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会开始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滔天怒意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收你

只可惜柳如诗完全不看他,只是将目光朝现场那些年轻的天才医生望去,似乎是在观察着他们。

“就凭南派给的那些材料,给我一个小时我也未必能够诊断出啊!”

“当然,进南派可是我的梦想!”

人们齐呼。

当然,最激动的莫过于是那些学生。

现场氛围也很是庄重。

声音急促,争先恐后,生怕自己喊晚了几位老师不高兴。

而随着考试逐渐进行下去,他们也慢慢意识到了,这次考核的内容简直是变态到爆炸。

他们直接坐在了会场旁侧的特殊席位处。

两侧的南派成员里立刻走出两名身强力壮的人,架住陈凯将他拖了出去,丢出了南派。

宇文默在圆筒内一翻,取出一张卡片,念了上面的名字。

这话一落,现场所有人无不一震。

学生及各路中医纷纷进入大会现场。

“是,老师!”

他们是摩拳擦掌,翘首以待,打算大展身手。

考生席瞬间一静。

“请考生立刻离开这,不要影响考试进行,否则我们只能送你出去了!”碧闲冷道。

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病人,他们诊断的时间只有10分钟,10分钟内若是不能完成四位主考官提出的要求,便会被判定失败。

有人悄悄议论。

“下一个!”碧闲哼道。

咚!

“不识好歹!”碧闲喝喊一声,手一挥。

考试继续进行。

“碧闲老师,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您了!”陈凯还是嘶喊。

碧闲脸一黑,一拍桌子大声吼道:“统统给我闭嘴!”

直到这时,宇文默喊出了一个名字。

而在这时,金顶也取了张卡片,念出了名字:“张富贵。”

就在这十分钟内,梦碎了

女人大概四十来岁,穿着一身旗袍,不苟言笑,神情严肃,看起来比毛爱琴还要严格,众人望着她的脸,都不由的流露出畏惧的感觉。

这群人很是奇怪。

他时不时的看着旁边如同仙人般的柳如诗,眼里荡漾着一抹炙热。

那里有手术台,有准备好的银针、药材,但都是有限的。

“宇文老师,碧闲老师,金顶老师,李子云老师,你们好!”

但十分钟的时间太短了,尽管他忙的是满头大汗,可时间终归还是不够。

“我今年都五十了,参加了好几届医王大会呐!”

“大家都坐下吧,叫到了号码,上前接受考核。”那叫碧闲的女人喊道。

陈凯一听,急了,忙喊道:“四位老师,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马上就能诊断出来了,求求您们了。”

考生席处一片沸腾。

“陈凯。”

细碎的声音响起。

“四位老师好!”

学生中有人认识最前头的那四个人,立刻起身对那四人鞠躬。

“现在我宣布,医王大会现在开始。”

“这个老人的肝脏有问题,我要你在10分钟内检查出他的肝脏主要问题是什么,并且控制住病情。”那边的李子云淡淡说道。

“听着,把这个叫陈凯的人列入黑名单,此生不得再参加南派考核!”碧闲喝喊。

陈凯足足准备了三年。

因为是中医考核大会,所以必须要保持安静,但人们却是满面潮红,坐立不安,此刻完全是无法压抑住激动的心情。

至于他们身后的那群人,就是此次用来考核的病人。

他们何曾见识到过这样的架势?

那些准备参加考核的人无不暗吞口水。

“感觉这次的考题比以前的要难许多啊。”

这就判死刑了?

这时,柳如诗及寇冠徒弟等大医之人走了过来,坐在了主考官不远处,他们是来观赛的,并不会参与南派的考核,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南北两派都会去争,他们是不可能轻易站队。

除了开头四人穿的稍微正式一点,其余人的着装都比较平常,不像南派人,并且每一个人都面露病态,有的还在不住的咳嗽。

南派要求考生不能携带自己的医用工具,只能用他们提供的银针药材,并且银针与药材的数量都是有限的。

考生席上不少人暗暗发笑。

那些观望的人也逐一走进了观众席。

这时,大会正中央的大门打开,一群人走了进来。

“有问题吗?”李子云看了他一眼。

“此次考核由我宇文默,碧闲医生、金顶医生及李子云医生作为主考官,希望各位能够好好发挥。”宇文默也开看腔。

李子云站了起来,大声喝喊。

“十十分钟?”陈凯呆道。

陈凯不甘的呼喊还在响荡。

老人杵着拐杖,晃晃悠悠的走来。

“这就是碧闲吗?”

“十分钟?这这也太难了吧?”

但此时每一名考生的压力都变得巨大。

一时间所有人都缄口不言,甚至连呼吸都缓和了不少。

而在这时,一名南派成员取出一个圆筒,放在了四名主考官的面前。

“四位老师好!”

会场再度寂静无声,只有陈凯忙活的身影。

“到!”

“时间到,考试结束,考生陈凯,考核失败!”金顶面无表情道。

随着一记悠扬的钟声响起,整个南派学院安静了下来。

顷刻间,南派钟声再响三下,而后两侧门内又走出两排人。

“朋友,你以前来过?”

“下一位,程常生!”

考生席位上,一名大概二十七八岁戴着眼镜的男子立刻站了起来,快步朝评委席前走去。

众人无不色变。

不少人也是一脸错愕。

那叫陈凯的人瞧见这老人,心立刻凉了半截。

陈凯一听,当场傻眼了。

他们一字排开,立于主考官的两侧,一个个站的笔直,很是气派。

寇冠的大徒弟叫南行,虽然穿着朴素,其貌不扬,但眼里是浓浓的骄傲。

而观众席的人一听,也立刻是明白了这些人就是此次医王大会的主考官。

“没没问题。”陈凯脸色难看,连忙去取银针,医治起来。

然而现在,这一切都破灭了。

却听碧闲冷冽道:“谁再吵吵闹闹,就给我滚出去!”

“不错,这可是南派最有名的讲师,而且是出了名的严格,不过她的医术也高到离谱,已经到了燕京大医那一个级别了。”

声音落下时,那边的病人席处站起来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

一时间,会场哀鸿遍野。

他这么一叫,其他人纷是一震,也急忙鞠躬笑道:

陈凯心惊肉跳。

天才医生终于要上了!

陈凯可是承载着全村人的希望啊,他是他们医院好不容易送来参加医王大会的人,要知道,医王大会的参考资格不是人人都有的,那都得通过很大的努力才能争取。

这些病人里最不好治的就是老人,因为老人的身体条件本来就差,若是主考官出的考题太苛刻,那他是会有很大几率落选的。

“啥?你都五十了还想进南派?”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