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人物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张家怕不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毕竟他是林神医啊

周围的人纷纷应和,笑声不断。

却见以梅家家主梅毅为首的数个家族代表走了进来。

可是...仅凭一个医协会长,至于让这些人像孙子一样吗?

至于这边的张家人,早就被无视掉了。

林阳说道,大手一挥:“都去给我外公敬一杯酒吧!”

“这...这如何使得?”张忠华愣了,忙是起身道。

老人家有些困惑,他喝的酒有点多,加上年纪大了,记忆力也不好,思绪了好一阵子,也想不起林阳跟他坦白了什么。

“外公,我先前已经跟你坦白了,你只是不信罢了。”

“外公什么时候想喝,林阳都能陪,今天就让他们陪你吧!”

那杜森也是被这一幕给震撼到了!

“这...这位怎么来了?”杜森颤抖的喊道。

“小子,你是不是该向我好好解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比张忠华要差的...

只见梅毅与一众家族之人大步流星的朝那边的林阳走去。

张家人都慌了神。

任老太陷入了沉默。

而就在他酒杯放下的刹那,林阳再度发了话。

这话落下,梅毅的脸瞬间苍白无比,注视着张忠华是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咯噔!

张忠华放下了酒杯,吐了口气,满脸笑呵呵的望着林阳。

哪怕是任爱,此刻也是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梅毅等人忙道。

不一会儿,整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

“罢了,不管了,来,喝酒!”

“大人物,大人物啊!!”杜森哆嗦的说道。

自己那个入赘苏家的废柴外孙女婿...啥时候成了江城医协会的会长啊?

“哦?你要跟外公畅饮吗?”张忠华笑问。

这么多大人物齐聚张家,这景象可是极为稀有的!今儿个究竟是什么日子?他们来这是干什么的?

张忠华哈哈大笑,心情甚好,却是感觉自己有些头晕目眩,不知是喝酒喝多了还是怎么的。

大堂上的人皆是一震,齐刷刷看向堂外。

“老爷子,我也敬你一杯!”

众人神情严肃,不苟言笑,每一个人都是笔直着身躯,模样好生庄重。

然而就在这时,大堂外又响起了一记苍老而沙哑的声音。

张忠华心头一叹。

张松洪脸色阴沉,走到杜森身旁,低声道:“杜先生,现在该怎么办?这个林阳似乎并不好对付啊!也不知道他给这些人灌了什么迷魂汤,我们如果强行带走林阳,怕是会比较麻烦。”

“怎么?外公,你不喜欢他敬你酒吗?”这边的林阳淡淡问了一声。

然而更让人震撼的景象冒了出来!

却见林阳给张忠华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满了一杯,微笑道:“老爷子,我敬你!”

张家人百思不得其解。

可别说是他,其他张家人亦是如此。

老爷子心情大好,也懒得再去想那么多,直接举杯笑道。

看到这景象,任爱、张松洪、杜森等人心里头皆涌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些个广柳省的大人物们一个个是恭敬的很,一一敬酒,而后围着桌子落座。

“哼,麻烦?又什么麻烦的?你以为这些阿猫阿狗还能是我杜家的对手?你可不要忘记了,我杜家是来自于燕京,不是你们广柳这种地方能比的!”杜森冷哼,显然还不服气。

所有人都傻了。

“对对对,我们都是林会长的朋友。”

接着黄家的黄茂也上了前,举着杯道:“老爷子,咱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是第一次喝酒,这样,你喝一杯,我喝三杯,如何?来,敬你!”

老爷子有些难以置信。

“朋友?”张忠华错愕不已。

“我也不知道...”张爱绮呐道。

不知为何,他只觉这一杯酒里尽是酸甜苦辣,喝不出该有的酒味儿。

要知道,这些人,往日里哪会跟他喝酒?能喊他一声张老爷子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可现在却是规规矩矩的围着老爷子坐。

“好熟悉的声音。”

却见梅毅等人齐刷刷的朝林阳鞠躬致歉:“林先生,请您原谅我们的愚蠢行为!很抱歉!”

这话一落,梅毅、黄茂等世家之长们全部如释重负,急急忙忙的找杯子倒酒,而后齐刷刷的围了过来。

“没什么,外公,您快坐下,喝酒吧!”林阳淡淡一笑,招呼着张忠华落座。

“哦,好!好!”

张松洪双眼微亮,点了点头。

这简直是就是做梦才该有的场景!

声音整齐,如同浪潮盖落,甚是响亮。

“什么?”张忠华震愕不已。

“老爷子不知道吗?林先生可是江城医协会的会长啊!”黄茂道。

“没有的事。”张忠华虽然困惑,但心里头也高兴的很,直接一饮而尽。

但今天,梅毅却是满脸笑容,且是期望与盼望的给他敬酒,完全是一副怕他不喝的样子。

这一言,已经将张家人仅有的一点理智给冲的七零八落。

只要张家背靠着杜家这棵大树,在广柳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这个时候,张松洪再不敢说一个字。

“老爷子好酒量!”梅毅是感激不已,急忙将杯中酒喝掉。

张忠华亦是如此,他挣脱了早已木讷的保镖,望着梅毅等人,又看着林阳,错愕道:“小子,你这...这是怎么回事?”

...

“梅先生,坐下吧,一起喝。”张忠华笑道。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诸位,你们怎么都来了?”

“好!好!快坐下喝,坐下喝!”老爷子大笑道。

果不其然。

好家伙,这些个世家之长可是足以代表半个广柳了。

“杜先生,他是谁?”旁边的张松洪急问。

“我们都是他朋友!”

这一刻,没人再敢打扰他,没人再敢制止他。

“我外公让你坐,你就坐吧。”林阳平静道。

“先前跟我坦白了?”

梅毅一听,为难的看着林阳。

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排场。

“外公,虽然今天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日子,但你今天不开心了,我就让你喝个痛快,一醉解千愁!怎样?”

这声坠地,人们皆是一怔,朝大堂外望去。

是啊,杜家可是来自于燕京,背后还有耀空集团呢!

“林会长?”张忠华微愣:“你当会长了?你是什么会的会长?”

“外公,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只是这些人的朋友而已。”林阳吃着菜道。

“是,是,多谢外公...不不不,多谢张老爷子!”梅毅激动的语无伦次,连忙坐下。

“张老哥...你在吗?”

张忠华严肃的望着林阳:“小子,你还有什么身份?”

这个梅毅他是知道的,在广柳省很是有能量,是属于跺一跺脚都要震三震的人,虽然张忠华辈分大,但别人梅毅压根就在乎这个,给他敬酒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老爷子,我干了!”

说完,便是咕咕三杯,不带含糊。

这些人的到来,让任爱、杜森等人全部傻了眼。

张忠华一脸莫名,但还是坐了下来。

杜森也不由一愣,扭过头去,然而一望,却是大惊失色,差点没吓得软倒在地上。

张忠华虽然一头雾水,但性情豪爽的他也懒得再去想那些,直接一口酒闷掉。

“妈,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在干什么?”成萍发懵了,摇晃着张爱绮的胳膊问。

“老爷子,我敬您一杯!”梅家势力最大,实力雄厚,他便是第一个走了过去,面带微笑的说道。

“老爷子,你慢点,吃点菜!我干了!”

“这...这是怎么搞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