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遗书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龙手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滔天怒意

片刻后,秦柏松抱着大量针袋走了进来。

他拿起秦凝手中的纸,那就是一封遗书...

林阳低吼。

一股不详的预感立刻涌了上来。

若只是一个闻人世家,秦家倒还有对弈的资本,可现在又多了个龙手...太难了!

已无任何脉象。

秦柏松立刻转身跑了出去,瞬变将门关上。

他的表情...太狰狞了...

秦柏松不敢迟疑,立刻跑了出去。

秦柏松凄厉嘶喊,但始终摇不醒秦凝。

这种女子是一条路走到底的,只要她认定了,无论这条路的前头是什么,她都不会改变方向。

往日里秦凝起的比他早啊,怎的今儿个还没起?

龙手可是南派的传奇人物,虽然他挂名副院长,但他对南派的影响力及权力完全是凌驾于院长之上的。

“老师,凝儿她...还有救?”

这时,屋外传来林阳的呼喊声。

“龙手先生虽然很少在南派露面,但他的事迹一直在南派流传,据我所知,这个人很护短,曾经有一名南派的协会主任得罪了他,结果被他革了职,还有一人伤了南派的学生,那个人来头很大,本来南派的能量是动不了他,顶多让他赔礼道歉,结果这事传到了龙手先生那,龙手先生只放出了一句话,叫那人来南派谢罪,于是第二日那人便跑到南派门口下跪,这人足足跪了三天才离开,而且回去了后也被整的很惨...”秦凝低声道。

秦柏松立刻撞开了门。

“你听过神农针诀吗?”林阳狞道。

林阳瞳孔涨大,呼吸凝固,双拳死死的捏着,一双眼已血红至极。

他们原来还有这么一张大底牌。

难道这丫头昨晚很晚睡吗?

“她是自杀的!”

秦柏松是悔死了。

秦柏松也是坐立不安,老脸没由的一阵发慌。

看到这些字,秦柏松是泣不成声,整个人跪坐在地,如同一个孩子般嚎啕大哭。

“看样子我错了,我一直都错了,我就不该去隐瞒什么,或许母亲的决策...并不正确...”

半天后,他打了几个电话。

可怎么秦凝突然又妥协了?

“秦柏松,你在吗?我们什么时候去南派!”

他狠狠的叹了几口气,老脸也全是焦虑。

“要银针干什么?”秦柏松一愣。

“凝儿?起来吃饭了,凝儿?”

“除了这个,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秦凝苦涩一笑:“爷爷,我不能连累家族。”

遗书上是滴滴泪痕,如杜鹃泣血...

“爷爷,天色晚了,你去睡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这时,秦凝倏然微笑开口。

只是...凝儿真的会妥协吗?

秦柏松也是知道,这个时候谁都帮不了他了。

秦柏松洗漱完冲着秦凝的房间喊。

秦柏松老泪纵横,将昨晚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好了爷爷,我已经决定了,其实闻人照江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如果到了这个地步没得选择,我也不会拒绝的。”秦凝直接打断了秦柏松的话,面带笑容的说道。

以他对自己这个孙女的了解,秦凝可是性子很倔的,她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去改变。

那银针上...涂满了剧毒!

“去便是了!”

林阳扭过头冷冷的盯着秦柏松,冷冽询问:“秦柏松,发生了什么,秦凝为什么要自杀?”

“她死了大概有五个小时了,秦柏松,快,去给我准备银针!有多少拿多少,快!”林阳猛然扭头,血眼瞪着他道。

而且加上他护短的性格,这次自己伤了闻人照江,秦家怕是因此而要承受龙手先生的怒火了。

他哪曾想过秦凝居然如此刚烈,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来结束这一切...

秦柏松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秦柏松一夜无眠。

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看到林阳为秦凝施针,秦柏松愣了。

“这...这怎么行?难道我秦柏松到老了,还得靠孙女救活?”秦柏松十分气愤的说。

凝儿你放心,这件事情爷爷会处理的,我晚点就给你爸你妈打电话,叫他们过来接你,你先回江南省去,等我跟这个闻人世家好好谈谈,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秦柏松怒气冲冲道。

忙活到八点,早餐都准备好了,秦柏松再去敲门。

但喊了几声,里头没有半点动静。

门一开,却见秦凝穿戴整洁,正躺在床上,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而她的手上还抓着一张纸。

“这...唉,算了,你自己决定吧,但你得记住,如果你不愿意,没人能逼你,大不了爷爷这条老命不要了,也一定会保护你的。”见秦凝一脸坦然的样子,秦柏松叹了口气,便转身回了房间。

“嫁给闻人照江,这件事情不就结束了吗?”秦凝道。

譬如她明明是知道林阳已经结婚了,却依然爱的义无反顾,尽管她没有去向林阳告白,可她却是用种种行动去证明了。

他冲了过去,急忙用手抵着秦凝的劲脖,片刻后他伸出手,在秦凝的劲脖处拔出一根银针。

秦柏松脑袋乱糟糟的,但因为年纪大了,他终于还是睡了过去。

“神农针诀?那不是个谣传吗?”秦柏松愣了下,突然呼吸一紧:“老师,您难道...”

“老师,我在这...”秦柏松沙哑的喊着,近乎声嘶力竭。

翌日一早。

一连喊了好几句都不见回复。

“凝儿!”

屋外的林阳心头一凝,立刻冲了进来,瞧见床上已经了无生气的秦凝,当即脸色大变。

“老师...”

小小的秦家在这样的人面前,根本就是蚍蜉与大树的区别。

遗书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爷爷,如果我死了,我想龙手先生跟闻人世家都不会再对秦家如何了吧?替我转告林哥哥,对不起,我很爱他...”

“可是...”

为此林阳也甚是头疼。

“出去吧,让我试试。”林阳沉喝。

秦柏松微微一愣。

闻人世家藏的好深啊!

秦柏松有些困惑,但还是去做好了早餐。

秦凝微抬臻首,望着浩瀚星空,接着闭起了双眼,微微一叹,转身回了房间。

“爷爷,龙副院长的事,我知道一些。”秦凝低声道。

林阳当即将自己身上的银针取下,抬起秦凝苍白的胳膊,便是一针一针的扎了下去...

“凝儿!”

秦柏松从未见过林阳露出这样的笑声。

片刻后他笑了,笑的极为的悲怆,极为的苍凉...

然而几个电话下去,在得知对方是龙手后,无一例外全部挂了电话。

秦柏松老眼通红,急呼一声冲了过去。

“你说什么?”

秦凝...死了!

“凝儿,该起了!咱们去学院看看,如果这事不成,这医王大会你也就别参加了!”

切脉。

“你知道什么?”秦柏松立刻望着她。

“凝儿,你怎么处理?”秦柏松愣问。

秦老爷子扯开嗓子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