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上一章:第两百零七章 兴师问罪 下一章:第两百零九章 林家的电话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又何必要装傻充愣?这件事情只要稍加调查就能知道真相,你们非要把我当傻子看?”林阳皱眉道。

“好。”林阳点头,淡淡的对华清松夫妇道:“我在明珠酒店总统套房等你们,明早之前给我答复吧,我最近处理的人太多,有些累了,我想要和平解决这件事情,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珍惜。”

她现在满脑子只想着如何把自己儿子治好,然后让自己的儿子完整无缺的站在林神医的面前,狠狠的打他的脸。

“你放心,我宁愿去跳楼也不会去求你这个姓林的!”华母大声道。

那里有一把极为精致的小手枪。

“不不不,我们哪有这个胆?林神医可是大英雄啊,如果不是你,我们华国中医早就被韩医王踩在脚下了,您这样的人我们尊重都来不及呢,哪会冒犯您?”华清松笑道,可眼里却有一抹不屑一闪而过。

“哦...是叫华满晨吗?”安娜费解的问:“怎么了?”

电话接通。

“林老师,您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天呐,安娜实在是太高兴了!”电话那头是一个略显蹩脚但激动的女声。

“哼,居然敢欺负老师,太可恶了,老师放心,这口恶气我会帮你出的。”安娜气愤道。

“你们今天是不是收了个病人?”林阳淡道。

“怎么?林神医,你这是干什么?跑来兴师问罪吗?先不说这事我们不知道,就算是我们做的,你想干什么?也一把火把我们华家烧了吗?”那边的华母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喝道。

“是的。”

林阳淡道:“喜云,你给我安排了酒店没?”

林阳淡道,继而挂断了电话,转身离开了林家。

这话一落,华清松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你威胁我?”华清松眯着眼道。

“好。”

华母呆住了。

“帮我把他的预约推了。”林阳淡道。

“珍惜?呵,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就多住几天吧,看你能不能等到我们上门去求你。”华母冷笑道。

“我们今天收了很多病人,您是指哪一个?”

她忍受不了林阳的嚣张劲儿。

“得罪了这个人对我们华家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既然已经成为敌人了,那就得想办法解决掉他。”华清松闭起双眼,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门口立刻有人影闪烁。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的能量,但这不重要了,我知道华满晨受了什么伤,也知道你们请了很多医生为他诊治且苦苦无果,我就这么说,国内有人能治华满晨,但我只要把华家得罪了我的消息发出去,我相信国内没有一位大医愿意帮华满晨医治,哪怕是这两天过来的寇冠。”

华清松没有说话。

“林神医,您可能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吧?我承认,之前犬子得罪了苏颜小姐,您对苏颜小姐的态度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我们也都知道苏小姐并不适合犬子,所以已经对他严加教育了,我们早就准备息事宁人了,洛芊小姐医馆着火的事我们真不知道啊。”华清松微笑道。

听到林阳这话,二人也知道林阳是猜到了一切。

“你什么意思?”林阳冲着华母问。

华清松笑而不语。

“告诉我,放火烧洛家医馆的主意是谁提出的?哪些人参与了?我不想动你们整个华家,我只针对参与了此事的人。”林阳道。

以林神医的威望,的确有可能。

林阳抬起了手再度制止她。

“所以这件事情,你们是打算死不承认了?”林阳沉道。

然而林阳却是平静道:“如果真是你们干的,我一把火烧了华家又能如何?”

“发生了什么?”华母忙问。

“是的华先生,这是安娜副会长的意思。”电话那边的M国医疗人员淡淡说道。

华清松淡淡说道。

“华满晨的情况应该已经很糟糕了,如果今天再不医治,他们华家就要绝后了,我想华家人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不过我们也没打算再求国内的医生为满晨治病了,林神医,我承认你很有影响力,但这也只局限于国内,你真当我华家要求着你?呵,你错了!这个世界上医术精湛的人可不止你!”华母冷笑道。

一辆救护车被停放在了华家庄园前,几名医护人员合力将华满晨的抬到车内,车子急速朝机场驶去。

反正脸皮都撕破了,也没必要再与林阳虚与委蛇了。

“安娜副会长...拒绝医治满晨...”华清松呐道。

“那很不好意思,整个华家都参与了!”

“你们会来的。”林阳起身道。

华清松与华母一头雾水。

然而片刻后,他的脸色大变,忙用英语道:

“呵,那个姓林的还真是自大,他医术的确不错,只可惜跟M国医疗组织相比还是相差太多了,他还真以为我们非得求他不可?等他看到满晨完好无缺的时候他就知道我们华家的能量了,他到时候的表情肯定很精彩吧?”车上,华母冷笑连连道。

嘟嘟...

不过华清松可不会就这么容易承认了。

“臭女人,你说什么?”龚喜云怒了,便要拔枪给华母点颜色瞧瞧。

华母才反应过来,立刻安排人将华满晨从房间里推出来。

“你说什么?手术...取消了?”

“哦?他得罪了老师吗?”

“是吗?”林阳将手中的雪茄杵灭。

龚喜云见状,神色一紧,立刻将手朝挎着的小包包摸去。

“他给谁打电话呢?”华母费解的问。

“没事的,喜云,让他们得意吧。”林阳淡道。

但林阳像是知晓了她的意图,抬手制止了她,旋而又朝华清松夫妇看去。

“林董,这...”

“已经安排好了,明珠酒店总统套房!”龚喜云道。

“不知道,不管了,时间来不及了,赶紧去机场吧。”华清松看了眼手表道。

华清松闻声,眼神顿时一寒。

“什么?”

“我知道你今天过来是什么意思,你不过是仗着自己有治好我儿子的医术来我们这耀武扬威来了,只可惜我华家不会求你!滚吧!我们华家可不会看你脸色!滚!”华母呵斥道,眼中尽是不屑的冷笑。

“你想要怎么做?”华母呼吸一紧,连忙问道。

片刻后。

“华国上沪这边的。”

华清松看了眼号码,立刻接通。

林阳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部手机,继而当着二人的面拨通了个号码。

可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二人一听,呼吸顿紧。

“你说什么?”华母承受不住了,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猛地站起来指着林阳的鼻尖道:“姓林的,叫你一声林神医那是给你面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货色了?你信不信老娘今天让你走不出我们华家的门!”

如果华家有什么妄动之举,她不介意掏出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