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踢馆

上一章:第两百二十五章 登门 下一章:第两百二十七章 一一清算

但就在这时,一群人突然从满氏武馆里走了出来,为首的是一名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

英秀一愣,意外的看着那人忙道:“这位朋友,你快回来,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住手!”

英秀赶忙起身,便要找面前的人算账。

但那人统统不理,盯着面前的大门,直接迈开步子朝里面走去。

别看她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可她是从小练武,就算比不上满氏武馆里的那些天才少年,要收拾几个成年人还是绰绰有余,因此说话是十分的嚣张。

英秀愣了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英秀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没由的剧烈跳动起来,双眸就像是被吸铁石吸引了般,呆呆的注视着面前的人,再挪不动了。

冲上来的英秀当即懵了。

现场有些嘈杂凌乱。

那些个打手们立刻分出两人对付英秀,其余人朝那男子冲去。

然而那人却是浑然不理,再度开口:“告诉我,你是不是常婉月?”

常婉月愣了下,似乎才恍然过来:“怎么?你是苏颜那婊子的人?”

“老娘就是常婉月,怎么?你想干什么?”常婉月哼了一声冷道。

来人冲着英秀问。

“呵,是又怎么样?怎么?你是来这找我报仇的?”常婉月冷笑道。

哎哟...谁啊?走路不长眼睛吗?”

“是不是?”那人依然沉问。

说完,便是提拳攻来。

“你...”英秀气急。

她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居然还有人敢惹她?

来人淡道,继而冲着英秀道:“这个女人交给你收拾!”

听到常婉月这话,英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是谁?”

这时,面前的人淡淡开口。

常婉月原地旋转了一圈,随后倒在了地上,半边脸直接被抽肿,嘴里不断吐血,血里还有几颗牙齿,人已经是神志不清了。

“常婉月!你干什么?”

声音嘹亮。

“你...你...你...你到底是谁?”常婉月回过神,颤抖而哆嗦的看着那人。

“你是没招惹我,但你招惹了我家覆西,我听说你这个狐狸精就是来勾引覆西的,我告诉你,覆西是我的,你要么赶紧给我滚,要么老娘今天就在这大街上把你给拔光了!”常婉月满脸狰狞的说道。

可当她一站起来,看清楚了面前的人时,她愣住了。

然而男子却是眼神一寒,突然动开,其人如风,瞬间穿梭于这些打手之间,拳脚其出,且尤为凄狠,皆砸在这些人的膝盖与胸膛上,每一拳每一脚都能轰碎这些人的骨头,打折这些人的手脚。

她瞪大眼,呆呆的看着这可怕的一幕,大脑一片空白。

常婉月的人也不再犹豫,便要过来教训英秀。

“到底是还不是?”面前的人眉头一皱。

她家跟满家有上那么点亲戚关系,而且她跟满覆西认识这么久,也是近两年满覆西才接受她,本来她是以为自己能够嫁给满覆西从此衣食无忧,倒不曾想到半路杀出英秀这么一个人,搅乱了她的全部计划,所以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她也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后面的人一股脑儿冲了上来。

那人淡道。

英秀好歹也是练家子,反应迅速,立刻抬手挡住,人连连后退。

常婉月也傻眼了。

“我虽不打女人,但这次破例了,这一巴掌,是为我老婆还的!”

“干什么?来教训教训你这个碧池!”常婉月恼怒的说道,继而挥手:“给我打!”

常婉月看了眼来人,被他的模样给惊到了,不过看到他与英秀站在一起,还以为是英秀的人,旋而冷哼道:“英秀,我就说你是个碧池嘛,自己包养了个小白脸,还敢来这里勾引我家覆西?”

英秀气呼呼的说道。

那些人落地之后直接没了动静,全部昏死过去。

“我一般不打女人的。”

但下一秒,那人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常婉月的脸上。

“苏颜?”

“这么说来,当初苏颜她们就是你打的了?”那人再道。

她也是才知道有个女孩上了门说是要嫁给满覆西的。

“那你跑这来干嘛?跟我吵架?呵,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喂,你们几个过来,先把这个婊子养的玩意儿给收拾了,再去收拾那个贱人!”常婉月冲着那些个打手喝喊道。

“这...我....这不太好吧...”英秀眼露顾忌,犹豫了下道。

好帅!

这是谁啊?

那人入内,直接冷喝开来。

“你不愿意?那我自己动手好了!”来人淡道,突然抬起脚,又朝常婉月踹了过去。

这话一落,英秀脸色瞬变,她却是鬼使神差的冲了上去:“常婉月,你以为我怕你吗?我先要你好看!”

前后不过三秒,五名壮汉被轰飞出去,砸在了满氏武馆的大门处。

周围一些路过的人更是吓得不轻,或是大喊大叫,或是拿手机报警。

英秀倒抽凉气。

英秀看清楚来人,怒不可遏道。

啪!

“是...不是!我不是...”英秀愣了下,继而猛地摇头。

简直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样。

砰!

随着这一声落地,满氏武馆沸腾了...

“满家人在哪?把满覆西跟满沧石交出来!”

“你是满氏武馆的人?”

“不是!我才不是!我以后都不会是!”英秀气冲冲道。

英秀急了,立刻喝道:“常婉月,你疯了?我招惹你了?”

突然,旁边一个身影走上了前。

常婉月的身躯瞬间飞了出去,砸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随后翻滚下来,也昏迷了过去。

但那人似乎都没理英秀,而是盯着常婉月道:“你就是常婉月吗?”

早知道她就去动手了。

常婉月跟满家好歹是有些交情的,动了常婉月,满家肯定是不会高兴的...

那女人瞧见了英秀,当即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朝英秀的脸上煽去。

“她跟你有仇吧?”

“是!”

英秀还以为此人是要为她出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