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把财产分了吧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毕竟他是林神医啊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请人

“这应该是我问你才是,你们这些人是任家的,既然是任家的人,怎么来给我张家敬酒?你们什么意思?”林阳淡道。

“杨开盛现在是浑身的老年病,高血压、糖尿病、脑血栓,不仅如此,他还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一旦饮酒,猝死的几率会高达百分之九十,我可不希望你死在我外公家里,所以这酒,你还是别喝了。”林阳道。

“这...也好。”杨开盛叹了口气,这件事情的确是开棋他们做的不地道,开漠的事情他也听说过,的确太跋扈了,而且这一次居然开始买凶杀人,实在太无法无天了,哪能轻饶?

这个林神医,明明是连碰都没有去碰杨开盛一下,却是能够一眼把杨开盛的浑身上下给看了个明明白白,当真神了!

于是乎,所有人都傻了眼。

“此外,我不治开棋,不治开横,不治开漠...”林阳冷道。

“来来来,杨老弟,来喝酒!”旁边的张老爷子哈哈笑道。

张爱绮举着酒杯,有些不知所措。

却见林阳伸出了一根手指:“先让他们瘫一年!一年之后,我再给开家人治病!”

杨开盛的确有这些病,而且一个不差,心脏病最为严重,他已经动过一次大手术了...

杨开盛当即一愣。

假的吧?

“你是要我敬林阳酒吗?”张爱绮小心的问。

现在好了,一切都好起来了。

张家人哆哆嗦嗦,心里疯狂的暗示着自己。

林神医?

“一年后,我会给开家人一一治疗,但希望你能记住你说过的话与答应的事,否则下一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到时候我保证开家连神仙都救不了。”林阳平静道。

真是神医啊!

一定是假的!

“什么条件,您说,我通通答应!”杨开盛忙道。

当即每一个人皆流露出恼色。

张家人全部噤了声。

尤其是任爱。

“敬林阳的酒干什么?他林神医了不起?他不还是咱爸的外孙女婿?他见了咱们,不还是得叫舅舅姨妈?怕他干啥?我是要你去敬那个杨开盛!”张松洪沉道。

杨开盛也不可能认错...

“小子,怎么了?”杨开盛侧首问道。

“什么?”杨开盛错愕至极。

“我的确是张家的女婿,但我张家不是只有我外公张忠华一人吗?”林阳反问。

“好!好!喝酒!喝酒,来,我先敬林神医一杯!”杨开盛激动的直接将杯中的茶水倒掉,径直换上茅台。

杨开盛重新喝起了茶,但却是围在桌子边畅聊甚欢。

杨开盛一人会认错,这些人呢?恐怕他们都是知道这人就是林神医吧?

杨开盛瞬间激动了无数,浑浊的眼尽是泪珠...

但现实是残酷的。

他扫了眼张昆,又看了眼张爱绮,低声道:“妹妹,你过去敬下酒。”

至于那些杜家人跟张家人,已没有谁去理会了。

“你...”任爱气急。

“我姨妈?我可不记得我有你这个姨妈?”林阳道。

“啊?我?”张爱绮愣了。

“你先别急着谢我,我是有条件的。”林阳沉道。

这话一落,张松洪等人立刻明白了林阳话中的意思。

“我是谁?我是你姨妈啊!”张爱绮大为恼怒的说。

“你说什么?你个小兔崽子,你反了天了你?你要知道,你是张家的女婿!”张爱绮气的浑身发抖。

林阳点头。

林阳这幅态度,杨开盛岂会搭理张家人?那不是得罪林阳吗?

这个林阳就算突然变成了金凤凰又如何?自己依然是他的长辈,他现在出息了,这些人该高兴才是,干嘛要害怕他?

有人对林阳产生的怀疑,可看到肖长青、梅毅等人的态度,他们想要喊出的质疑之声也被憋了回去。

这时,林阳起了身,将杨开盛扶起。

起初这些人还对林神医嗤之以鼻,觉得杨开盛是夸大了此人,现在看来,杨开盛不仅没夸大,反而是错误的低估了。

“你不能喝了,你现在的身体,三杯酒喝下去,必死无疑!”林阳道。

杨开盛急忙躬身。

张爱绮双眼发亮。

“杨老爷子,来,晚辈敬您一杯,您吃好喝好啊!”张爱绮笑着说道。

但在这时,那边喝着酒吃着菜的林阳突然眉头一斜,扫了眼张爱绮道:“你是谁?”

事情算是就这么定下了。

这话一落,张爱绮顿时一怔。

肯定是这个杨开盛认错人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张老爷子哪能不疼张晴雨?但张家这边也是焦头烂额,他实在无暇顾及。

“真的吗?那多谢林神医,我们恭候林神医的大驾。”几名杨家人忙道。

“多谢!”

杨开盛愣了下,继而点头:“没问题。”

终于,张松洪忍不住了。

“那好,我允许你们敬酒,你们去敬吧。”林阳淡道。

全场张家人全部石化了...

这时,林阳喊了一声。

可下一秒,一只手抵在了杨开盛的杯口。

“林神医,您说的是真的吗?”杨开盛身旁的一名小年轻呼吸一颤,忙询问道。

“林神医放心,杨开盛从不食言!”杨开盛严肃道。

“杨开盛,我林阳不是个心软的人,但你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我怎么着也得给我外公一个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就依了你,放开家一马吧。”林阳淡道。

“既然这样,那就把财产分了吧!”林阳道。

梅毅等人也瞬间明白了林阳的意思。

“外公!”

张爱绮脸色即变:“你什么意思?”

“我跟你没什么账要算。”林阳平静道。

这话一落,那跟着杨开盛过来的杨家人全是错愕连连。

他们在这里胡吃海喝舒服了,张家一众却是坐立难安。

“好,好,哈哈哈哈,我就说我张家的人不会是什么庸庸碌碌之人,好!哈哈哈...”说完,便满饮了杯中之酒。

杨开盛有些意外,看着张爱绮,举着杯子不知道该不该跟她碰。

而且这个孙女婿,着实是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的惊喜。

“林神医,您能研制出治疗脑血栓跟鼻炎的药方,那您肯定也有治好心脏病的药方吧?求求您想想办法,救救我爷爷吧,只要您能救救我爷爷,您提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那名小年轻激动的说道。

林阳这是在怪这些人只听任爱的而忤逆张忠华啊...

是这个林阳?

“不然呢?我们都得罪过林阳那家伙,敬酒可不太合适,你去比较好。”

“那你这是干什么?不许我张家人给杨老哥敬酒?”任爱怒声质问。

“现在这些人都归任家管,张家就你一个人了吧?”林阳道。

想到这,张爱绮也自信了了起来,直接端起杯酒朝酒桌走来。

他并不在乎林阳能为张家带来多少利益,他在乎的是林阳作为张晴雨的女婿,只要有林阳在,张晴雨就不会受委屈。

这一言,如同一记晴天霹雳,狠狠的劈在了所有张家人的脑门上。

“心脏是人之首府,要治疗这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虽然我有方法,但没有药材,这里是治不了的,等哪天我有空去了燕京,再给你爷爷看吧。”林阳淡道。

张老爷子拿杯子的手也不由的哆嗦了下,然片刻后他却是放声大笑。

谁都没料到林阳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说的对啊!”

张忠华微微一怔,旋而点头淡道:“孤家寡人也好,毕竟都是些不孝子孙,不在乎了。”

“林阳,你现在是要跟我这个老太婆算账吗?”任爱站里出来,沉沉的喝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