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登门

上一章:第两百二十四章 我成全你们 下一章:第两百二十六章 踢馆

“可失去了落灵血,你还如何与那些人争锋?届时大会召开,我们再面对林家,怕是不会再有任何与之交锋的资本!难道小少爷打算就这么放弃了?”叫阡陌的女人凝着眼沉道。

但因为又获得了两滴落灵血的缘故,他的姿容再度上涨了一分,双眼如炬,炯炯有神,皮肤极为健康,隐约间似有光晕生出一般,瞳珠漆黑,发色如墨,挺拔的身躯与独特的气质,让他再度成为了机舱里的焦点,就连空姐都频频偷望,下机前更是想要留林阳的微信,但被林阳拒绝了。

林阳已经恢复了本来模样。

“爸,你不要逼我!”

满氏武馆大门拉开,武馆弟子如往常一样穿着武服上街跑步。

他其实对英秀嫁入满家来并不感兴趣,他不过是想要得到英家的支持。

卫燕为林阳拉开了车门,车子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一辆客机也已处于滑行当中,不一会儿便驶上了云霄。

“你可不要牵连到家族!”小少爷哼了一声,旋而蹒跚的走上了飞机。

“我恨你一辈子!”

“放肆!”

“你知道十五滴是什么概念吗?”

“林少?”卫燕小心的唤了一声。

“既然如此,那就慢谈吧。”英穆笑道,继而瞪着英秀道:“这下满意了吧!”

“为我好就不要逼我!”英秀双眼含泪的喊。

“所以我才要求家族不要再查这件事情,对方定然是能量巨大的存在!”

女孩气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但迫于压力,她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了过去,委屈巴巴道:“师父...”

出了机场,一辆普通的福特汽车停在那。

“丫头,你刚来这,肯定会有些抵触,其实你不必担心,日子久了你就会习惯,这里离你家也不远,你想回去什么时候都能回,不是吗?”满二爷微笑道。

“这...”满二爷有些犹豫。

英穆一叹,没有说话。

“林少!您的酒店已经安排妥当了,您先去歇息吧。”司机是一名颇显年轻的女子,长相一般,但十分的干练。

“快点!”英穆严厉道。

一架私人飞机停在江城机场内。

而在他们的对面,是一名中年男子及一名生的颇为秀气的女孩。

“那你想怎样?去杀他?把落灵血抢回来?呵,你要有这本事那你去,我告诉你,墨河在那人面前连一招都对不上,也就我依靠咱家的古拳法跟他过了几招,若非我轻敌...我倒不会输的这么惨...”小少爷侧过脸说道。

英秀似乎是撞到了什么人,一个不妨,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呢喃着。

“放心,英穆兄弟,秀儿是你女儿,那也就是我的女儿,只要她跟覆西这孩子处的来,咱们两家就立刻联姻,咱们联了手,届时大会召开,就算我们敌不过那林家,至少捞赚好处不在话下!也不至于会像往届一样连口汤都喝不上!”

“兄弟不要自责,秀儿毕竟还年轻,慢慢来吧,至于结婚之事,以后再谈吧。”满沧石淡笑道。

满二爷与满家的几位高层正坐在馆内喝茶。

翌日一早。

“爸,我的武功已经不需要别人教了,那个什么林家什么天才,我才不怕!我想回去,我也不想跟那个什么满覆西接触!”女孩终于是忍不住了,猛地抬头说道。

“唉。”

她是龚喜云从江城调到燕京来的,叫卫燕,龚喜云原本是想在燕京开个公司,为日后做打算,但燕京的水太深,她的公司虽然开起来了,但却是磕磕绊绊,而且难以壮大。

阡陌知道他这说辞完全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连落灵血都被抢了,这肯定是对方的实力碾压了他的结果。

“抱歉,各位,让你们见笑了!这丫头生性顽劣,是我教子无方!”

林阳深吸了口气,望着燕京的夜景,眼里掠过阵阵凝冷。

但就在她刚跑出武馆大门时...

她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待,好好的哭一场。

英秀气的站起来,冲着英穆大喊一声,便转身跑了出去。

英秀立刻摔倒在地,白皙的脸蛋上是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优点?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你们要我在这里学习古武,我愿意,但我绝不会跟那个满覆西有半点瓜葛!”英秀突然坚定道。

“兄弟,你这...”满二爷皱着眉。

这也是龚喜云的安排。

“好的林少!”

中年男子却是笑容满面,开口道:“既然二爷同意了,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小少爷,你确定没看错?对方真的有十五滴落灵血?”一名留着短发皮肤呈小麦色穿着身女式西装的女子淡淡的问道。

女孩脸露怒容,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我逼你什么了?叫你在这练武,就是要你好好跟满覆西接触一下!看样子我对你还是太宽了!二爷,别浪费时间了,要不直接定个日子,就让这个傻丫头嫁到你满家来算了!”英穆哼道。

“秀儿,你...”英穆气急。

闷响传出。

砰!

浑身被绷带裹得严实的小少爷与他的贴身保镖小巨人墨河正蹒跚的朝私人飞机走去。

“可是...我不想跟那个满覆西接触,我听说他就是个纨绔,女朋友都好几个,要是让我嫁给这样的人,我还不如去死。”英秀撅着嘴巴道。

“火坑?爸这是为你好!”

啪!

“终于还是回来了...”

“哈哈,二爷都这么讲了,那此番我们英家可就仰仗二爷了!”英穆大喜,连连拍手,旋而对着旁边的少女道:“秀儿,还不快点去给你的老师磕头?今天起,你就在满氏武馆修习,知道吗?”

“爸...”

但英秀已经冲出了武馆。

“随她去吧。”满沧石笑了笑。

“先回酒店,明早8点送我去满氏武馆。”林阳淡道。

大会召开在即,满家虽然实力强劲,但与那些大家族相比,相差太多,想要在大会上有所收获,那么现在就该争取所有一切能够争取到的力量。

英秀满脸泪水,跑出武馆。

英穆大怒,瞪着女孩道:“你以为你那点花拳绣腿能跟满氏武馆的人比?你以为谁都能学到满氏武馆的古武?我告诉你,若非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满家的诸位还会收你?这可是你唯一一次机会!快,赶紧过去行拜师礼,今后你就留在这!明白吗?”

满二爷脸色微变,旋而苦笑了笑:“覆西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这件事情不是小事,你先回去,我已经接到老爷的命令,会留下来调查此事。”

“爸,你就这么急着把女儿推入火坑吗?”

“不孝女!”英穆气的直接一巴掌甩在了英秀的脸上。

“怎么?阡陌姐,你以为我是在撒谎?”小少爷眉头一抬道。

“你说什么?”英穆怒了,恶狠狠的瞪着英秀:“你再说一遍!”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