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住手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四章 孤立无援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张家怕不怕?

杜森也不啰嗦,低喝一声。

“狗东西,老子叫你起来,你没听见吗?”

“打!”任爱也吼。

“嗯?”

“林阳!你...你干什么?”

杜森一听,没再说话。

啪!

叫阿海的人直接起身喝喊,当即现场的桌子周围站起了足足十几名张家人。

张家人愤怒不已,怒骂不断。

然而哪怕他是用上吃奶的力气都没有任何效果。

“哇!”

胡勇愣了,瞪大眼望着缓缓站起的林阳,等他回过神时,林阳反手一巴掌煽来。

“这...”那叫胡勇的人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见林阳这模样,心头窜起一股火气,当即反手一甩。

吧嗒!

张家人急了,全部冲过来要扶着摇摇欲坠的张忠华。

旁边一切浑然不理。

保镖们一颤。

看这架势,不把林阳打死,也要把他废掉啊!

但就在这时,那边的杜森站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在我们张家打人?”

“都给我滚开!”张忠华吼道。

人们头皮发麻,也是明白老太太这一回是要摊牌了,也是要向杜家人表明决心及张家的立场。

林阳那正要送到嘴边的酒杯瞬间被打飞。

但他终归只是个老人,哪是这壮汉的对手,整个人根本上不得前。

“动手!带那小子上车。”

“妈,您消消气,那毕竟是爸啊,还有客人在,不要闹出笑话了。”张松洪忍不住道。

“你们动动试试!”张忠华再喝。

林阳就像泰山一般稳固,继续喝着酒,悠然自得。

张老爷子是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一张脸潮红至极,身躯也似触电般哆嗦。

张松洪有些为难了,其余人也都知道这事不好办,现场似乎陷入了某种僵局。

杜森更是脸色阴冷的站了起来。

“疯婆子,你还要干什么?”张老爷子一摔酒杯怒斥。

“外公,你先坐下吧,别理这些人,他们的决策注定了他们只是群目光短浅唯利是图的人,这样的人,你跟他们怄气苦的只是你自己!”

“这个老顽固,死了才好!要你们瞎操什么心?”任爱怒道。

张松洪脸色也十分的不自然,这个时候也不愿再废话什么了,直接喝喊道:“阿海!给我打!”

但就在拳头临近的刹那...

“张先生,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杜森迟疑了下道。

顷刻间,拳头再难进半分。

爷爷!”

张松洪脸色不太自然。

看张忠华这模样,怕不是真的要如他所说,要拿命去护林阳,如果是这样,那用强的显然不太好。

“来,干了!”

“爸!”

张忠华喝喊。

“你...”

“住手!”

再这样下去,他怕不是要被活活气死!

坐在他身旁的人立刻起身朝林阳走去。

“统统给我停下!”张忠华再吼。

但却无用,对方根本不理会张忠华老爷子,只见一人直接拉住张忠华,另外一人则朝林阳抓去。

“没事的杜先生,这个废物就算杜先生不收拾,我们也要收拾,若不是因为他跟他老婆,我们张家又怎会跟其他世家产生误会?”张松洪恨恨道。

“跟我走吧!”那人沉道,便要发力将林阳揪起来。

张家内部人不好动,这外部人可就不一样了。

但任爱却是猛地一喝:“统统滚开!”

吧嗒!

张松洪也不客气了,大手一挥:“把这个东西给我拖出去,塞到杜先生的后备箱去,如何处置,全凭杜先生!”

“是!”

“你们干什么?”

那人微怔,当即再是发力。

“只管动手,这个糟老头子说什么都别管!”任爱冷道。

顷刻间,张忠华那激动的情绪立刻消缓了许多,且剧烈跳动的心脏也稳定了下来。

阿海直接抓起旁边的凳子,便要朝林阳的脑门上砸去。

张忠华气的吹胡子瞪眼。

杜森等几名杜家人也望着老太。

张忠华嘶喊。

几名穿着西装好似张家保镖的人走进大堂,朝林阳行去。

胡勇愤怒的说道,继而直接一拳朝林阳的脸上砸去。

胡勇身躯一个回旋,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张松洪一听,顿时松了口气,脸上流露出笑容:“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全场哗然!

张忠华顿时一愣,侧首而望,却见林阳走了过来,且是捏了枚银针,轻易的刺在了张忠华的心肺处。

现场已无人能救林阳。

看到林阳如此镇定自若的模样,张忠华甚是不可思议。

现场人都不敢吭声。

局面再度变化,且愈发严峻。

张老爷子给林阳倒上了酒,举起杯道。

叫阿海的人可不像那些保镖那样优柔寡断,直接大步流星走去。

每一句皆掷地有声。

“张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瞪着张松洪质问。

“你...好!好!你这个糟老头子,你是真的反了你!”任爱不再啰嗦,冲着张松洪等人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动手!给我把那个姓林的拉出去!快!”

这一幕出现,可是让不少人无法忍受,尤其是任爱。

他连连点头,不由一笑:“我活了这一把年纪了,倒还没有你小子看得开,不错,不错!”

“疯了!这个家伙完全疯了!”

“老爷子,我敬你一杯。”林阳微笑道。

“别光吃菜啊,喝酒!”

林阳动作一僵,眼露寒意。

张家其他人也是笑意连连。

“笑话?那又怎样?你还觉得我们张家丢人丢的不够吗?要不是这个老顽固,我们张家至于得罪那么多家族?要不是这个老顽固,我们张家会变得今天这个模样?还好杜家的诸位宽宏大量,没有跟我们计较,再给了我们一次机会,现在我们如果不好好把握,还像这个老顽固这样做,你们就不怕张家会葬送到他手里吗?”任爱铿锵有力的喊着。

哐当...

张忠华老眼一亮:“小阳,你这是...”

“胡勇,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他拖出去?”杜森眉头一斜,冷冷说道。

“滚开!全部给我滚!”

“无视你又怎样?我姓张,你姓任,这里是张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总之老头子我就这么一句话,我在这,你们谁敢动林阳,那就是跟我作对,想要动他,先动我!”张老爷子冷冷说道。

众人气冲冲的朝林阳冲去。

“老爷子过奖了!”

脆响冒出。

她气的是浑身发动,继而猛然伸手,直接将桌子上的酒菜打掉。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怒喝从大堂外传来...

张老爷子豪爽道,继而一杯酒直接下肚。

而此刻,另外那人的肩膀已经摁在了林阳的肩膀处。

“妈的狗东西,老子让你喝!”

阵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冒出。

张家人吓得骤然止步。

“张先生,如果你们的人不好办,那还是让我们来做吧!”

但...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撼动不了林阳分毫。

那张老脸尽是威严。

瞧见这景象,保镖犯难了,齐刷刷的朝张松洪望去。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安慰。

林阳淡道,继而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吃起菜。

可看林阳的样子,竟丝毫不慌,反倒是继续坐在椅子上,将地上的酒杯拾起,用纸巾擦了下,便继续喝着酒。

他们完全不怕得罪张忠华。

“我没事的时候会在家里看看关于中医针灸方面的书籍,这一针叫凝神静心针,顾名思义,它有能让你凝神静心的功效,外公,坐下吃菜吧,其他的莫要理会了。”林阳淡道。

“这句话该我问你,老棺材,你敢无视我?”任爱愤怒的问道。

一只巴掌精准的包住了那拳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