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龙手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想不嫁都不行了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遗书

这可着实是惊煞了许多人。

秦家与闻人世家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如果闻人世家发难,他秦家的确顶不住。

事情的发展已经难以控制了...

秦凝痛苦的摇头。

现在秦凝落入了这个套里,主动权已经在闻人世家的手中了。

“我要看闻人照江的伤势报告。”秦凝道。

有龙副院长撑腰,她相信秦柏松肯定是会妥协的。

现在看到这个豪门太太到来,秦柏松隐约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在抢救。”

今天的事情他听秦凝说了,虽然秦凝的做法十分冲动,但那种情况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呵呵,好!好!很好!小丫头脾气硬,性子倔!像我!只可惜这件事情还由不得你说了算!”闻人太太冷笑连连,眼里流露着一丝玩味。

“照江的老师在听到照江这件事后也十分生气,说无论如何也要我们去讨个公道,我儿子照江天资聪慧,是万中无一的中医奇才,他老师那是疼爱的不得了,早已倾囊相授,这回出了这档子事,老师根本坐不住,若非我们拦着,恐怕现在站在这的就不是我而是他了,他要是来了,秦柏松,你这小小的秦家,怕是早就完蛋了。”闻人太太冷笑道。

这话一落,秦柏松瞬间如遭雷击。

他们已经猜到,这一切可能就是个套,闻人照江就是要逼秦凝出手。

二人呼吸一紧。

“这个人你也认识,他就是南派的副院长,龙手先生!”闻人太太平静道。

“怎么?这么急着赶我们走?我这要是走了,你们秦家可就要遭殃了!”闻人太太笑道。

秦凝坐在院子上的石凳处,独自伤神。

“好!好!好!秦柏松,这可是你说的,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

“闻人太太,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们秦家会负责的,但有一说一,你儿子也的确太不地道了,他想干什么?你们闻人世家就不该给我们个交代吗?”秦柏松沉声说道。

秦凝不语。

“你来这里问责于我们,我们难道连看个报告的权力都没有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强撑下去,葬送的只是整个家族。

秦柏松与秦凝皆面露凝色。

“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给你看?”闻人太太怒道。

“我儿子只是跟你孙女开个玩笑,又当不得真,可你孙女呢?她想杀了我儿子吗?”闻人太太恼怒质问。

秦柏松心头咯噔一下,感觉事情愈发不妙。

“呵,这都不明白吗?我家宝贝儿子受伤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我们闻人家很是生气,他爹说一定要向他讨回公道,如果不是我在旁边劝,你们秦家早就遭重了!”

几位有事吗?”

“我拒绝。”秦柏松哼道。

“你什么意思?”秦凝咬牙问。

“一群混账!老头子还怕你们不成?大不了这个南派我不待了!”秦柏松怒气冲冲道。

“抢救?”秦柏松一愣。

话说闻人照江的老师在南派一直是个迷,没人知道他老师是谁,有人说是宇文默,但宇文默自称只是挂了个名而已,实际上他并不负责教授闻人照江,他自称他的医术并不能教授闻人照江。

“那就可以了,你放心,爷爷不会对这帮人卑躬屈膝的,我秦柏松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把你送出去!”秦柏松情绪激动的说道,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仿佛是要跟这些人拼命。

秦凝也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爷爷。

与此同时,一名穿金戴银打扮奢华的豪门太太走了进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去牺牲我的孙女来换取我秦家的安稳吗?”秦柏松从震惊中回过神,咬着牙道。

但偌大南派竟无一人敢说。

后面的秦凝一听,也是大脑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她满面怒容的冲着秦柏松吼道:“秦柏松,看看你那好孙女干的好事!”

那张小脸是写满了坚定。

“你什么意思?”闻人太太笑容渐敛。

有人刨根问底,想要知晓闻人照江的授业恩师究竟是谁。

可这话在秦柏松听来,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

“龙手先生特意要我们过来,秦柏松,你如果给不了我们交代,那你秦家面对的可不只是我们闻人世家,还有龙手先生的愤怒,你确定要跟我们作对吗?”闻人太太微笑道。

“我死都不会嫁给闻人照江的!闻人太太,你就劝你儿子死了这条心吧!”秦凝严肃道。

“当然,其实我闻人世家这边还好,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对秦家下手,秦柏松,你就别太紧张了。”闻人太太又开了口。

秦柏松沉吟了下,低声道:“闻人太太,那照你这么说,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不可能,他那伤只是皮外伤,怎么可能会抢救?更何况那是在学院,那么多医生在,他早就在第一时间做了止血处理,怎么可能会送去急救室抢救?”屋子里面的秦凝走了出来,难以置信的说道。

秦柏松老眉一沉。

这话一落,秦柏松老脸发黑。

“照江的老师...是谁?”秦柏松凝问。

秦柏松一愣。

“闻人太太,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请离开吧!”他连忙下了逐客令。

“闻人照江的老师?”

闻人家的人还是提出了这个要求。

说完,闻人太太一甩手便掉头离开。

“你疯了?”闻人太太一脸错愕。

“臭丫头,你还敢出来?怎么?你以为我是在骗你们吗?”闻人太太冷哼道。

“简单啊,去,做我的儿媳妇,伺候我儿子就没事了。”闻人太太轻笑道。

“他老师那边。”

“闻人世家这边?那另一边是哪?”秦柏松凝问。

“你儿子死了吗?”秦柏松冷哼。

“你们不同意?”

“凝儿,难道你想嫁给那个闻人照江?”秦柏松严厉的问。

这赫然是闻人照江的生母,李思絮!

南派旁边的一个小院内,秦柏松皱着眉望着这些闯进来的黑衣人。

只是闻人照江说给秦凝的那番话,让秦柏松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闻人太太,这不太合适吧?”秦柏松凝目道。

“什...什么?龙手?龙副院长?”秦柏松身躯摇晃了下,几乎都快站不稳了。

不过若是秦家拼死抵挡,哪怕遭了重,闻人世家也绝对好不到哪去。

“错的是你们!你们还敢提这提那?你们是反了不成?”闻人太太气的是胸口不断起伏,满面涨红。

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秦柏松的脾气竟比传闻中的还要大。

“爷爷,如果是龙副院长介入,我们...我们秦家...不能因为我...”秦凝痛苦的喊着,却是话都说不出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