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你没吃饭吗?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九章 无耻混蛋 下一章:第两百零一章 一个叫林阳的人

“慢!慢!我说!我说!我跟上沪华家的关系很远,我只是上沪华家管家的一位远方亲戚...”傅恒口齿不清急颤的喊。

“对,是我那位远方亲戚拜托我的,华家也有人给我的账户上打了一百万...”

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云霄。

顷刻间傅恒就像是触电般哆嗦了下,人猛地睁开眼,嘴里再度发出惨叫声。

“丢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林阳无视了傅恒,盯着那大汉冷冷的问。

医协会的人都是一脸错愕,但却没有吱声。

“告诉我,上沪华家跟你是什么关系?这件事情是不是华家的人指使你的?”林阳抓起傅恒的脑袋,沙哑的问。

砰!

砰!

傅恒哆嗦的抬起头,惊恐万分的喊。

林阳淡道。

傅恒张了张嘴,似乎还在犹豫。

傅恒完全没搞懂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送我去哪?”傅恒颤道。

“上沪华家!”

“很好,开始吧,死活不论。”林阳重新做到了办公桌前,点了根烟慢慢欣赏。

怎么好端端的打人?

但下一秒,一只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背部。

“这就是重点了!”

那大汉再是抡起拳头,一拳拳的砸向傅恒。

砰!

“啊!!!”

“说吧。”林阳淡道。

“还有关系...上沪华家...在江城也有人,他们能保证我升迁...能让我调到上沪去...”傅恒颤抖道。

“你远方亲戚叫你干的?”

“林老大,他好像晕过去了。”彪子问道。

“是的,我是云姐的贴身保镖!”

因为他们已经提前收到了消息。

彪子再踹了几脚,把他的双手给踩断,傅恒终于是躺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感情这个人是林阳找来的?

砰!

傅恒紧捂着腹部,不断的呕着胃酸,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周艾错愕不已。

彪子立刻要再抓起傅恒。

“放他下来。”

周艾这才松了一口气。

傅恒直接吐出一口血水来,他只觉自己的脊椎都要被这彪子给踹断了。

林阳点了点头:“我要你把华家在江城内的所有人全部说出来!”

“好!”

...

林阳只坐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一幕。

林阳可不信傅恒会蠢到为了这么点钱而去杀人。

周艾也是一脸诧异。

沉闷的响声冒出。

“这...”

林老大?

“唔...”

周艾浑身哆嗦着,已经忘记了阻止。

“算了,还是我来吧。”

“林会长,你...”

至于周艾早就懵圈了,整个人也是手足无措。

林阳淡道。

终于,林阳叫出了声。

彪子冷汗直流,狂点头道:“会...会了...”

“唔...”

“够了!”

“我说...我这就说...”

“啊...”

可无论他如何叫喊都无济于事。

“把他带下去,告诉龚喜云,让她安排辆车,把这个人送走。”林阳淡道。

但...来人压根不搭理傅恒,只是走了进来,一拳朝傅恒的鼻子砸了过去。

傅恒如同烂泥般倒在地上呻吟,身躯不断的抖动着,仿佛是疯了一般。

“给他打上一针。”

他们哪知道,那位悬壶济世的神医居然有如此凶残的一面。

林阳平静道。

“是,林老大。”彪子把傅恒丢在了地上。

“啊!!”

林阳摇了摇头,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银针,走了过去,轻轻的扎在了傅恒那满是猪油的肉上。

傅恒的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叫声,人已经快要疼晕过去。

“你要干什么?这可是十楼啊!你疯了?住手!快住手!!”傅恒凄厉的喊。

二人都吓了一大跳。

砰!

“有...”周艾颤抖的点头。

彪子也是有样学样,将傅恒的另外一只手踩碎。

林阳抬起脚,淡淡的望着狂咽口水的彪子,冷冷问:“现在会了吗?”

“姓林的,你不得好死,你动了我,华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保证...”傅恒口齿不清的喊道,说完还朝林阳的西装上吐了一口污血。

“哼,龚喜云的身边都是养了一群饭桶吗?你这叫揍人?没吃饭吗?”林阳冷冷说道,继而走了过去,直接一脚踩在了傅恒的手掌上。

闯急诊室...这可是在杀人啊!

这种高度落下去,那是必死无疑的。

照这么打下去,傅恒怕不是要被活活打死。

至于傅恒早就不敢再有丝毫的迟疑了,他凄厉的喊道:“林会长!住手!你快住手!只要你停手了,你要问我什么我都说!我通通说!”

伴随而来的是傅恒那凄惨的叫喊声。

彪子也是一根筋,直接将傅恒推到窗户边。

骨头爆裂的声音极度的清脆。

傅恒瞬间被打的头晕眼花,鼻子里的血汩汩的涌了出来。

“林会长,救我...”傅恒抱着脑袋,鼻青脸肿口齿不清的喊道。

林阳并未生气,而是从桌上取来了纸巾,稍稍擦拭了下,便将后面的窗户拉开。

“只是为了一百万就让你去害死一条人命?应该不够吧?”林阳凝目沉道。

“把他带过来。”

“林会长...”周艾眼露急色,忙朝林阳喊了一声。

这人谁啊?

“人疼到一定境界时,是不可能晕厥过去,除非大脑停止工作,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林阳淡道,继而扭过头望着周艾:“有肾上腺素吗?”

那大汉再是一脚踹在傅恒的腹部。

好神奇!

“林老大,我叫彪子。”那人忙道。

至于办公室内,周艾与那叫彪子的人是倒抽凉气。

傅恒喊着,便将一个个名字全部报了出来,包括身处何地,身居何职...

“是。”彪子一手将傅恒提了起来,朝窗户边走去。

那大汉立刻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杀人了,杀人了!!林会长,这个神经病是谁?快拉住他啊!”傅恒尖叫的喊道。

大概几分钟后,林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机会只有一次,你却没有好好把握,怪不得我!”林阳淡道,再一扬手。

“你是跟着龚喜云的?”林阳淡问。

咔嚓!

这个林会长是疯了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