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一个叫林阳的人

上一章:第两百章 你没吃饭吗? 下一章:第两百零二章 洛家的威胁

但仅仅是过了半个小时,他们便退了出来。

华母心头痛苦的思绪,拳头也是死死的捏着,脸上的阴冷与愤怒极为的明显。

阿禄立刻转身离开。

华家不能绝后啊!

而在这时,一名庄园的仆人匆匆跑了进来。

却见大门外停着辆出租车,上门下来一老一少。

“很糟糕。”华母叹了口气道:“我们华家已经请了很多专家教授来看,但都束手无策,但愿寇老先生能够给我儿带来一丝希望吧。”

“满晨在里面,你们去看看吧。”华母冷冷说道。

“华太太。”一名护士走了过来微微鞠躬道。

却见华母匆忙走了出去,欣喜道:“您就是天行省的活菩萨寇冠老先生吧?您好您好!”

“华太太。”

寇冠摆了摆手:“华太太,病人为大,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华公子吧。”

“少爷怎样了?”华母问。

寇冠狠狠瞪了他一眼,便略带歉意的说道:“华太太,劣徒不懂礼数,请您见谅。”

怎么办?

“江城那边如何了?那个贱人死了没有?”华母狰狞的询问。

阿禄迟疑了下,微微点头道:“太太,这件事情,只能叫道上的人去做了。”

“这...这是?”

“没事没事,他说的对,寇老先生来了,我儿子肯定有救了,寇老先生,您先进去喝杯茶吧,没吃饭吧?我马上让厨房准备。”华母陪着笑脸道。

显然她并不擅长这个,因此笑起来也很难看。

医生们立刻走了进去。

“少爷睡了,但他依然不肯吃东西。”护士无奈道。

“南行!你闭嘴。”寇冠立刻侧首沉喝。

“华少的状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我们的建议是立刻赴M寻求M国医疗协会组织的帮助,他们有领先全球的医疗仪器,找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一名戴着眼镜的医生冷汗涔涔的说道。

几人连连叹气,便离开了庄园。

“阿禄!”华母低喝。

可片刻后,他的这严肃神情逐渐演化为惊讶,再过了片刻,已是一脸震惊。

寇冠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便走了过去,打开那个破旧的包裹,从里面取出一些中医器材,开始为华满晨诊断。

“我管它是谁的资产?老娘不请洛北明那个臭老头来看病就是,给我烧!最好把那个小贱人跟她全家都烧死!”华母愤怒道。

“马海?阳华?这群乌合之众是存心想要跟我们过不去吗?好!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华家了!”华母咬牙切齿道:“去,叫几个人给我好好修理修理马海,然后给阳华点颜色瞧瞧,让他们长长眼睛!你让阿寿去处理。”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什么叫给你儿带来一丝希望?我师父来了,就意味着你儿子有救了!怎么?难不成是看不起我家师父吗?”旁边的年轻人怒气哼哼的说道。

华母微微一怔,才咬牙道:“是一个叫林阳的人!”

而华满晨目前的病情已经拖不到赴M治疗了,一位资深专家说过,如果不尽快处理他下体已经停止运作的那些组织器官,它们就会逐渐坏死,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华佗在世也未必能医的好华满晨了。

寇冠的表情很严肃。

“太太!”一名穿着仆人服饰的中年男子小跑过来。

华母急忙道。

“师父,我说的是事实啊。”南行耸耸肩道。

庄园门口立着名浓妆艳抹穿金戴银的豪门太太。

此刻几名穿着白大褂的人走进了庄园。

为了治疗华满晨,现在华家几乎是动用了能用到的全部能量,但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究竟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寇冠盯着华母问。

他搀扶着老人朝庄园内走去。

那太太满脸凝重的盯着来人,一言不发。

房间里摆着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名面色苍白十分瘦弱的年轻男子,男子此刻似是睡着了,可他脸上的痛苦却很是明显,旁边是几台治疗用的仪器,另一头是一个架子,架子上的吊瓶口伸出的管子一直进入到男子的下体,景象颇为慎人。

“一千万,够不够?”不待阿禄把话说完,华母瞪着他问。

几名医生走来打着招呼。

“那就赶紧去做!我要在新闻里看到这个人的尸体!”华母怒斥。

“好,好!您这边走。”

他先是把脉,再以银针扎入,一切井然有序。

华母眉头一皱,朝寇冠望去。

“另外给我叫人把苏颜住的那家诊所给烧了。”华母再道。

“够。”阿禄忙道。

老的穿着朴素,手里提着个破旧的包,年少的穿着整洁,模样很是有精神,但神情却有一种遮掩不住的傲然。

“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华母冷哼。

这躺在床上的正是华满晨。

华家已经在动用关系去联系医疗协会的人,但那种国际性的医疗组织可不是你想来治病他们就能给你治的,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太太,来了!来了!天行省来人了!”

“怎么?你们也治不好?”华母冷道。

上沪南边的别墅群中央,立着一栋占地面积是平常别墅区数倍不止的庄园。

华母眼里尽是失望,这几日已经来了不下于十几批的名医专家,但他们的意见不是找寻什么传说中的老中医就是赴M治疗。

一行人来到了别墅二楼最里面的大房间内。

阿禄微微一怔,旋而低头道:“太太,那诊所据说是洛北明的孙女开的,也算是洛家的资产,这...”

“太太,阳华集团的马海出手了,他把人保了下来,并安排在了一家诊所内,目前苏颜一家人都在这诊所内医治。”叫阿禄的人道。

“好的太太。”

“寇老先生,我儿子情况到底怎样了?”华母忙问。

“天行省?难道说是那位?”华母微微一愣,继而欣喜连天,立刻朝大门口跑去。

“您是华太太吧?您好,老头路过上沪,听说华家这出了事,就过来看一看,贵公子还好吧?”寇冠笑呵呵的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