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活不过十二点

上一章:第一章 我不想再当废物了 下一章:第三章 对不起,我不救

毕竟林家在华国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要想完全将它踩在脚底,还需要缜密的筹备。

“人还没到吗?”

于是部分好事之人开始猜测缘由。

不得不说,林阳长的是一表人才。

苏颜并不在乎林阳的身世如何,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男人算不算是个男人!

苏颜识趣的退到一旁。

苏桧将最后一针落下,擦了擦汗笑问。

“你不要谦虚了,苏刚!你也要好好努力,争取将来跟你爸一样,明白吗?”

“妈,你这是哪里话?医生救人,天经地义,更何况我还是您儿!”

病床边围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

老太太心头无比感动。

“奶奶放心,父亲一直都是我的榜样。”苏刚立刻上前表态。

但为了报恩而放弃马家这棵大树,葬送苏家前途?简直愚蠢透顶!

“妈,你感觉怎么样?”

他们才算是发现,这一切都是苏桧的套!

但是...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老太太身体不是挺好的?怎么会住院...”

手机抖动起来。

其余人也应和着夸赞着苏桧。

三楼理疗科室。

话音落地,全场震愕。

“阿桧,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笑问。

“原来如此,可是...你怎么会有两百万?”

除了在家做一些简单的家务,煮一些还算能下咽的饭菜外,林阳便什么都不会,甚至不能胜任一份简单的工作。

“阿桧,妈问你话你怎么不说?你不说,那我可就说了!”

毕竟老太太的年龄太大了。

“感觉好神奇,这是二哥的针灸效果?”

“真的吗?”老太太惊喜道。

最近她已经在准备将家族大权让出来,重新选一位年轻的俊才去掌管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的管理权谁都能争,唯独她这一家不行,因为老太太最厌恶的,就是这个祸害了苏家未来的林阳了。

林阳有名无实的老婆。

于是苏家人恨林阳,苏颜也恨。

周围人失声。

“两百万?”老太太也一脸错愕:“这进修的啥?”

林阳将烟掐灭,转过身来。

接通电话。

男子聚精会神的捏着银针,一点点的将其扭刺入老太太松弛的手臂内。

但在这时,后头的林阳突然几步上前,视线仔细扫了眼老太太手臂上的针。

“嘟嘟...”

他皱了皱眉,将手机塞入口袋。

她吐了口浊气,连连点头:“阿桧,难得你有这个孝心,妈很高兴,正所谓百善孝为先,苏家人若都如你这般,妈也就不必再操什么心了。”

还有两年光景!

两年一过,我便与这个废物再没半点关系了!

身后站着位青春靓丽的女人。

林阳话还未说完,电话便被挂断。

她叫苏颜。

其余人也才发现,惊讶不已。

没有人知道林阳的来历,纵然是他弃少的身份,知晓者也是寥寥无几。

苏家老太太正躺在床上一脸慈祥笑容。

“是真的。”

“妈,你的确年轻了不少!”

好心机!

苏颜暗暗叹气。

于是,半个江城都知道,苏家的上门女婿,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林阳眼里闪烁着一抹坚定。

而她身旁是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开往江城的火车上。

苏颜心中满含期待。

江城市中医院门口。

女人一身职业装,长发披肩,肌肤白皙,唇红齿白十分绝美。

苏颜似乎也习惯了,没有太大反应,转过身对着病床微笑道:“奶奶,您身体好些了吗?颜颜来看您了。”

他很少出门,极少与人说话,苏家当中无论是谁辱骂他,他也都一律无视,骂不还口。

“下车后马上打车到江城市中医院,中午12点前我必须要见到你站在中医院大门口!”声音冰冷,不容置疑。

“呵呵,林阳,没见过博大精深的针灸吧?也是,你这种乡巴佬窝囊废哪见过这个?我允许你拍照发朋友圈装逼,权当是给我爸的医术做宣传了。”旁边的苏刚撇了眼林阳,不屑笑道。

那头是一个冷冽却悦耳的声音。

但苏桧这一手,摆明是要给他儿子苏刚铺路啊!

林阳斜视着窗外,陷入沉思。

“江城市中医院?好端端的去哪干什么?”

