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把方子给他们!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众矢之的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想不嫁都不行了

但林阳依然淡定至极。

谁能想到陪在林阳旁边的那名绝美女孩...居然是秦柏松的孙女...

骨头碎裂的声音冒出。

老人双手后负,脸露怒容,不苟言笑,极为的严肃。

“这...”

“秦老!饶我一回吧!”

“秦前辈久仰了!”

“你不配!”

林阳一把抓住那女生的胳膊,继而撸起她袖子。

然而就在这时,一记愤怒的喝喊声响起。

这就是肺热的症状。

“把方子给他们,现在!”秦柏松灼灼的望着他,严肃说道...

却见人群分裂。

所有人为之一震,齐齐看向声源。

但秦柏松一律不管。

“你干什么?”

“是吗?”林阳眼神冷冽了起来。

秦柏松这是要打南派人的脸吗?

程常生的那几个狗腿子脸色是十分的难看。

“我...我错了...”毛爱琴低着头暗暗咬牙道。

“你说你已经恢复了,那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吗?”林阳询问。

面对这如同潮水般的人群,林阳就算再强,恐怕也对付不了吧?

“天呐,他居然来了!”

现场哀鸿遍野。

那岂不是说毛爱琴没有治好这女孩?那岂不是说南派的医术还不如这个年轻人?

秦凝手心都出汗了。

秦柏松冲林阳小声说道。

“对,大家一起上,把他抓起来!”毛爱琴也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不是跟林阳扯这个的时候。

“我要见你们院长。”

“毛老师,你这是怎么回事?是你怂恿这孩子说谎吗?”秦柏松瞪着毛爱琴问。

啪!

却见秦柏松脸一黑,瞪着这些人怒喊道:“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南派,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

周围人也都噤了声。

南派第一时间派人来处理此事,但因为是秦柏松出了面,毛爱琴也没人敢保,更何况这种造假之事的确可耻,南派保了,那就是个黑点。对于南派这种十分注重声誉的组织,他们是不可能为了个毛爱琴而自毁名声的。

“秦前辈好!”

“你他吗还不跪是吧?”那几名程常生身边的狗腿子叫嚷着冲了过来,直接一拳头朝林阳的脑门砸去。

女孩微微一愣,旋而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少爷,秦柏松介入了。”那狗腿子咬牙切齿的给程常生打了电话。

毛爱琴也哑口了。

“保安,保安,快把保安叫来,赶紧把这个人抓起来!”

无论他做了什么。

女生浑身一哆嗦,连忙后退。

毛爱琴一听,瞬间面如死灰。

片刻后,他一脸震怒模样,沉喝道:“你这明明还有肺热,为什么说你已经没事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这么多人看着,你以为你瞒得住?”

“爷爷,不是这样的。”秦凝立刻上前解释。

“那你的意思呢?”林阳问。

现场局面已经不受控制。

可谁都知道,女生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存毛爱琴的颜面,更主要的是保存南派的颜面!

而他一出现,现场许多人失声而呼:“是活阎罗!”

但下一秒,一只手精准抓住了那只轰来的拳头,并猛然发力。

“谁说这是肺热,我...我只是穿多了而已!倒是你,你在我们南派打了人还敢这么嚣张?大家快把他抓起来!”那女生挣脱了林阳的手尖叫道。

秦柏松坐在副驾驶位上,沙哑的说道。

那人发出凄惨叫声,整个拳头都变了形。

“你若医术比的过这位小伙子,那是你有本事,既然比不过,那就实事求是,技不如人还要整这些下流的手段,你也配是一名中医?”秦柏松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毛爱琴急了:“秦前辈,你饶我一次吧,如果你向上面反映,我...我肯定会被逐出南派的,秦前辈你就放我一马吧!”

一名穿着唐装的老人快步走来。

所以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不会承认林阳!

毛爱琴也是一愣。

林阳淡淡说道。

之前那胖子冲了过来,要拦住林阳。

许多人双眼爆亮,激动不已。

尤其是那女生,站在这里的都是医生,都是中医,其中更有几个小有名气的,他们还能看不出那女生的肺热好没好?

“你给我滚开!”

“南派对阳华集团的行动。”秦柏松沉道:“他们明天将会整合好南城的事,五天后...针对阳华集团的行动正式开始,老师,南派不是上宇集团,你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但林阳反手一巴掌煽去。

却见秦柏松拉住了她的胳膊,直接号起了脉。

但主人公对这没兴趣。

林阳没有说话,只是大步流星的走向了那女生。

人们再度被震慑到了。

但他之所以要坚持与毛爱琴比,一是想知道南派的手段,二是想检测一下南派这个组织究竟是个什么性质。

“老师,咱们走。”

秦柏松怒道。

当然,这件事情发生后,林阳便是受到了多方关注,许多人也在讨论这个让毛爱琴下不了台的年轻人是何方神圣。

只见她那白皙的胳膊处微微发红,而且是很不健康的红。

“啊?”

“爷爷?”

毛爱琴冷笑道。

学术厅哗啦啦的沸腾一片。

“秦前辈!!”

人们纷纷打着招呼,还有人想要上前套近乎。

“那就算了,回来吧。”程常生笑道。

“这...这个?”女生支吾了半天没了声音。

女生不让大家看温度计,许多人都心照不宣,但林阳这举动,无疑是把那一层窗户纸给捅破...

“秦前辈,你来的正好,快点把这个人轰出去,他居然在我们南派打人,成何体统!”毛爱琴上前道。

“你去写份检讨,然后贴到南派公示栏上!这件事情我会向上面反映的!”秦柏松冷道。

她不能容许这些人亵渎她的林哥哥。

秦凝银牙紧咬,眼眸里是滔天怨意。

无数人吓得是头皮发麻,脸色苍白。

因为...毛爱琴可是南派的人啊。

林阳自然也明白这点。

此刻的林阳正跟着秦柏松朝酒店方向行去。

“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来南派的资格...”

“事情很严重。”

这个时候没人再敢上前招惹林阳。

现在看来只能有四个字来总结。

更何况这些人根本就是在颠倒黑白!

不少人哗然。

秦柏松怒哼道。

面对如同潮水般的指责与咒骂,林阳显得尤为淡定。

“啊!”

林阳点头,便跟着秦柏松走出了学术厅。

“什么很严重?”林阳淡问。

林阳微微侧首,望了眼秦柏松,没有说话。

咵嚓!

地上那胖子捂着脸悲愤吼道,继而一马当先冲向林阳。

“好。”

“大家上!”

他本就年长于毛爱琴,他加入南派的时候毛爱琴还没开始学医呢,在他面前,毛爱琴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了。

周围人哗然,纷纷尖叫喊道。

那女生也大声喊了出来。

当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胖子脸上出现了个鲜红的巴掌印,人是头晕目眩,旋转了两圈便一屁股坐在地上。

很快,学术厅的事情传遍了南派。

全场哗然。

“不要啊!”

“这可是江南省有名的大医啊!”

徒有虚名!

“除此之外,这次所有参与此事的人,所有参与骚乱的人,全部取消参加医王大会的资格!”

“打人了!杀人了!”

“你敢在南派放肆?好!很好!南派成立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在这闹事,你是第一个,我不管你是谁,你完蛋了!”毛爱琴是气的不轻,指着林阳连连叫骂。

这一嗓子极为的洪亮。

“啊?”

“你干什么?”

“哇...”

他看了眼那名说自己没事了的女孩,沉声道:“你...过来!”

其余人一拥而上。

秦柏松居然这么说?

秦凝简单的说了下概况,秦柏松的脸色当即难看到了极点。

“统统给我住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