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没资格教我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秦凝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众矢之的

“喂!你什么意思?毛老师在讲课,你居然还有脸睡觉?你这是在看不起毛老师吗?”

秦凝倒是颇为认真。

这位中年妇人叫毛爱琴,也是南派的一名中医,在国内比较有名,受到很多人尊重,她一般是不会讲课的,这一次是南派安排她给大家上一节公开课,她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对,我也看到了!”

“不错,程先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再见。”秦凝温柔的说,继而挽着林阳的胳膊转身离开。

林阳眉头紧皱,神色依然不动。

而在这说话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旁边有人在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

“哦?你男朋友也是医生?”程常生有些惊讶。

程常生嘴角扬了起来,轻快的朝学院内部走去。

“我并没有。”林阳摇头。

然而就在这时,尖叫声响起。

周围许多人都站出来作证,纷纷指责林阳。

几人快速思绪了下,最开始那个男子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道:“想就这么走?那可不成!毛老师德高望重,受人敬仰,你在这里睡觉,就是亵渎了毛老师!我告诉你兄弟,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跪下向毛老师道歉,这个大门你只能躺着出去,不能走着出去,知道吗?”

“你...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够格教你了?”毛爱琴指着林阳怒问。

基本上来这的人都不会离开,反倒许多人是被那讲台上口若悬河的中年妇人的话给征服了。

众人情绪激动,局势愈演愈烈,看那些人义愤填膺的模样,仿佛林阳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个人是程常生派来找事的...

“怎么回事?”

毛爱琴本是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的,但看到周围人高涨的情绪,也不好去平息。

这话一落,其余几人双眼顿亮。

程常生没有挽留,只是眯着眼盯着秦凝那曼妙的身材,而后眼神又落在了林阳的身上,嘴角流露出一抹轻笑。

随着这几人的呼喊,整个学术厅的人也纷纷喊出了声。

四周无数人齐刷刷的朝声源望去,才发现说话的人是林阳身后站着的一名男子。

她自己心不甘情不愿的跑这来给这些家伙上课,居然还有人睡觉?

林阳眉头一皱,看着他道:“你在跟我说话?”

片刻后,惊雷般的怒骂声响彻了整个学术厅。

“我已经在去学院的路上,叫人给我把那个男人从秦凝的身边拉开,告诉秦凝,他是我闻人照江的女人,叫她安分点!至于那个男的,留给我,我二十分钟后到!”

“有妈生没爸养的畜生!”

“还能是哪?当然是学院啊!”

林阳听了一阵便没了兴趣。

他们在诬陷林阳...

林阳听的仔细,一字不漏。

林阳现在成了众矢之的,谁都是向着毛爱琴的,对林阳自然是极为厌恶。

程常生是要求他们把林阳从秦凝的身边拽开,这里是南派学术院,他们不敢用强的,就找了这法子,可如果秦凝也跟着出去了,他们可不就瞎忙活了吗?

她本就不是讲师,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

这样一来,秦凝还会跟这个废物一起?

“哪?”他再度发声,虽然只一个字,但声音尤为坚定。

更何况若是此人真的因为在自己的课程上睡觉而给自己跪地道歉,那说出去她也有面子,这也是吹嘘的资本呐。

“这个人是程常生的人。”秦凝低声道。

“你算什么东西?”

毛爱琴恼了,一张脸冰冷至极,她指着大门,冷冷喝道:“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还有我!”

林阳点头,与秦凝入了学术厅。

“你太不尊重人了!”

“跪下,道歉!”

好歹毒的计划。

她岂能容忍?

秦凝平静的问。

秦凝俏脸微冷。

“你给我赶紧滚出去!!”只听那人指着林阳大喊。

虽然毛爱琴是在侃侃而谈,但眼里却始终是有一种厌恶感与不耐烦。

这话坠地,毛爱琴恼了。

而在二人走到一栋楼前时,秦凝看了眼学术厅的灯是亮的,遂冲林阳笑道:“似乎讲师已经开讲了,我们进去听一听吧?”

厅内人山人海,因为是开放式的讲课,人们是可以随意出入的。

人们不敢心生不满,毕竟能听到毛爱琴的讲课,他们已经深感荣幸了。

这一记嗓音尤为的刺耳,是直接打断了毛爱琴的讲课。

“说的对,快点跪下,向毛老师道歉!”

秦凝则带着林阳在南派学术院内参观了起来,也开始为林阳介绍起南派。

“有乐子咯。”

于是整个学术厅,就只有毛爱琴一人在说话了。

“你说什么?毛老师没资格教你?”

“不然是跟谁?”那人怒道。

她都认得清,这些人全部都是程常生的人...

“狗东西,马上给我跪下道歉,不然老子撕了你的嘴!”

林阳点头说道。

“毛老师的课多少人想听都还听不到呢!”

声音坠地,电话便被挂断。

“可我没有睡觉啊。”林阳无奈道。

“好!”

“你猜我看到了谁?”

毛爱琴也是当场要爆炸了。

...

这话一落,电话那边的声音瞬间变得清冷。

毛爱琴微微一怔,她倒没想要林阳这么做。

然而就在众人逼迫着林阳下跪的时候,林阳突然开了口。

毛爱琴心头打定主意,就让这个傻小子跪一跪又何妨?反正这里是南派,这家伙肯定也是要参加医王大会的,她没必要害怕。

“小凝,你是知道的,闻人大少对你可是向来很好的,他的心思你也应该明白,其实我也知道你对闻人大少可能不是很感兴趣,但有些事情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不该把你男朋友带来啊,那样的话对他对你都有麻烦。”程常生叹气道。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

所有人都瞪大双眼,怔怔看着林阳。

那边的几个人一听,当场急了。

身败名裂!让其人前受辱,成为众人笑柄?

但程常生的其余几个人却是在这里煽风点火起来。

不妙?什么意思?”

这话一落,学术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毛爱琴寒着个脸走了过来。

他瞪着林阳,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这是真的吗?你在我的课上睡觉?”毛爱琴盯着林阳问。

“诶诶诶,等一下等一下...唉,你这个人还真是无聊。”程常生耸耸肩无奈道:“那我就直说好了,我看到秦凝跟一个男人搂在一起了!”

骂声不断。

起初倒是有几个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提出了问题,然而毛爱琴却直接拒绝回答。

“毛老师,这个人看不起您的授课,公然在您的课程上睡觉!我看不下去了,希望他能离开这里,至少请他不要侮辱尊敬的毛老师您!”那人立刻说道。

“什么事?”电话那边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林阳一听,立刻恍然大悟!

林阳无动于衷。

“跪下,道歉!”

侧首看去,是秦凝。

“她是你们的老师,不是我的老师,我就算在这里睡觉了又如何?这并不能说明我并不尊重她,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教我!”

“是的。”

“我不喜欢别人浪费我的时间!挂了!”男声淡道,便要挂掉电话。

秦凝受不了了,拉着林阳的手道:“林哥哥,我们走吧!”

“你错了,我男朋友不是我带来的,是他自己来的,他也要参加这场医王大会。”秦凝道。

“你还在撒谎?大家都看到了!”那人喝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