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逃离南派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斗针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六章 低头

“啊!”

而这一回,他是对那些普通的南派成员。

魂诀过去的闻人照江再度发出凄惨的叫声。

但...晚了!

“太好了!”

当林阳将银针从龙手的手臂处拔起时,龙手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银针的速度太快,仿佛超越了声音。

“院长!”

但林阳根本就不是个靠嘴的人。

但此时的他已经如同植物人一般,人们的呼喊他听不到,他也无法感受到自身的存在,他只能呼吸,也只配呼吸。

但他又一脚踩了过去。

因为一个连龙手都敢废的人...又怎会被闻人世家给吓到?而且此人医术在龙手之上,他背后的能量...又该怎样恐怖?

“你们南派还有什么隐藏高手没?有的话就一起叫出来吧!”林阳开口喊道。

嗖!

已经有人要悄悄溜走了。

老人打扮很是古朴,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像是什么隐士高人。

银针扎在了闻人照江的手臂上。

南派成员立刻如疯一般的奔逃。

林阳淡淡说道,继而一针挥去。

他就是南派学术院的院长熊长白!

“熊长白!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看不透吗?我必须要灭了南派,要把南派的所有中医成员全部废掉,否则死无葬身之地的就是我!因为只有你们倒下了,你们南派背后的关系才会轰然倒塌,这样也就再不会对我造成威胁了,所以你想要劝说我住手,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们能杀死我!”

却见那里冲出来一名穿着白袍白发苍苍的老人。

林阳停了下来,淡淡的朝那望去。

说完,林阳再起银针,朝这些人挥刺。

这景象不是地狱却胜似地狱。

没必要了。

“不!!!”

林阳这才转身,朝不远处的闻人照江行去。

他迈开步子行向熊长白,手中的银针闪烁,如恶魔的獠牙。

闻人照江嘶吼出来,眼里尽是愤恨:“你废了我?你竟敢废了我?”

林阳淡淡说道。

林阳淡道。

人们激动的呼喊着,纷纷朝那涌去。

林阳松了手,闻人照江软倒在地,如同烂泥。

“跑!快跑!所有人快跑!逃出南派!快逃出南派!”熊长白嘶吼。

片刻后,闻人照江已然神志不清,昏迷过去,至于嘴里的牙,已经被林阳全部打掉。

他可是南派的种子啊!

“院长来了,我们有救了!”

“你说什么?”

清脆的巴掌声在会场里显得尤为的嘹亮。

今日却是被林阳直接废了!

惨叫声不绝于耳。

但谁要是想要逃跑,林阳就先处置他。

只听一声声惨叫响起。

“你...”

“不,你们不无辜。”林阳摇了摇头:“从你们站在龙手那边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我的敌人了,我这个人从不会对敌人手软,所以你们并不无辜!”

他医术不如龙手,所以他不会动手,这个时候只能靠嘴了。

没了龙手庇护,闻人照江已经吓的胆都要裂开了。

哧!

只见林阳几个健步过去,一把将闻人照江从地上揪了起来,便是提着巴掌猛煽。

等熊长白转过身来时,他的胳膊已经刺上了银针。

闻人照江低吼着,便直接朝林阳冲去。

“是的!”

“疯了!我看你是彻底疯了!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熊长白怒斥。

咔嚓!

所有人都急剧后退,战战兢兢的望着这个宛如恶魔一样的人。

“就是你逼的小凝自杀的吧?”林阳面无表情道。

他没有再用闻人世家的名头去吓林阳。

“放过我们,我...我们是无辜的...”乔迈松也喊。

林阳松掉了手中的针,淡淡的望着这满地的银针与四周瞠目结舌的南派成员。

“本来是想杀了你的,但我是守法公民,就饶你一条狗命。”

“我们你也不放过?”

他们统统被施加了焚寂。

就在这时,大门口处响起一阵愤怒的喊声。

啪!

洪嘉乐、秦柏松及部分客人傻傻的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被林阳这凶残的举动给吓到了。

“不!!!”

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在今天统统消失,他如何能够忍受的了?他又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但他刚一靠近,林阳直接一巴掌煽了过来。

但林阳在这时做了反应,但凡是想要从大门逃出去的人,都会被他的银针定住,且下一秒又会有一根银针飞来扎在他的手臂上,为他施加焚寂。

熊长白呼吸一凝。

却见一枚银针袭射过来。

他的四肢已经被林阳全部踩断。

“林神医,你的仇已经报了,你是不是该收手了?”张小燕颤抖的开口说道。

谁能想到林阳如此的疯狂...

人们发疯般的逃。

但林阳还没有停止,继续催施着银针。

熊长白安慰了众人几句,便走过来,冷盯着林阳道:“林神医!你干什么?你真的要把我们南派人全部废了你才甘心?”

“你干什么?”

“啊!”

“我们根本就没有动手!”

“我...我不知道她会那么极端...”闻人照江双腿打着摆子。

他再度于剧痛中昏厥。

“我的手...”

看到这景象,人们冷汗涔涔,再不敢奔逃。

一众骨干战战兢兢,却没人说话。

他还有气。

一时间,整个会场惨叫连天,哀嚎不断,所有人都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双臂疯狂的颤抖着。

他可是国内的天才医生啊!

啪啪啪啪啪...

熊长白急忙转身欲躲。

“快住手!”

不过这个人许多人都见过。

闻人照江下巴爆裂,脖子朝后一仰,又倒在了地上。

顷刻间,他的双臂也猛颤了起来。

那些骨干们的双手齐颤了起来。

可这种情况下,闻人照江跟废了已经没有区别了。

凄厉的嘶喊声不绝于耳。

“你不知道没关系,你只要明白,我这个人很极端就行了!”

“你想干什么?”闻人照江颤抖的问。

闻人照江就像是被抽打的陀螺般,原地旋转了一圈,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人是头晕眼花,嘴里吐出一口带牙齿的血来。

“住手!”

他抬起头还想说话,林阳一脚猛然踹在了他的下巴上。

“混蛋!我跟你拼了!”

林阳转过身,看向其余南派成员。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