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这家伙是人吗?

上一章:第两百二十七章 一一清算 下一章:第两百二十九章 一击

是满沧海到了!

墙壁震动。

“给我住手!”

别人来满氏武馆踢馆,这要是没有处理好,满氏武馆可就声誉扫地了。

原来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先前坐在中央桌子处的那名少女。

“林小姐说笑了,我们...我们岂能看不起您?”满沧海微吸了口气道。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满沧海的二弟,你明白满沧海是谁啊?你要是动了我,我大哥绝不会放过你的!”满沧石连连后退,脸上尽是难色。

于是乎满沧海跟那少女几人是急匆匆的朝满氏武馆赶去。

“你家武馆被人扫了?”少女问。

满氏武馆总堂馆主,也就是满家现任的家主满沧海正带着几名满家老人在这喝茶看戏。

他们全部聚集在满沧石的身旁,一个个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林阳三拳两脚就将这些人收拾了。

距离满氏武馆不远处的一家茶楼内。

“二爷,我...我们怎么拦啊...”旁边的人欲哭无泪。

“那我们现在就走!”女孩笑道,便朝茶楼外行去。

“上,拦住他!”

与他们坐在一桌的都是些年纪颇大且颇有威望的人。

“二...二爷?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一弟子颤抖的询问着满沧石。

若是今日被人扫了场子,那他满沧海不就成了众人笑柄?满氏武馆还如何立足?

“各位不用担心,这里是燕京,更何况大会召开在即,她林家也不想惹过多的麻烦,肯定会对她有所约束,大家继续谈事情吧,别理她就是。”满沧海低声说道。

人们一听,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记得满沧石还是有些本事的,是谁这么厉害啊?”这时,旁边冷不丁的传来一记清脆悦耳的声音。

虽然他顾忌这个少女,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管不了那么多。

“谁敢不听话,那就给我滚出满氏武馆!”满沧石怒道。

他的手段极为狠辣,完全不留情,一旦出手,虽不见血,可足以震出内伤,打碎骨头。

“嗯?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是不是看不起我?”少女柳眉一蹙,十分不悦了。

满沧石咬牙低吼。

满沧海长叹了口气,也急匆匆的跟了出去。

“可别被她盯上,不然可就完了。”另一头的一名老头压低了嗓音道。

“什么?”

老人站在一旁,不敢落座,也不敢吱声,如同雕像一般。

满沧石气血翻涌,五脏六腑仿佛要碎裂,嘴角都有血溢出。

几人浑身僵直,瞪大双眼,傻傻的看着这一切。

这人...真的是人吗?

喝喊声响起。

连满二爷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他拿什么帮。

满沧海更是惊讶连连,继而冷哼道:“沧石是干什么吃的?有人踢馆,他没有去处理吗?”

几人又聊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人们下意识的朝旁侧望去,当瞧见那声音的主人时,许多人脸色瞬变,立刻闭口,不敢再出声。

人们头皮发麻,都不敢相信。

桌子周围的人都不由的出了声。

地上几百号人都被这人收拾了。

少女娇小的身躯靠着椅子,灵秀的眼睛望着台上唱戏的人,时不时的拿起桌上的点心吃着。

“这...这不可能!”

“找死吗这是?”

砰!

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

“是...师父...”

砰!

“一招废了满二爷?”

说话的这些功夫里,林阳已经来到了满沧石的面前。

最后一人被击飞出去,撞在破碎的墙壁上晕厥倒地。

“你...你要...杀了我吗?”满沧石颤抖而虚弱的问。

但林阳浑然不理。

“二爷他出面了,但...但那人好生厉害,二爷只是跟他对了一招就吃了大亏,一只手都被废了。”阿茂欲哭无泪。

中央桌子前坐着两个人。

唯一还站立着的,是几个新入馆且没有动手的弟子,还有那英穆父女。

“那你还不赶紧去处理?顺便我也过去看看,这些唱戏唱曲儿的太无聊了,去你家看看热闹也不错!”少女微笑道。

满沧石见没路可走,低吼一声朝林阳扑来,似是要做最后一搏。

“岂敢岂敢...”满沧海忙摇头。

“这...满二爷,我怎么帮你啊...”英穆无奈且害怕道。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只是些小事。”

而此刻,满氏武馆是哀鸿遍野,地上全是躺着的满氏武馆弟子。

“冷静,别慌...大哥他们快回来了,到时候肯定会要这小子好看...”满沧石冷汗涔涔,强做镇定道。

“谁这么大的胆子啊?居然敢踢满氏武馆?”

那边正在吃点心的少女立刻撇过头,好奇的看着这边。

“师父!师父!不好了!”来人也不知茶楼内的情形,直接是大喊大叫起来。

满沧海更是震住了。

但说话的这么会儿功夫里,那边的林阳已经走来。

“混蛋!”

“满沧石,现在该算你的账了吧?”

“这...”满沧海顿时哑口。

其实不只是他们,茶楼里的许多人都朝那看。

“怎么拦?拿你们的拳头拦啊!上!快点!”满沧石催促道。

没有一个能爬起来。

这话一落,不少人都愣了。

满沧石急了,连忙朝旁边的英穆望去:“兄弟,快...快帮帮我...”

可就这千钧一发之际,大门被人从外面踢了开来,随后一群人走进武馆。

当满沧石身旁最后一名满氏武馆的人倒下后,他也终于是慌了。

练武之人极为爱惜自己的名声,满氏武馆亦是如此,他们能有今日之规模,也是因为名声所致,名气大,仰慕之人多,前来拜师学艺的就源源不断。

几人压低了嗓音,说着什么,可视线却时不时的朝茶楼中央桌子望去。

林阳平静的说道,继而抬起一指,便朝满沧石的筋脉砸去。

他们要么肋骨断裂,要么手脚断裂。

“有人踢馆...有人来踢馆了!!”那叫阿茂的人忙道。

“踢馆?”

但结果依然不出所料。

一名约莫六十来岁的老人与一名二十左右的少女。

“说,出什么事了?”满沧海冷问。

剩余的人已无人再上前。

满沧海脸色也不由一变,但还是十分镇定的盯着那人,沉声道:“阿茂!小声点,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天塌不下来!”

“怎么?你也看不起我?”少女脸一沉。

“不,我只是来废你的。”

“这可真是倒了血霉了,怎么这位小公主跑这来了?”满沧海身旁一名男子捂着额头,有些头疼的说道。

但下一秒,林阳猛地出手,直接掐住了满沧石的脖子,继而提着他的身躯朝旁边的墙壁撞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急匆匆的闯进了茶楼。

虽是看戏,却是在谈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