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的行医资格我剥夺了!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挑战南派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们四个一起上吧

“意思很简单,你们连自己举行的考核都无法保持公正,你觉得我还会信你们?”来人道。

来人没说话。

“哟?看样子大家都很不信任你啊。”南派的人瞧见这一幕,直接是发出哄堂大笑声。

光这一手足以说明柳如诗的医道造诣丝毫不必那些天才医生差啊,曾经就有人说过,她若评选,至少前三。

几位主考官都不知来人的实力,再加上银针封穴这等神乎其技的手法,足以说明他并不是泛泛之辈,他们若是出手,未必就能赢,而这个时候正需要有人出手试探来人的深浅,这个宁图肯站出来,算是帮了他们大忙了。

说完,便踏着莲步走来。

“宁图医生连第一位病人都没有看好啊!”

随后便看那人那边银光闪烁不断,只见那人提臂一挥,竟是从腰间的针袋上挥洒出数百根银针,这些银针如同飞刀般精准的扎在了面前五十名病人的身体上。

“排名第一?”

“你们的诊断不够公正,我要请柳如诗小姐来诊断这些人的病症结果。”

那些病人们纷纷惊呼开来,都在为自己这突然间的变化而欣喜。

来人面无表情道:“首先我不会死,其次我要废你们,你们拦不住!”

“杂耍吗?”

“谢谢老师。”

不愧是药王子孙...

“对付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哪需要几位老师出手?我来对付就足够了!”

考生区内那几名天才医生们也是错愕不已。

“他要是治不好咱们怎么办啊?”

“按照承诺,你的行医资格...我剥夺了!”

“柳小姐,你方便吗?”那人询问柳如诗。

好嚣张!

“这就完了?”

“我的胸口也不疼了。”

“这个人上,稳了!”

四周的人群里传来了讨论的声音。

开玩笑!

“别浪费时间了。”来人淡道。

“我的腰不痛了!”

“那好,我现在宣布,斗医正式开始。”宇文默喊道。

至于输赢?

“好好干,你的前途很好!”宇文默也念了一句。

几人暗暗对视,眼神似是在交流。

如果有人的病没好,那就代表那人输了,他不必再治,如果他们真的全好了,那就更不必治了。

尽管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是焦急,十分不情愿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治病。

“咦?我的手啥时候恢复了?”

这个人是在彻彻底底的玩命啊...

“他不是南派的人吧?”

“随时可以开始。”来人淡道。

于是,五十名病人被强制性的拉到了那人的面前。

嗖嗖嗖嗖...

不一会儿,他扎在这些人身上的所有银针全部被收回,而其人也重新立在了原地。

来人依然不动声色,完全不为这事而恼怒。

“胜负已分了。”他淡淡开口。

只是这十几秒的功夫治好五十个人?

“好了,我好了?”

每一个看向那人的眼都写满了震惊。

宁图大喜,也听出宇文默话中的意思。

听到这话,这些病人的神色才好了不少。

南派成员们一个个眼神冰冷,拳头都捏的死死的,那模样仿佛想要将来人给活吞了。

现场观众们也是一脸懵逼。

许多人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几人脸色骤变,似是想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事情...

“没见过,看他的年纪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大。”闫小月道。

南派到底得罪了他哪里?至于这么拼吗?

唯独考生席内许多年长的中医瞧出了端倪。

但这边一名面相阴狠的南派成员已经站里出来。

只见她抬起玉指,手指一弹,一根如同蛛丝般的细线飞出,圈住了一名病患的手腕,而后闭目诊断起来。

宇文默几人神情凝重,要上前诊断,但却被那人拦住了。

“两针!每人两针啊!”

“大家不必担心,就算此人没有治好你们的病,我们南派也会免费给你们诊治。”金顶大声说道。

宁图愣了。

“不必了。”

脆亮的声音落下,会场鸦雀无声。

这到底是哪来的疯小子?

“那是什么?”

“宁图,你小心点,这个人不简单,既然会银针封穴,那就不是简单的人,别着了他的道!”金顶提醒了一句。

碧闲几人眼神微松,看向宁图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赞赏。

惊呼声是此起彼伏。

柳如诗淡淡一笑,缓缓起身点头:“这是我的荣幸!”

“分五十个人过去。”宇文默面无表情道。

“据说下一批提拔的骨干名单里就有他啊!”

宇文默、金顶四人无不皱眉。

“是宁图?”

柳如诗如法炮制,一个个的号了过去。

无奈之下,宇文默只能冷哼一声道:“既然这位朋友如此自信,那好,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吧!要不要立字据或合同?”

几人都是老油条,面对来人这种自信的口吻,都不敢胡乱答应,但别人都踩在南派头顶了,如果继续无动于衷,不是让现场人看笑话?

没人会信!

“呵,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跑这来找死!恐怕连天才医生排名第一的那位也不敢用这样的口气对南派说话吧?”排名第六的汪罡冷笑道。

玩命啊!

只看那人再是步伐一跃,犹如游龙,在其中穿梭了起来。

人们顾虑的说道。

这个人凭什么这样信誓旦旦?

“放心金顶老师,我心里有数!”宁图笑道。

“这些病人的病症...痊愈了?”

那不成了笑话?

来人朝宇文默几人望去。

但...

“这前后才十来秒钟就结束了?”

“这五十人当下已经痊愈,没有一人是有伤病的,获胜者是这位医生!”

宁图极度的苍白。

这话一落,宁图立刻拉起面前之人的手臂,开始为他切脉诊断,而后迅速拔针,开始施针。

“你们谁先上!”

再世华佗也不过如此吧?

很快,那儿走出一百名病人,但所有人全部是哗啦啦的朝宁图那边涌去,竟无人愿意朝这人这边靠来。

就算输了,难不成这些人在南派还能保不住南派弟子?

当柳如诗把完最后一人的脉时,她打开了秋眸,微笑说道。

但下一秒...

“大同针法!”远处席位处的柳如诗再度失声惊呼出来。

顷刻间,所有人皆是一颤。

“他可是连续三年都拿到了南派优秀中医的称号啊!”

大量奇异的破空声响起。

那边的宁图也没再诊断了,而是紧张的望着这边。

而这些人的声音,也让全城人的心脏猛窜至咽喉,难以平息。

“什么?”这边的宇文默、金顶、碧闲、李子云全部傻了眼。

“这个白痴是谁?”程常生问。

这人一出现,不少人双眼爆亮。

众人错愕不已,指指点点。

那边的宁图已经坐在了桌子前,准备好了银针跟药材,微笑的问。

“你什么意思?”碧闲怒斥。

“悬丝诊脉?”

那完全不在乎!

有人惊呼。

这话一落,几人顿时语塞。

“那好,请那边的病人都过来吧,在我面前列好队,我一一诊治。”宁图笑道。

“这小子行不行啊?”

他忙对宇文默道,继而眯着眼盯着那人:“要让你准备一下吗?”

这个人是神仙吗?

而那人直接转过身来,捏着枚银针朝宁图走去,冷冽的声音冒出。

“不可能吧?”

“可以开始了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