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一击

上一章:第两百二十八章 这家伙是人吗?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章 他根本不会武功?

老人呼吸一颤,急忙收招躲闪。

如果真的打了起来,自己也败了,那满家的声誉可就全部扫地了。

不少满家的老人怒不可遏。

可现在...稳伯居然被对方一招给轰晕了!

人们一听,算是彻彻底底被林阳激怒了。

这个年轻人很明显不是善茬,否则也不会单枪匹马杀到满氏武馆来。

稳伯!

“馆主,既然不愿意出手,那就让老头子我来!”

“我满家人不要面子吗?”

稳伯的双手臂骨瞬间被轰骨折。

“这要求太过分了!”

林阳微微侧首,看了眼满沧海,眼角视线不由的朝旁边的那名少女望去。

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旋而迈开步子,朝满沧海走去...

“不好!”

有人发出惊呼之声。

他是不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的。

砰!

嗖!

这句话可当真是不给满家人台阶下。

林阳没有因为对方是老人而留手,直接一拳轰向了稳伯的肩膀。

但在林阳眼中,这豹裂爪的速度太慢了。

砰!

就把这位大名鼎鼎的稳伯给收拾了!

林阳淡淡的说。

这可是满氏武馆赫赫有名的无数,据说满氏武馆曾有弟子使用这一招把一名散打冠军的肋骨给掐碎了,十分凶悍。

“稳伯!回来!”满沧海脸色瞬变,立刻大喝。

一招!

他面色冰冷,竟是抓起那满沧石,对着老人便是一挥臂膀。

周围的人嘶喊。

“林小姐?”

“沧石,可有此事?”他盯着满沧石问。

“非要鱼死网破你才高兴?还是说你觉得我们满氏武馆没有与你抗衡的资本?”满沧海恼了。

剩余的力量传递于他的身躯,整个人一个没站稳,当场飞了出去,如同被击出的乒乓球,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弹了几下,翻滚了几圈,一直撞在了院子的墙壁处方才停下。

满沧石庞大的身躯直接砸向了那老人。

“可我并不想跟你们协商。”林阳摇头。

老人气沉丹田,双臂展开,莫看其人年迈,那袖子下的手臂居然遍布肌肉,一拳化爪,如突击的猎豹,凶狠残戾的扣向了林阳。

满沧海脸色难看,扫了眼少女道:“林小姐,在下只是想息事宁人,早点带我那些受伤的弟子去医治。”

林阳凝了凝眼。

“叫满沧石跟你儿子满覆西过来,当着我的面磕三个响头,然后自废武功,此事就作罢。”林阳道。

但来不及了。

“这位朋友,你说吧,此事该如何解决?”满沧海大声的问。

“是的。”

等停稳后,人已经没有了动静。

“那就是有这事咯?”旁边那少女掩唇笑着说道。

“狂妄!太狂妄了!”

“朋友,你是谁?”

但等待他的是重达千斤的力量!

这件事情满沧石可未向满沧海通知过。

少女也好奇的看着林阳,原本饶有兴趣的目光被一阵阵困惑所替代。

此言落地,满沧海的神色明显是一变。

可这回根本反应不及!

她身旁那位老人微微皱眉,奇怪的看着林阳,最后视线落在了林阳四肢处的那些银针上,若有所思着。

满沧海看了眼那少女,没有理会,而是冲着林阳道:“这位朋友,可能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我认为咱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争取息事宁人解决这件事情。”

满沧海脸色凝冷的盯着林阳问。

“切,满沧海,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还跟个缩头乌龟一样龟缩着不动吗?这事传出去,你们满氏武馆不得被大家笑掉大牙?”那少女再道。

现场的人沉默了。

这是当初跟着满沧海父亲一起学武的人,严格来讲,满沧海都要喊他一声师叔。

几名老人沉怒道。

而那名少女一并行来。

满沧海的脸色也不自然。

“稳伯小心!”

脆响冒出。

“大哥,我...我只是让人去教训教训他而已...”满沧石虚弱的说道。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满沧海并不愿意出手。

“不错。”满沧海沉声冷道:“这位朋友,你若是来我满氏武馆踢馆,大家和平切磋,点到为止即可,可你为何伤人?而且还要废我二弟?你不觉得你的行径太歹毒了吗?”

这话一落,满家人无不色变。

随着一身低喝响起,便看一名穿着唐装留着山羊胡须的老人直接冲上了前。

满沧石砸在了地上,是七荤八素头破血流。

虽然稳伯的天赋不算高,可这么多年的习武下来,他的实力在满氏武馆也是属于翘楚,也是满氏武馆的中流砥柱,是精锐中的精锐!

满沧海其实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浑厚的力量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传递过来,撕扯着稳伯的身躯。

“馆主,别人似乎把你的宽宏大量看作是你的怯弱,若是你再容忍下去,满氏武馆名誉扫地啊!”

“好了,你们还有谁要出手吗?我的建议是大家不要浪费时间,一起上,如果你们不上,那就我自己主动点好了!”

老人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但等他转过头来时,林阳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啊?”

“这怎么行?”

可当看到这满地的满家弟子,还有被对方如拎小鸡般提着的满沧石,他心里其实也没有底。

声音好生尖酸。

这...是人能办到的事吗?

“算账的人,你就是满氏武馆的馆主吗?”林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豹裂爪?”

满沧海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注视着这一幕。

少女也大为吃惊,一度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满沧海领着一群茶楼过来的人大步流星的走进大门。

咵嚓!

“更何况覆西可是我们满氏武馆派去参加大会的种子,若是自废了武功,我们满氏武馆还有什么资本?”

“歹毒?你们满氏武馆派杀手杀我时怎么不说歹毒?现在我打上门来,你却指责于我,满沧海,你们满氏武馆就这样?”林阳摇头。

“朋友,你这要求是不是有些过了?我是要求协商,而不是单方面的妥协。”满沧海沉道。

稳伯双手横举,想要抵挡。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