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滔天怒意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遗书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会开始

虽然很微弱,但秦柏松却是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林阳立刻将他扶起。

“那凝儿她...”

眨眼之间,秦凝的身上足足是有了上千根银针,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极为的可怕。

林阳一丝不苟,一根根的扎了下去。

“柏松,你进来吧。”林阳坐在椅子上,虚弱的喊道。

车子猛然停下,秦柏松侧首沙哑道:“老师,到了!”

神医啊!

而天行省的活菩萨寇冠也派了几个学生过来学习。

但它并没有起死回生那般夸张。

秦柏松立刻推门而入。

每一针下去,都得消耗他极大的气息。

秦柏松浑身抖动着,看向林阳的老眼已充满了虔诚,宛如看待神灵一般。

如果再拖一个小时,这抹生气消散了,那秦凝可就真的无救了。

无数来自于天南地北的名医大家都聚集于此。

嘎吱。

“去通知龙手,我在南派等他!”

而秦柏松则亲自驾车,带林阳去了南派。

他点了点头,立刻拿出电话拨了号码。

当然,柳如诗来这并非是入南派的,她是南北两大医派都争抢的存在,她来这,只是为了增长阅历,如之前中韩医大战一般。

什么活阎罗?我也配?

她虽然没了生命特征,但在她的心脏深处,还有一抹生气。

“老师,您没事吧?”秦柏松忙问。

秦柏松当即一哆嗦:“植...植物人?”

实际上神农针诀是存在的。

如此等待了大概两个小时,外头的秦柏松都已急的团团转,林阳才逐一收针,并帮秦凝穿上了衣服。

“老师,您叫我这该怎么报答您才好啊!”秦柏松擦掉眼角的眼泪沙哑道。

神农针诀是一套很古老的针诀。

林阳深吸了口气,缓缓打开了双眼,盯着前方,瞳孔里闪烁着阵阵冷芒。

顷刻间,他的那张脸再度恢复成林董那宛如天神般的模样。

黑色轿车上。

除此之外,广柳省、西临省等各个省份的代表都有过来。

譬如淮天省药王孙女柳如诗。

这是林阳的手段?

秦柏松给秦家人打了个电话,秦家人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去照顾秦凝。

秦柏松一愣,望着林阳那坚定的双眼,他便知道,林阳再也压抑不住了。

只是秦凝虽然脉象有了,但这脉象...太弱了,弱到不像话,仿佛随时会停止一样。

不仅如此,这笔账,他就算拼了老命也要算!

这药丸还是热的,是他刚刚用几味中药熬制而成。

现在林阳要做的就是通过神农针诀来将这抹生气给勾起,通过它来重新激活秦凝的心跳。

据说这套针灸之法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当然,因为很多人都没有见过这套针诀,所以便把它当做谣传。

当下的南派已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此次大会是由几位骨干出题择选,一切题目的过程都是公开公正的,不存在什么徇私舞弊,因此哪路的天才少年怀才不遇,完全可以在这医王大会上大展身手。

“她的命保住了,但是...她心脏停止的时间过长,大脑也停止了运转,加上我能力不足,她目前...是植物人。”林阳沙哑道。

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颤抖的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儿,从里头倒出一枚药丸,塞入嘴里。

不得不说柳如诗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哪怕是程常生这样的豪门公子,站在她面前都显得俗套不上档次。

当手臂扎满后,他又褪去了衣物,一根根扎着。

待施完了最后一根银针后,林阳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没了半点的力气。

林阳神情尤为的专注,双手疾舞,捏针慢入快拔,动作似若无影。

此刻,这些银针全部都在摇晃,仿佛被清风吹过。

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放心,要彻底治好秦凝不难,我现在缺几味药材,过段时间我会为秦凝去找寻,等找到了那些药材,再熬成汤药喂她服下,她就能康复了,给我一个月时间。”林阳道。

“老师,凝儿这是什么情况?”秦柏松小心翼翼的问。

中医讲究精气神,而针灸亦是如此,林阳的针灸术早已达到气针之境地,每一根针的落下都有大量精气的输送,尤其是施展神农针诀的时候,他的精气输送量是极为庞大的。

秦凝的心脏在跳动!

这时,林阳突然摘下了头上的鸭舌帽,并拿起一根银针,在自己的脖子处扎了一下。

这才是真正的神医啊!

医王大会是在南派中央一个巨大的学场上进行。

林阳当即起身,拉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句冷冽的话飘然而来...

而除了这些人外,还有许多名动国内外的中医大家。

南派的学生们早早就在这里忙活了。

凉透了的人用神农针诀是不可能有作用的,但问题是秦凝还没有彻底死去。

银针拔出,消毒落针。

秦柏松一愣,走了过去忙给秦凝切了下脉,片刻后他是惊喜连天,激动至极:“有了,有了!凝儿她有脉象了...”

瞧见满头大汗面色苍白至极的林阳,秦柏松是吓了一跳。

“这一次,我就以真容出手吧!”

他们都是名人,走到哪都有人拥簇,而这些人几乎已经是南派钦点的存在,他们是必定能入南派的。

不一会儿,一辆救护车停在了院子前。

秦柏松忙问。

“你想报答我?很简单,马上带我去南派吧!”

一袭汉服,如同仙女般飘飘然走来,两侧之人纷纷让路,用着惊艳的目光望着她。

而有的人则是来开眼界看热闹的。

林阳眼神冷冽。

滴滴汗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下去。

天才医生排名前十的来了大半,除程常生外,还有排名第九的闫小月,排名第七的冯晓宏,排名第六的汪罡...

药丸入了腹,他的气色才稍稍好了些。

“我没事...就是虚脱了,休息下就好。”林阳沙哑道。

这一回,秦柏松也不打算再留于南派了。

林阳闭着双眼坐在副驾驶位,秦柏松踩着油门朝南派狂轰。

林阳闭起双眼,没有说话。

现场好是热闹。

有的人是来参加医王大会通过考核加入南派的。

“老师,您不必如此,凝儿能活着,我已经很高兴了。”秦柏松老眼浑浊,随后直接跪在地上,给林阳磕了个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