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兴师问罪

上一章:第两百零六章 一群小偷? 下一章:第两百零八章 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现在该怎么办?寇冠说了满晨不能再拖了,林神医这边没戏了,咱们还得靠谁?”华母沉问。

“云小姐,林少!”

“非要我直言吗?”林阳凝起眼冷冷道:“你们派人纵火洛芊医馆的事...不该给我个交代吗?”

苏广一家不敢去人民医院,毕竟才被人民医院给赶了出来。

龚喜云顿时一颤,有些窘迫,忙侧首道:“没...没什么。”

虽然龚喜云不打算在上沪发展势力,也不可能在上沪发展,可她会在每个地方都留个眼线去盯着那个地方的势力的一举一动,毕竟她对上沪没兴趣,就怕上沪的人对她江城有兴趣。

“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吗?”他恢复了淡定。

“什么交代?林神医,我不明白你的话。”华清松装傻道。

见苏颜的情况如此紧急,他命人停下了手,也叫人把常婉月跟洛芊拽开。

她可不慌,毕竟这是华家。

“走吧。”

华母本是惊叹于林阳那宛如天神般的姿容,可当看到林阳这傲慢的态度时,眉头又不由的皱了起来。

不得不说,林阳的真容简直帅的没有天理,尤其是侧颜,简直是令人心惊动魄,龚喜云也是见过不少帅哥俊男的,但像林阳这种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龚喜云愣了愣,才意识到飞机已经降落了。

二人走出机场,机场外已是停着辆迈巴赫。

龚喜云也偷偷的看了眼林阳的侧脸。

二人一愣。

齐重国得知消息,火速来帮忙。

但林阳没有理会,只是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哦?”

龚喜云跟着。

“呵呵,林神医果然异于常人,真是英气逼人啊!”华清松丝毫不尴尬,反而赞赏了一句,也坐了下来。

“我下午就要跟满晨去M国,哪有时间约见客人?”中年男子朝阿禄扫了一眼:“是谁啊?”

经理见事情闹大了,也是头疼的很,立刻安排了车子送到中医院去。

这话一落,华母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正坐着飞机,朝上沪飞去,与他一同过来的还有当下江城的地下女王龚喜云。

郊区华家庄园内。

“老爷,夫人,外面有人求见。”

满覆西也是。

这是龚喜云在上沪的人。

这时,林阳突然开了腔。

“那人说他来自江城,自称林神医!”阿禄道。

林阳钻上了车。

“开门见山的说吧,华家打算怎么给我交代?”

很快,迈巴赫驶出了机场,朝华家驶去。

林阳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雪茄,点上抽了一口,淡淡的说。

“是。”阿禄跑了下去。

要是以前她是什么花穿什么,什么骚气穿什么。

一名穿着西服叼着雪茄的男子正凝肃的盯着华母,片刻后他将雪茄放在旁边的烟灰缸旁,冷冷说道:“这就是你办的好事?你是怎么办事的?”

当然,这一切林阳并不知道。

至于林阳,已经恢复了本来模样,那天神般的容颜引得客舱内的不少女性频频侧目,还有年轻的女孩上来要电话号码或签名,一度以为他是什么刚出道的明星。

华母欣喜不已。

“你下午有约吗?”华母错愕的问。

虽然苏家跟齐重国没啥交情,但齐重国可是知道林阳的,自然不敢怠慢,立刻喊来了专家队伍为苏颜诊治。

这时,阿禄走了进来。

华母暗哼一声,眼里闪烁着怨毒。

“真的吗?好!”

不一会儿,林阳带着龚喜云与燕迈走了进来。

“哼,就凭一个小小的阳华集团?也配?”华母冷哼。

“哟,稀客稀客,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林神医居然光临我华家?来来来,请上座,阿禄,去给林先生倒杯茶。”中年男子也就是华满晨的父亲华清松面带笑容的说道,并走过去要握手。

“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了M国医疗组织,他们已经给了我答复,可以给满晨做手术,我已经安排私人飞机,今天下午就把满晨送过去,时间上是来得及的。”中年男子淡道。

“走?”

中年男子捏着雪茄的手也不由一抖。

谁都不想闹出人命。

两个女人如同发怒的母狮子,互相瞪着对方,她们的身上都有爪痕,一副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的样子。

“可我听说林董看中了那个苏家的苏颜,你现在放火烧了洛芊的医馆,想烧死苏颜,如果林董调查起来,不一样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这些事放在一块,林神医不得恨死我们华家?你觉得他会出手救满晨?”中年男子沉道。

“那不然怎么办?你难不成还想叫我去给那个林董磕头?”华母哼道:“我这不也是想给咱们儿子出口恶气嘛?只可惜那几个狗东西走了大运,那样的火势居然没烧死他们!”

“你在看什么?”

“知道,云小姐曾要求我严格盯住华家。”老人燕迈道。

但洛芊也不敢再跟常婉月纠缠了,马上去给苏颜紧急处理伤口。

迈巴赫旁一名双鬓斑白穿着身黑色西装的老人微微鞠躬。

林阳突然起身。

但在林阳面前,她完全不敢张扬,规规矩矩,打扮的也很普通,如同温顺的家猫。

“不要小看这个阳华集团,这个公司虽然成立不到一年,但潜力太大了,上市之后股价一直飙升,势力太猛,已经引起了很多大佬的注意,如果阳华跟那些大佬合作,必然是一股我们不能小视的力量。”中年男子淡淡说道:“去把林神医请进来。”

目前龚喜云在国内的地位有着显著的提升,徐天受伤在医院养伤,南城的势力也是龚喜云跟徐南栋一起整合的,她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人已经派出去了,再后悔也没用了,不过马海到底只是林董的一个狗腿子,我想他若是识趣,应该不会为了个马海而跟我们华家作对吧?”华母哼了一声道。

中年男子不语,重新拿起雪茄抽了一口。

龚喜云穿的很朴素。

“去华家。”

“你就是燕迈吧?知道华家在哪吗?”林阳淡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