了开漠的电话,便拨了过去。

“这位林董神秘莫测,就算是出现在公众面前,也是戴着帽子,看不清脸,他应该是在故意隐藏身份,我们要调查并不容易。”

“我不知道。”那男子摇头。

似蚊子叮咬一样。

黄涛市。

“林阳,你别乱来,我...我现在打电话,叫江城的人全部撤回来,如何?我现在就打电话!”开棋急道。

.....

“我不信你敢灭我们开家全家,那样的话,不管你是谁,你都要完蛋!”开棋强做镇定,冷冷说道。

“那你们开家怎么就没想过放了我?”林阳淡淡的问。

凄喊声响彻了开家大院。

可开漠已经听不到了。

而开棋已是拼了命的喊:“小漠,不要回来!不要回来!”

但无人回应。

“虽然我不会把你们开家全部杀了,但我能让广柳从今以后没有开家,你们下半辈子就在床上度过吧,这算是我林阳给你们开家的回敬。”

此刻的开漠正在某个会所搂着美女喝酒聊天,甚是快活,看到手机响起,不由眉头一皱,旋而接通了电话。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