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你到底是谁?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六章 玩命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要你南派鸡犬不宁!

那人面无表情的盯着碧闲,平静的开了口。

可慢慢的,那四人似乎是洞悉到了什么,一个个脸色苍白至极,瞳孔里尽是惶恐与绝望。

在这南派,宇文默一众否认结果,又有谁会为这个不速之客伸冤呢?

全场没了声音。

这是怎样劲爆的事情啊!

那么短的时间内还要如此精准如此迅猛!

太恐怖了吧?

声音比之前更洪亮了。

尖叫声惊恐声如同鞭炮般响个不停!

是啊!

人们纷纷停下步伐,看向碧闲。

“没有!”

那些考生们震惊连天。

那人朝周围人望去。

这一嗓子可是把所有南派成员都给吓到了。

这已经不是中医针灸的范畴内了吧?

这四个人居然是想把这场斗医的结果抵赖掉!

“我的名字,你们肯定没听过,但我有一个外号,你们应该都知道!”

而旁边的天才医生与那柳如诗等人早就被那人的话给震的大脑都无法思考了。

“恐怕奶奶也做不到这一点吧?”柳如诗苦笑连连。

“老师!”

“那有人看到他作弊了吗?”李子云也跟了一句。

洪嘉乐是又气又恨。

既然斗医斗不过对方,就只能采取强硬措施了。

所有人的大脑轰的一下空白一片。

这边的宇文默则急忙捏着手臂上的银针,一点点的轻轻揉旋出来,而后再取银针,快速扎在身上,似是在自救。

也就是说在那电光火石间,这个人一共出了足足八针!

公认的36个死穴是不会变的,当然,它们也不会是一刺即死,像一些小死穴,扎中之后,人体会产生各种反应与不适,如果不及时医治,就会出现生命危险。

这话一落,宇文默等人下意识的朝自己的双手望去。

至于后方的洪嘉乐早就激动的找不着北。

“这...不!不!不!!!”

金顶与李子云宛如丢了魂魄般,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臂。

“你们输了。”

这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

“怎么会这样?”

成员们连忙冲了过去,围住了四人,一个个是焦急万分。

“我刚才用银针刺你们的死穴时,出的是两针!一针用了焚寂,一针落于死穴!”那人说道。

“你们输了就是输了,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而且我也没打算让这些人做裁判,我只是让他们做见证人,让他们亲眼看一看,你们南派,并非是国内顶尖的医术,你们,只是一群庸医!”

“啊?”

“哦?你们不承认?”来人笑道。

其余三人见状,也猛然反应过来,立刻学之开始自救。

“什么外号?”宇文默颤问。

柳如诗、南行也纷纷站起了身,错愕而望。

但没人理他。

不仅仅是碧闲,连带着宇文默、金顶及李子云的双臂也全部狂颤起来,完全不受控制,与之前的宁图是一模一样!

“愿赌服输?哼,你分明就是用了卑鄙的手段才赢的,谁跟你愿赌服输!”碧闲咬牙切齿道。

八针呐!

“卑鄙!真卑鄙!明明输了还死不承认!太卑鄙了!”他破口大骂。

“你是怎么做到的?”宇文默抬起双眼,沙哑的看着那人问。

“所以你们愿赌服输,对吗?”来人说道。

这时,地上的碧闲停止的哭喊,冲着那人声嘶力竭的吼道。

“上!”

宇文默眼珠子狂颤。

那人冲着宇文默喊道。

四人联手,居然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有!”

而几人手中被扎的穴位属于同一处,而且是小死穴,所以处理得当的话,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南行冷笑连连:“这傻子,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向着南派的吗?他还指望这些人给他做公证?可笑至极!”

“那就是说...他们的医术都被废了?”

“你说什么?”

“可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到了,你们怎能抵赖?”那人问道。

“年轻人,你的医术的确不错,但你心术不正,跑到我南派来大闹!并且欲用卑鄙的手段害我们!现在,我要将你轰出南派,你应该没意见吧!”宇文默冷冷道。

碧闲一屁股坐在地上,绝望的叫喊。

宇文默颤抖着,这一回哆嗦的不只是他的双臂,还要他的身躯。

“那你告诉我,有谁看到了?”金顶淡定的问。

“大家有看到我们抵赖吗?”碧闲面带微笑,大声喊了一句。

宇文默呐呐道。

那人平静的说道。

“这是...焚寂?”

“抓住他!”

一番折腾后,几人皆松了口气。

“老师太厉害了!哈哈,老师赢了,赢了!哈哈哈...”他连连拍手喊道。

“卑鄙的手段?什么卑鄙的手段?”那人询问碧闲。

所谓的斗医,也只是一个笑话。

死穴有分大死穴小死穴固定死穴与隐藏死穴的。

汪罡等一众天才医生们个个嘴巴张的巨大,双眼睁圆的看着这一幕。

许多人都呼喊。

“所谓的南派也不过如此!”那人连连摇头,脸上却没什么惊慌失措的表现。

在针灸上,这四位南派骨干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两...两针?”

在那种情况下,这个人居然还能出的了两针?

“林神医!”

“你究竟是谁?”

可就在这时,那人突然道:“看看你们的双手吧。”

不少人也朝那四人的双手看去。

周围无一人发声。

这个人,居然把南派的四位骨干给废了!

南行暗哼一声,眼露不甘。

“我们本就没输,只是你用了卑鄙的手段才成这样的结果,我们哪输了?”李子云冷道。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碧闲眼神晃动了下,一摆手怒道:“我哪知道?反正就是卑鄙的手段,总之这场斗医算不作数。”

碧闲暴怒,指着那人吼道:“给我把他抓起来!”

那些考生们也笑了。

碧闲是大喊大叫,如同泼妇般又哭又骂。

却见碧闲的双臂猛烈颤抖了起来。

可那人却是连连摇头。

“阁下果然不同凡响,没想到我们联手都不是你的敌手!是我们技不如人。”宇文默沉道。

南派成员们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呼吼着冲了过来。

柳如诗柳眉轻蹙。

“四位老师...都受了焚寂的伤吗?”

全场哗然。

双手没什么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