老人家开怀大笑,容光焕发。

五年!

这不是吹捧,而是真真切切的。

“好。”林阳习惯性的点点头。

母亲下葬时,他无法赶到现场,这一次为母亲扫墓,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苏桧一脸得意。

从高铁站打车到中医院也不过二十分钟。

花这么大的价钱啊去讨老人家的欢心,看似很亏,可实际却是血赚。

老太太点点头,很是深意的看了眼苏刚,是越瞧越顺眼。

“妈您说笑了,大哥、三弟、四弟他们也都很好。”苏桧憨厚的笑着,眼里却掠过一抹得意的光芒。

好在已过了三年!

“我平日里省吃俭用存了点,剩余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苏桧迟疑了下道。

苏颜领着林阳走了进来,将水果放在柜头上,挤出笑容来冲着亲戚们打着招呼。

这是苏桧的老婆刘艳,只见她叉腰道:“妈,你是不知道,阿桧为了治好你的病,可是特意花了两百万托人找关系,去燕京进修了几天,而现在你所享受的,就是阿桧进修成果呢!”

仿佛他就是多余的存在。

房子都给抵押了?

不过目前还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前往林家。

“什么?”

何其漫长!

“拿着!”苏颜递来一袋水果,冷冷道:“上去之后别说话,跟在我后面当个哑巴,听见吗?”

后面的苏家人暗暗咬牙,心头痛骂。

“嗯。”

“还能干什么?老太太住院了,所有人都要去探病。”

选谁?不得而知!

其中最大的传言就是林阳之父有恩于苏老爷子,苏老爷子是为了报恩。

“二伯!二伯母,三伯母,三伯...”

至于林阳,则一言不发的站在她身后,完全如一个隐形人一样,没人注意他,也没人理他。

林母不许林阳返回林家,说是为了保护林阳,但在林阳心中,重返林家为母亲正名一直是他的心愿。

“妈,没什么,总之您能健康长寿儿就心满意足了!”苏桧笑了笑没有解释。

她很漂亮,是江城出了名的美人,很多人都以为她会嫁给江城四少之一的马少,成为马家的媳妇,但却不想苏家老爷子在过世前,逼着她嫁给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林阳。

有人热情回应,有人轻哼一声,不理不睬。

苏颜很想离婚,但在爷爷离世前曾逼着她发誓,要她五年之内不许与林阳离婚。

“好!我很好!儿啊,辛苦你了。”

“也没啥,就是去燕京学了一套比较古老的针灸理论与技术,妈,我现在给你施的这几针可是大有来头的,它是古代药王孙思邈所创,但在明清时代失传了,最近才有了踪迹,目前这方子在燕京一位大人物那收藏着,轻易是不拿给别人看的,我想着这方子或许可以根治您身上的顽疾,就托人联系了那位大人物,借了他方子看了看。”苏桧故作无奈的笑道。

整个理疗科鸦雀无声。

“话说回来,奶奶,您今天的气色比以往要好不少诶,尤其是我爸施针前后,你的气色变化太夸张了!您简直就像是年轻了十岁!”这时,苏侩的儿子苏刚凑上前来惊喜说道。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呐!”

“嗯。”老太太随便迎了一声,浑浊的眼却是盯着苏桧手中的针。

林阳左右扫视了下,继而伸手朝口袋掏了掏,摸出一包七块钱的红金圣,点上猛抽了两口,刚吐出烟雾来,后面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儿钻入鼻腔内。

“不可思议啊!”

这名医生叫苏桧,是老太太的二儿子,中医院理疗科的主任,懂针灸,每次老太太快出院时都会来这扎两针,这次也不例外。

“之前买的票掉了,又补了一张,11点下高铁。”

但其他人则是越发的心惊,脸色极度难看。

林阳眉头微皱,低声说道:“这套针诀,是来自于孙思邈千金方下篇的《灵首篇》,但二伯没有学精,你这前面十三针都施对了,但唯独缺了一针!这一针不施,老太太活不过12点!”

“你死哪去了?还不回来?”

嗡嗡嗡...

旁边一名身材发福的妇人迫不及待的站里出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