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变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请人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医王大会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林阳也起了身。

车上,副驾驶位的徐天冲着司机急喊。

“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许计也是明白了林阳的底气。

“不用,你们该干嘛干嘛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不过走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叮嘱你们,希望你们要记住,也包括张家人!”林阳淡淡说道。

这话一落,许计的头皮都快炸开了。

张忠华凝望着任爱,淡淡说道:“老婆子,其实一家人没必要弄成这样,我知道你也是为张家好,但我张家不需要通过向别人献媚来寻求发展,有些人,远不止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有些事,也该挺起脊梁堂堂正正去做,我张忠华要的是问心无愧,而不是荣华富贵!”

可他知道现在不是喊疼的时候。

疯了!

“阿天!”

徐天失声大喊。

许计连连后退,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整个人都在哆嗦。

然而他这一觉还没睡多久,马海便急匆匆的跑来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

张家人全部哀嚎了起来。

说完,直接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林神医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杨开盛道。

然而就在这时,杨开盛又说了一句。

“也不是什么让你们很为难的事情,就是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就是林神医的这件事情说出去。”林阳道。

徐耀年急了。

但却无用,许计已是上了车直接离开了张家。

任爱不说话了。

许计的脸色十分的不自然。

“弟弟...”徐耀年紧捏着拳头。

“许律师!许律师!”

一辆黑色的福特蒙迪欧正在朝前疾驰,这速度起码有一百五十码了,许多路过的私家车都被吓了一跳。

“外公,我也该走了!”

“快,再快点,再快点!”

这一回张老爷子是铁了心。

康佳豪?纪文?方是民?

徐南栋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摔在车内,凄厉嘶喊。

顷刻间,蒙迪欧不受控制,在地上漂移了几圈,便侧翻到了一旁。

不过林阳依然不敢放松警惕,毕竟南派还有那个上沪华家可都不是什么善茬,不把这些人清了,江城是不可能安宁的。

这简直就是四个二加王炸啊!

“爸,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们先走!我来挡住他们!”

但徐南栋知道徐天当下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一咬牙,也管不得老爷子的固执,便拽着他的胳膊朝另一条路跑去。

“阿天...你们先走吧,我这把老骨头跟他们拼了...”徐耀年咬牙道。

“林董,徐天又被抓了!”

“你们快走,快去江城,去请林董来,只有林董能救我!如果我们全部被抓了,那就全完了!快走!”徐天嘶喊着,便朝旁边的小路跑去。

司机神色一正,冷冷说道:“二位记好安全带!”

司机满头大汗,精神高度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在瑟瑟发抖。

其中受伤最重的莫过于司机,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徐天还好,但他的脑袋此刻也疼的厉害。

二人走到大马路上,立刻打了辆车。

这是得不偿失的。

现在广柳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开家、越家派到江城的人也都撤了回去,洛芊跟苏颜她们也安全了。

“张家...散了就散了!”张老爷子再是喝了一杯酒,继而起身,对林阳道:“小阳,外公喝的有些多了,就先回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喝。”

.....

“先不去医院,马上带我们去阳华集团,十分钟内能到,我再加一倍!!”

然而在这蒙迪欧的屁股后面,还尾随着几辆奔驰轿车。

“小心!”

“爸!!”

后排是徐南栋跟徐耀年。

这可是当下炙手可热的大律师啊!

纪文跟康佳豪更是在最近名动全国,火遍全国,有人说他们二人的联手已经能够媲美燕京的那些豪门律师了,尤其是纪文,已经是天才律师,有康佳豪带着,他的成长几乎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江城内的一些大案子基本都会交到他的手中。

老人也算是心累了。

毕竟他没必要撒谎,否则潘龙就是最佳选择。

她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林先生,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能请动那几位?”许计脸色十分的不自然,人忙爬起来,颤抖的问。

方是民就不必多说,燕京三大律师之一,权威认证,家喻户晓!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出风头,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明白吗?”林阳望着那人道。

“林神医,如果我再去把潘龙律师团队请来帮忙,效果会不会更好?”

而一众广柳省的大佬是连连点头,忙是答应。

他急忙从车内爬了出来,且将徐南栋跟徐耀年从里头拉出来。

车内的几人是跌的七荤八素,头破血流。

林阳要求的事情,他们肯定会放在心上,毕竟谁都不想重蹈开家的覆辙...

“爸,那您的意思...”张昆小心的问。

“我会采纳小阳的意见,进行财产分割,钱是谁的就是谁的,我不会要你们一分,你们也休想再从我这拿走一分!”张老爷子道。

“要不我现在给他们打电话?”林阳淡道。

马海沉声道。

那些人果然没有来追徐耀年跟徐南栋。

他相信,整个广柳省...不,是整个国内,没有谁敢动这样的队伍吧?除非是秋玄生亲自过来!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老脸极度的难看。

“两位先生,你们要去医院吗?”司机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她这最后一张王牌都治不了张忠华,她还能有什么辙...

林阳回到江城,便去了公司睡了一觉。

如果说这三股力量拧在了一起...仅靠他一个许计,那完全是以卵击石啊!

许计一退,任爱彻底没了辙。

“又?”

梅毅、肖长青等人急忙起身,连杨开盛都站了起来追上去。

许计再也承受不住了,猛然转身道:“任老太太,这个案子我怕是管不了了,你...另请高明吧...”

“天色晚了,你也喝了酒,就别回了,到这住一晚吧。”张忠华道。

此刻。

为家族操劳了一辈子,却不曾想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没事,我会找代驾。”林阳笑了笑,便朝外头走去。

这些车子的速度也快的离谱,紧咬着蒙迪欧不放。

林阳看了眼墙壁上的钟,忍不住问道。

.....

他也被这一家子人寒了心!

然而却没有任何作用。

“妈,现在该怎么办啊?”张爱绮忙上前,急切的询问。

“林神医,我送你!”

“为什么?”有人下意识的问。

疯了!

林阳没再说话,打了个电话叫来代驾,便回了江城。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急转弯,且一辆轿车借道超车。

说完,许计直接转身离开。

南城通往江城的国道上。

司机骇然失色,猛打方向盘。

这种无敌队伍,谁还能撼动的了?

任爱急喊。

那人缩了下脖子,不敢吭声。

这一夜,广柳注定无眠。

这一次,他不会再心软了。

这种官司是必输的官司,当然,对于一名新人律师而言,这种官司不管输赢,至少名声能够赚足,但对许计而言却不同,他已经有足够响亮的名声,这样做不仅会让他的名声发臭,同时也会让他得罪好几个大律师,乃至江城及燕京的律师界。

“怎么办?能怎么办?现在还不是这个糟老头子说了算?”任爱沙哑的说道,说着说着,便不由的哭了起来。

徐天望着那些朝这飞驰而来的奔驰车,沉声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