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收你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会开始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挑战南派

程常生让那男孩坐在椅子上,简单的看了几眼,便取出银针,一针针的扎了过去,同时捣碎了药,一点点涂抹在了男孩的身上。

“对他们这种人来讲,考核只是过过场子而已。”

“这位考生,你已经被取消考试资格了,滚吧!”旁边的金顶面无表情道。

这话一落,许多人大失所望,更有人暗暗咬牙甚是不甘。

“既然知道这里是南派学术院,那就也该知道这场医王大会是我们南派举行的,我们觉得谁能通过,谁就能通过,谁不能通过,谁就不能!你如果对我们的裁定有意见,你可以选择退出这场医王大会!”碧闲冷冽道。

“没有办法,程常生出生好,而且还被评为天才医生,天赋的确不错,南派怎么会放走他?”

许多人也是觉无趣,毕竟治疗这么一个小屁孩,对程常生这样的人来讲实在是太容易了。

他捏了根银针,在小孩的胸口扎了一下,手指轻轻捏揉着银针,如此持续了三十秒,方才拔出,却见那银针呈现着一股极为诡异的光芒。

这种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

这就是天才医生的实力吗?

中毒?

鉴毒,配药,解毒他开始恢复过来,动作也变得轻灵洒脱。

看到这,程常生终于是松了口气,然而一看时间,赫然已经超出了十来秒。

无论是施针还是制药,程常生都显得是行云流水,动作尤为的洒脱娴熟,光是观感就不是一般人能比。

所有人都知道原因,居然还有人敢站出来质疑?

那可就麻烦了!

其实宇文默的如此举动也很好理解,虽然程常生出现了失误,但他的实力还是在的,如果程常生考核失败,那便意味着淘汰,所以宇文默宁愿违规,也不会放走程常生。

南行不住冷笑。

他的考核内容是医治一名男孩。

简单的一句话冒出,现场哗然声再起。

“这个小孩因为顽皮,模仿电视上的炼丹,偷偷将蜡烛、铅笔、还有大量生活物品磨成粉末饮了下去”

如果说十分钟内鉴定小孩中的什么毒,并且对症下药,那绝对是来得及的,可程常生误诊了,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只有4分钟不到的时间。

“铅中毒?”

洪嘉乐怒极反笑,也不再说话,转身要走。

那边的柳如诗连连摇头。

只是这一声,没有一个人回答。

这种技术,他们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达到了。

本以为此人的突然出声会引起四位主考官的一直不满,但四位主考官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常生,不要乱,你还有机会,还有五分钟,快些找出病症,速速对症下药!”

直到这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这时,观众席上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严肃的喝喊。

宇文默与碧闲暗暗摇头。

这话一落,现场骤然寂静下来。

“知道,南派学术院!”

他看了眼考生席,喊道:“诸位,难道你们还要继续参加这完全没有公平可言的考核吗?”

许多年龄较大的考生感慨万分。

他急忙拿起银针,手忙脚乱的扎了起来,想要知道小孩到底中了什么毒?

“洪嘉乐!”男子道。

但是那可是宇文默啊!谁敢去指责他?

“我们就是公平!”碧闲冷漠道。

现场再度沸腾。

程常生满不在乎,冷笑要离开。

“这就是特权吗?”有人压低嗓音怒道。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南派作风不正,医术低劣,这种医术学派,又有何在乎的?洪嘉乐!我收你,你愿意当我的学生吗?”

“我我也不知道医生,我好难受”小孩颤抖道,显然被程常生这模样给吓到了。

而且程常生也不是一般人物,那可是天才医生!

赤裸裸的违规!

其余人也纷纷朝主考官望去。

程常生听到这话,朝那人望了一眼,也冷静下来,开始认真的诊断。

但就在这药膏涂抹之际,那男孩的身躯突然急促抽动起来,且呼吸也开始絮乱,甚至还有些间断。

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失败,因为南派已经默认他为自己人了

人们齐齐望向声源,那赫然是一名皮肤白净模样清秀的年轻人。

“你们”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四位主考官也齐刷刷的望去。

“宇文老师,诸位老师,为什么程常生明明违规了,你们还认定他考核通过?”

程常生基本已经被内定为南派弟子了,国内年轻的天才医生,几乎都是南北派争抢的对象,甚至连古派及隐派都对这些天才医生颇有关注。程常生虽然排名第十,但也是天才医生,南派又怎会放过?

4分钟的时间要鉴毒解毒除非是四位主考官下场,不然是不可能办到的。

程常生瞬间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人也平静了下来。

程常生呆住了。

而听到宇文默的这句话,程常生也才反应过来,之前的焦急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是不紧不慢,开始医治。

程常生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四位主考官。

一时间程常生急了。

“这是中毒了?”他失声呼喊。

这一嗓音尤为的响亮。

但小孩的症状显示他不只是铅中毒这么简单,可宇文默已经把极为关键的消息说了出来。按照规定,考核期间医生是不能询问病人任何问题的,可现在程常生不仅问了,甚至宇文默都给他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这种情况下,按照规矩程常生已经被取消考试资格了,可是,看这四位主考官的态度,似乎是不打算开除程常生,这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被劝退,但几人却是有模有样的给那小孩诊断了一番,片刻后由李子云宣布道:“考生程常生考核通过,准许进入我南派!”

“这这是怎么回事?”观众席上,一群程家人错愕不已。

人们细碎的说道。

宇文默不语,那碧闲却是脸一沉,冷喝道:“你叫什么名字?”

许多人都为之侧目。

然而就在这时,会场的大门突然被人猛然推了开来。

这是违规!

不过数分钟,小孩那颤抖的身躯停了下来,一张小脸也恢复了正常的色泽。

许多人都低下了脑袋,选择了沉默。

许多人愤怒不已。

许多人一脸意外,大概是有些不太相信程常生这表现。

“你连你吃了什么都不知道吗?你这个小兔崽子!”程常生一把揪住小孩的衣领,愤怒低吼。

“哇!”

局面似乎有些失控了。

洪嘉乐气的是咬牙切齿,一双眼愤恨的瞪着这些人:“如此不公的考试,我洪嘉乐也不稀罕!”

洪嘉乐情绪激动。

随后是一记冷冽而霸道的声音传出。

这是作弊!

说完,便要转身。

程常生面带笑容,自信上了前。

其余考生们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个小屁孩不是寒疹病吗?怎么会这样?”程常生那淡定的模样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慌乱与错愕。

男孩大概七八岁,此刻的他浑身正在不断的哆嗦着,脸色苍白的很,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手上长一些奇怪的红点,看起来像是红疹一样。

“你们”洪嘉乐怒不可遏:“这太无耻了!这太不公平了!”

宇文默等人皱起了眉头。

但在这时,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这不是要让四位主考官下不了台吗?

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

人们齐齐朝声源望去,才发现开腔的人居然是宇文默。

年轻人有些瘦弱,但眼神极为的坚定,死死的盯着宇文默等人质问。

“小屁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吃了什么吗?”程常生急问。

现场哗然。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