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 这不怪我

上一章:第两百一十章 你跳下去我就救 下一章:第两百一十二章 你听说过南派吗?

现场人呼吸皆是一颤,齐刷刷的望着林阳。

但林阳的腿劲不知是大了多少。

华母彻底傻眼了。

人们呼吸一紧,就看阿禄的拳头能不能撂倒林阳了。

说完,林阳直接走了过去,却是没有用银针来对付华清松,而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药包。

屋子里的人也都吓了一跳。

到了这个时候华清松已经不打算跟林阳讲道理了。

一直站在门口的燕迈会意,立刻将门合了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都快凝固了。

林阳淡淡的说。

“是,林少。”

华清松则是意识到了什么,再也不客气了,直接喊道:“开枪!杀了他!”

“我等你们动手!”

“动手!”

她知道林阳手段不简单,但现在再看这神乎其技的招式,她还是觉得有些做梦的感觉。

但就在那拳头即将砸中林阳太阳穴的刹那,一只手快如闪电的扣住了阿禄的脖子,继而将他往旁边的墙柱一推。

“他...他难道会妖术?这个林神医是怪物!他是怪物!”华母凄厉的喊。

咔嚓。

砰!

“可我没打算放你们走啊。”

“清松,你聋了?”华母急了。

所有黑衣人都像是下了降头般,纹丝不动,呼吸都变得极为微弱了。

他根本没得选择。

林阳却是几步上前,立在华清松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

“那现在该怎么办?”华母气冲冲的问。

“阿禄!阿寿!”

“你刚刚说是你们放的火吧?”

“先把他带回去,慢慢招待吧,如果满晨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就让他陪葬!”华清松沙哑道,眼里尽是阴狠。

眨眼间,那些黑衣人也步了之前几人的后尘,再不能动弹。

林阳的手再度抬起,那些银针就像流星一般从他的指尖飞出,破空之声尤为明显。

这里是上沪,他这一个小小的中医又能对付的了华家?

阿禄阿寿齐齐上前,直接堵在华清松的面前,摆开架势。

咚!

嗖嗖嗖嗖...

这些家伙是中了邪吗?

但...华清松迟迟没有动手。

每一个人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你给我们吃了什么?”华清松咬牙吼道。

“他不怕死。”华清松面无表情道:“咱们就这么杀了他完全无济于事,更何况杀了他,就没人能医满晨了。”

“毒药。”林阳平静的说。

“你做了什么?”华清松凝视着林阳沉道。

“老爷放心,我们会保护你们安全的!”

林阳一言不发。

庞大的力量直接将阿禄震了个七荤八素。

林阳眼神凛然。

“你们...要干什么?”华母一脸错愕,整个人也慌了。

这个时候只能去妥协!

咔嚓!

这回他不用银针,直接反手一脚踹向阿寿踢来的腿。

二人不断的咳嗽,拿手去扣,但却无用。

华母懵了。

但是!

“你什么意思?”华母一愣。

看到自己身边最厉害的两个打手直接被林阳放倒,华母与华满晨已是僵在原地,骇然失色。

龚喜云暗暗心惊,冷汗涔涔。

阿寿的腿直接被踢骨折,庞大的力量更是将阿寿给踹飞。

林阳松开了手,阿禄直接软倒在地,也是爬不起来了。

顷刻间这些黑衣人一个个是动弹不得,就像是被冻结住了一样。

林阳将药包里的药分成两半倒了进去,而后又给他们灌了口茶。

“喂,你们几个还愣在原地干什么?赶紧动手啊!”华母喝喊。

看二人的姿态,显然都是练家子。

声音一落,剩余的几名黑衣人再不犹豫,径直扣动了扳机。

这最后三个字,如同一把大锤,狠狠的锤击在众人的大脑上,直把他们震得嗡嗡直响。

“你们...一群饭桶!”华母气的直接冲过去给了这些黑衣人一拳。

但就在他们上前的刹那,林阳轻一抬手。

但这些黑衣人依然不动。

“你住手!”

“你快做决定啊!难道真的要我们动手你才甘心?”华母不耐的喝道。

“那你们就动手吧!”林阳道。

龚喜云立刻走了过去,强行掰开华清松夫妇的嘴。

华清松依然不语。

林阳没说话,只是冲着门口点了点头。

林阳盯着华清松问。

华清松感觉压力倍增,但他终归是在上沪摸滚打爬这么多年的老狐狸,哪会被这样一个年轻人给吓倒?当即也是直视着林阳,毫不畏惧。

“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我拒绝!”林阳再道。

双腿相撞。

华清松喝喊。

可就在他们手指将扳机拉动的瞬间...

林阳摇了摇头:“我原本是打算给你们机会了,可你们却是连枪都给我掏了出来...这似乎怪不得我了吧?”

“把他们的嘴打开。”林阳淡道。

华清松急喝一声。

二人立刻冲了过去,一人双拳如龙,朝林阳狂轰,一人腿似疾风,攻其下盘。

几枚银针从他指尖飞了出去,直接扎在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上。

“林神医,你非要逼我们这么做吗?”华清松的脸色变得阴冷至极。

然而一拳之后,那个黑衣人居然就这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阿禄的身子重重的砸在墙柱上,整个柱子直接裂开。

阿寿摔在沙发上,起身困难。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终于,华母忍不住了,一把抢来旁边黑衣人的手枪,便要动手!

声音落下时,后面的黑衣人已是上前。

华清松也不愿啰嗦,径直低喝了一声。

“没想到林神医居然这么厉害,是我们看走眼了,林神医,这病我们不治了,千错万错那都是我们的错,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想我们可以走了吧?”华清松深吸了口气,强行镇定下来说道。

“咳咳...咳咳咳咳...”

“啊?”

嗖嗖嗖...

华清松连连后退,脸色苍白至极。

“林先生,你确定?”华清松眯起了眼。

“你干什么?”华母尖叫道。

“清松,跟他废话什么?先废了这个小子,然后把他从楼上推下去!等他下了地狱,我看他还能嘴硬不?”华母气冲冲的喊道。

清脆的响声在这一刻极为的刺耳。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