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想不嫁都不行了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把方子给他们!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龙手

若是一般的女孩,怕早就被他的王霸之气给征服了,然而秦凝却是丝毫不理,直接转身要走。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闻人照江淡笑道,便被几人搀扶着离开了。

“你放不放手?”秦凝咬牙道。

秦凝没有回房,而是找到了秦柏松。

“小凝,你给我站住!”

“要是你刺了能接受我,我让你刺!”闻人照江冷道。

“可我不在乎。”林阳摇头:“阳华没了,我还能再建,但南派想要靠这个让我妥协,那是天方夜谭。”

翌日一早,秦柏松将林阳交代的清单材料全部购置妥当,林阳带着这材料去了秦柏松的私人药房。

你是要我向南派低头?”

秦凝没有去打搅,而是心不在焉的在学院内转悠着。

她心里头是乱糟糟的,虽然她对林阳的实力很有信心,可那终归是南派啊,是一个庞然大物啊,哪是个人能够抗衡的?

“所以你刚才就是去跟南派的那些骨干接触,去商量这个事情?”林阳问。

林阳闭目,不再言语。

“知道,当然知道,司徒镜可是南派大骨干宇文默的得意门生,是上届天才医生中排名第六的天才,他的天资很好,医术成长也快,就是我觉得此人心术有些不正。”秦柏松说道。

夜了。

“小凝,我们聊聊!”闻人照江沉声道。

“好!明早我去你那。”林阳道。

“你放开我!”秦凝挣扎了起来。

“对了,你可认识司徒镜?”林阳似乎才想起这个人。

“啊?杀人了!”

那些人...赫然都是闻人家的人....

“没想到你既然是这样一个婊子!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必客气了,你给我滚过来!”

闻人照江浑身一颤,连连后退,低头看去,却见那剪刀的小半截已经刺入了自己的小腹。

“难怪之前我去找那些人时,宇文默的反应会如此强烈。”秦柏松恍然。

“可在上个月,他又回了南派了。”秦柏松沉道。

“放心吧,等不到五天,你马上帮我准备些东西,后天我会跟南派把这笔账算清。”林阳淡道。

“你...你什么意思?”秦凝感觉有些不妙。

“有药炉吗?”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去路。

“我十分敬重老师,我不想老师的心血毁于一旦。”秦柏松摇头道。

一切...仿佛是有预谋。

“那一位?谁?”

闻人照江淡淡一笑,但眼里却有着一丝邪气,他盯着秦凝,微笑道:“凝儿,这一回,你不想嫁给我也不行了...”

“程常生果然还是跟你说了?”秦凝面露厌色。

秦柏松长叹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闻人照江冰冷道,便要将秦凝朝旁边的楼房里拖去。

“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跟他上床!”闻人照江情绪激动的说,手臂不禁大力了不少。

“之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闻人照江面无表情的问。

旁边的秦凝一直默默的听着,小脸满是担忧,也是始终一言不发。

秦凝失声。

一群人闯进了秦柏松的住所。

“闻人少爷!”

“混蛋!”

“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告诉你好了,程常生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我男人,我秦凝以后注定是会嫁给他的,你没希望了!”秦凝冷道。

“那您觉得林哥哥的胜算有多大?”秦凝再问。

“我住的地方有。”

“我不知道。如果后天老师是去斗医,以老师的医术,碾压南派大多数绝对没问题,可我怕就怕...那一位会出面啊!”秦柏松喃道。

话说他跟南派的恩怨,也是由这个人先引起的,尽管没有这个人南派依然会盯上他。

秦柏松沉道,便离开了酒店。

片刻后,她闭起了双眸。

“后天我会跟宇文默把这件事情算清的。”

鲜血滴滴坠落...

“老师,至少我知道局势的严重性...”

“好的。”

且程常生一众不知从哪钻了出来,一齐围向闻人照江。

周围人大惊失色。

“爷爷,事情真的这么严重吗?”秦凝小心的询问。

秦凝站在酒店过道处,望着窗外的景色,秋眸里尽是痛苦与无奈。

“老师,你的意思是...”

“你...”秦凝气急了,一把从包包里取出一把剪刀,怒声道:“你再不放手,就别怪不客气了!”

“实际上比想象中要严重的多。”秦柏松叹了口气道。

“没有别的选择余地,他们早就跟各个地方各个层面的人通了气,五天之后,大批人马进驻江城,阳华集团根本挡不住!”秦柏松沙哑道。

秦凝柳眉轻蹙,抬头而望,却见面前是一名穿着西装剑眉星目的男子,男子长得很是俊俏,但脸色十分的苍白,身材虽然魁梧,但又有些虚浮,似是最近纵欲过度。

秦凝俏脸煞白,人连连后退,秋眸都没了色泽。

“还能是谁?当然是龙副院长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秦凝冷哼。

入了酒店,林阳便早早去休息了。

“爷爷,你说...找闻人家帮忙...有没有用?”

这话一落,就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进了闻人照江的心脏内。

秦柏松接过一看,开口道:“我明早送到您那。”

想到这,秦凝便觉一阵烦闷。

林阳面色平静的问。

“找什么找?”秦柏松当场炸毛了,怒斥道:“难道我还要靠我孙女还保住我老师?凝儿你给我听着,我不许你自己胡来,这两天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酒店就成,明白吗?”

他冷冷的盯着秦凝:“你跟他上床了?”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凝心头微颤,感觉不对,便匆匆离开,去找自己的爷爷。

“我们还没那么熟,有什么可聊的?”秦凝回过神来,淡淡说道。

“我先去忙了,如果老师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你捏疼我了!”秦凝疼的有些站不住。

秦凝小脸微白,人也后退了几步,娇躯轻颤。

“我跟此人有些间隙,他已经被我教训了,我想他的师父宇文默应该会找我的麻烦。”

而且...今天的闻人照江表现的太反常了,他虽然霸道,但不会冲动...

“只可惜你的面子并不顶用。”

“我没事。”

秦凝气急,见自己的力气抵不住闻人照江,是再也控制不住,情急之下,一把将剪刀刺向闻人照江。

“闻人照江?”

程常生他们是从哪钻出来的?

“什么?他...他不是已经归隐了吗?”

“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不会让你走的。”

闻人照江一把抓住秦凝的手腕。

没人报警,没人通知学院。

秦凝咬了咬樱唇,没有说话。

林阳从口袋里取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写了张单子递给秦柏松。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男人,他到底是谁?”闻人照江冷冷质问。

“跟我没关系?你是我闻人照江看上的女人,你注定会嫁给我,如何会跟我没关系?”闻人照江霸气道,这完全是一副霸道总裁范儿。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