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就凭我是林董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刚从开家来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四章 孤立无援

周围越家人皆错愕不已,不知越冬是听到了什么,怎流露出这模样...

“将军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嘱咐我,让我尽量保护你的安全,另外也尽量为你提供便利。”小赵道。

这小子这么豁达?

“很简单,就凭我,就是阳华集团的林董!”林阳平静道。

等林阳的车尾灯都不见后,越冬才直起了腰杆。

“来来来,臭小子,过来坐!”

不少越家镇的人都觉得错愕。

“就在张家住一天吧。”

“你也猜到了,就是我怂恿小颜跟你离婚的,也是我要小颜把你赶紧送离江城的...”

“请...请林先生稍等,我马上就打电话,叫在江城内的越家人全部回来,并严惩他们,严惩!!”越冬立刻喊出了声,那模样是无比的急切,仿佛说话慢一点自己就会万劫不复一样。

“外公怎么会说这种话?”

这时,张忠华又忽的一叹。

越冬沉声凝道:“去,给我把越岩叫来,叫他跪在祠堂前三天,三天后打断双腿,送到江城去见这个林阳,若林阳原谅,就接回来,若不原谅,就叫他死在江城别回来了!”

“林先生慢走啊!”越冬还喊了一声。

“不了,我还得赶回张家。”

“林先生,请您不要生气,这次行动我越冬完全不知情,这帮人瞒着我越家擅自行动,我一定会严惩他们,给您一个交代,此外还有那个越岩,你放心!等他回来,我一定要他亲自跪在您面前,向您道歉,求得您的原谅!”越冬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道。

“唉,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不过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没有离开江城,反而到这来了?小子,你知不知道开家跟越家他们已经行动了?你现在的处境相当危险,你还敢来广柳?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吗?赶紧走吧。”张忠华劝问道。

“那...家主你怎么...”

越冬一颤,忙低声道:“开家那是罪有应得...罪有应得...”

林阳有些困惑,但他也了解到当下的张家已经不是先前的张家了。

“什么?”

瞧见林阳到来,老人甚是高兴,立刻起身相迎。

“我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你快点回去吧,将军身边要有人照顾,如果将军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这个责任吗?”林阳严肃的说道。

“其实外公,我都能理解,你想要保住我,想要保住这一家人,而以目前的选择来看,你只能让小颜这么做,这我都能理解。”

“这些我都知道。”

.....

开了两个多小时,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多,林阳终于抵达了张家大门。

“是,外公。”林阳走了过去。

不过这时,他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将车子停在了国道旁的空地上。

这可是要绿林阳啊。

人们齐震,说不出话。

换做哪个男人都忍不了。

“哦?你不生气?”

让他颇为意外的是张家此刻是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模样,像是有客人来了,十分的热闹。

“那...那林先生您慢走,我一定会给您满意的答复的。”越冬躬身陪着笑脸,继而为林阳拉开了车门。

“这...”小赵为难了,他小心的问:“你的事情真的办完了?”

人们震惊而困惑。

更何况开、越两家出了事,剩下的几个家族已经不用他特意拜访,林阳相信不出一天,他们会亲自来找林阳的。

“啊?”

林阳见状,淡淡一笑:“看样子你是知道了开家发生的事了?”

四周越家人如遭雷击。

越冬完全傻眼了。

“但你肯定不知道,我还要小颜去接受那位林董的追求!与林董结婚!”张忠华严肃的看着林阳道。

“当然。”

“不废话了,越冬,你比开家识时务,而且此次事情是开家主导,你们越家只是参与,我这个人恩怨分明,谁惹我,我找谁,你们惹了我,我自然会找你,但你们不是主谋,我也不会像对待开家那样对待你们,越岩那边严格点吧,毕竟他这次伤的不只是我,还有我的妻子,另外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了,如果越家下次还来招惹我,那我就不是上门找你问责这么简单。”

“我不知道那人的背景...”越冬沙哑道。

“那...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林先生,如果您有什么困难,请务必打我的电话。”小赵将一张纸条递给林阳,上头是小赵的电话号码。

外面的人看到越冬如此模样,哪还敢拦林阳?

.....

他那严肃的表情此刻只剩下急切与一丝慌张。

“是将军让你来的?”林阳问道。

“灭了开家却安然无恙的跑到我们越家来,足以可见此人背后的能量绝对不小,连开家都遭不住,我们越家拿什么跟他斗?与其如此,不如低个头认个怂不是更好?”

“我还不是老样子,虽然那个老太婆不准我离开张家,不过我还不是吃好喝好?没什么可担心的,反正张家这烂摊子事也不用管了。”张忠华哈哈一笑,但笑容之中却有一抹苦涩。

林阳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越冬道。

很快,林阳便开着车扬长而去。

“解决这事?”张忠华错愕万分,皱着眉头问:“你怎么可能解决的了?你知道那些都是些什么人吗?你凭什么解决?”

“越冬,你该给我答复了!”

林阳拍了拍身子,便转过了身要离开。

却是听越冬沉声道:“刚刚从开家传来消息,开家包括开棋在内的所有人...都废了,杰作就是出自于此人之手...”

“怎样?这段时间还好吧?”张忠华拉着他的手道。

林阳点了点头,小赵便上车离开了。

“生气也无用。”林阳淡道。

那模样哪还有半点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威严姿态?

天色已晚,他可不想奔波。

管家默不作声,领着林阳来到了书房。

“哦?那就好。”林阳点头。

他给张忠华打了个电话,张忠华立刻让管家来门口将林阳带进去。

那天林阳离开疗养院后,郑南天就察觉到不对,便让小赵去查,哪知道是这档子事,郑南天勃然大怒,便让小赵过来。

离开了越家镇,林阳并未赶去肖家,而是独自回了张家。

哪知林阳沉默了片刻,点点头:“这个我也知道。”

林阳淡淡摇头:“外公,实际上我来这,就是要解决开家跟越家事情的。”

张忠华大为惊讶。

林阳注视着那车子,却见车门打开,小赵从里面走了下来。

后面的一辆黑色轿车也停了下来。

越冬急忙几步上前道:“林先生,吃顿便饭再走吧。”

张忠华欣喜道。

此刻的老人家正在书房看着书。

林阳没说话。

“还好,外公你呢?”林阳笑问。

等小赵走了一段时间,林阳才上了车朝前开。

林阳心思着。

“家主,您这...是做什么啊?那个小子的背景很大吗?”旁边许多不明真相的越家镇人是忍不住问。

“我儿又怎样?我得管着整个越家啊!”越冬睁大眼低吼道。

“林先生,将军说我必须要跟着您。”小赵摇头。

“小阳啊,我知道,你其实应该很讨厌我这个糟老头子吧?”

开家出了事,却没同志来找林阳,这就是小赵处理的结果。

“啊?家主,这...这怎么行?那可是你儿啊!”旁边的人急了。

“替我多谢将军,也谢谢你帮我处理了开家的麻烦,你不用跟着我,回去吧。”林阳笑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